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病毒細語(三):人會說謊,武漢冠狀病毒卻只說事實

2020/1/28 — 10:26

人會說謊,武漢冠狀病毒卻只說事實。不為大眾所知的疫症真相,你又究竟知道多少?

上回提及沙士病毒從來沒有離開大家。今次為大家從各方面揭開武漢病毒的真面目。官媒、醫護人員、專家、學者、科學家眾說紛紜,他們每一句說話背後真正代表著甚麼意義?讓我們從數據、研究結果及基因層面上去理解武漢冠狀病毒,細訴被沉默的真相。

武漢肺炎冠狀病毒與其他冠狀病毒是甚麼關係?

廣告

冠狀病毒是個大統稱,名字下包含了很多不同的病毒品種,例如為人熟悉的沙士病毒、中東呼吸綜合症病毒,或者對家禽或畜牧業造成重擔的 IBV 、 PEDV 、 PDCoV 、 SADS-CoV (HKU2-like CoV) 等等。這些冠狀病毒原則上有許多相似之處,例如在電子顯鏡觀測下會有典型的冠狀突刺;在基因層面上有著相類似的基本基因排列組合:Orf1ab-Spike-Envelope-Membrane-Nucleocapsid 等等。同時不同品種的冠狀病毒亦會有著自身獨有的 accessory 基因,這些獨有基因可以是長短不一,甚至有時候會使病毒變得更有毒性,亦可以是因突變而使基因失去功用等等。每一種冠狀病毒都會感染不同的宿主,又或是不同品種的冠狀病毒感染同一類宿主,但值得留意的是病毒的感染力也並非萬能,並非凡是生物都可感染的。

基因組八成與沙士病毒相似,究竟代表著甚麼?

廣告

冠狀病毒是一種以 RNA 作為遺傳物質的病毒。 RNA 與平常大眾所認識的 DNA 相似,但 RNA 是一種十分不穩定的遺傳物質。以 RNA 作為遺傳物質的冠狀病毒同樣是十分不穩定的,而基因突變對於此病毒是一件非常常見的事情。就沙士病毒為例,它擁有非常多樣性的病毒株(詳細請看上集),每一種病毒株彼此之間都有不同程度 (%) 的分別。專家曾經以整條基因組去作分析及比較,發現武漢冠狀病毒與過往的沙士冠狀病毒的基因組有八成相似;整條基因組由大概三萬多粒核苷酸所組成,八成相似即是指三萬多粒核苷酸入面有大概八成的核苷酸與沙士病毒一模一樣。

讀過中學生物科的巿民大概都會知道基因的表達最終會以蛋白質去呈現,蛋白質是由胺基酸所組成, 所以科學界經常同樣會進一步研究病毒胺基酸的相似度。基因核苷酸的相似度可以從演化角度作分析,而分析胺基酸的相似度則可以了解病毒的實際功能。普遍來說,胺基酸的相似度會比核苷酸的相似度為高,因為同義突變 (same sense mutation) 會令一些核苷酸的突變並不會改變胺基酸組合。

武漢肺炎冠狀病毒與沙士冠狀病毒有關係嗎?

這個答案是絕對有!更準確的問題應該是:究竟有多大關係?更可怕的答案是:很大很大。不妨想想,為何目前為止冠狀病毒的種類超過三十多種,出名的病毒有沙士亦有中東呼吸綜合症,普遍感染人類的有四種冠狀病毒,但每一則病毒消息都只是以沙士作為比較對象?當中的關係分分鐘給你對數字上的認知來得更加緊密直接:

  1. 武漢肺炎病毒經巳有科學家證實是與其中一款蝙蝠的沙士冠狀病毒株有九成以上的基因組相似度
  2. 武漢肺炎病毒與沙士冠狀病毒在基因組分析推算下擁有相同的病毒祖先
  3. 武漢肺炎冠狀病毒在所有的冠狀病毒品種中,只會與沙士冠狀病毒在譜系圖上面呈現出最緊密的聚類
  4. 它們同樣被歸類為 Beta 冠狀病毒中的亞種 Sarbecovirus
  5. Beta 冠狀病毒中的亞種 Sarbecovirus 其下暫時只有唯一一個病毒品種,即是沙士冠狀病毒
  6. 是次武漢冠狀病毒的蝙蝠宿主,同樣地可以被沙士冠狀病毒感染
  7. 臨床病理上是次武漢冠狀病毒與沙士冠狀毒相當相似,重症患者同樣會出現急性呼吸窘迫候群 (ARDS)
  8. 同樣地,發燒咳嗽等徵狀亦非常普遍。更有報告表示有些病人沒有明顥病徵,當然他們仍是有相當的傳染力。

為何有德國專家認為武漢肺炎病毒其實是沙士病毒?真假難分?

要明白如何以定義一隻冠狀病毒,首先巿民要知道科學家是以甚麼條件來分析。國際認可組織 International Committee on Taxonomy of Viruses (ICTV) 專門負責整合成千上萬種不同類型、品種的病毒,為它們分類分析彼此間的進化關係,然後統一病毒的稱謂,避免各界各自其說造成混亂。

巿民大眾可能會覺得只是一個稱謂,何必這麼著緊?你將它名為 SARS 又好 、 HIV 又好 ,甚至係以三個數字 777 為名也好,大家可能只會關注如果「中招」可否痊癒,有沒有藥食、可否取病假等等。甚至有一些醫護人員都沒有興趣理解致病病源是甚麼,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就好。在一般情況底下,的確是可以理解的。

普通傷風感冒,對壯年人士殺傷力不大,原則上靠自身免疫力是可以痊癒的,但當病人的情況出現嚴重的病徵,致病源的真身就是一個不可或缺的重要線索。究竟是病菌感染?抑或是真菌感染?有沒有可能是病毒感染?經初步診斷後,更需要確定的是哪一個病源體品種的感染,這些資訊會直接影響病人接下來要接受哪一種治療方法。

不難想像,用錯了治療方法會延誤病人得到最佳救治時機,嚴重者更可能帶來不必要的副作用。如果整個醫療界及科學界都沒為這種病原體作一個定義及統一命名,那麼你叫人怎樣明白你究竟感染了哪種病原體呢? A 醫生認為你感染了沙士、 B 化驗員話你驗出了鼻病毒,然後由 C 護士告之 A 醫生說你感染了流感病毒,然後醫生向你處方特敏福。三種都是會令病人出現呼吸道病徵的病毒,但彼此間完全不同,如果不好好將它們分類及統一理解,便會造成誤判。

明白了病毒分類的重要性後,讓我們回歸正題。究竟 ICTV 是如何將冠狀病毒分類呢?

在品種層上,冠狀病毒基因組上的「複製蛋白上的 7 組保守區域」ADRP, nsp5 (3CLpro), nsp12 (RdRp), nsp13 (Hel), nsp14 (ExoN), nsp15 (NendoU) 與 nsp16 (O-MT) 的胺基酸與現有冠狀病毒品種的相同區域有 90% 以上的相似度,這些冠狀病毒將會被歸類為同一個品種。相反,低於 90% 相似度的會被歸類為新發現品種,並非以單單以整條基因組去作比較。

德國專家以及最近中科院的研究報告正正是利用了 ICTV 的定義去分析是次武漢冠狀病毒,然後得出武漢冠狀病毒其實是與沙士冠狀病毒是同一品種,但為全新型病毒株。若然真的要命名,更加準確的是沙士類冠狀病毒 2019n 病毒株(當然一切以 ICTV 結果為準)。 最近有消息指 ICTV 即將會正式為武漢新型冠狀病毒賦上官方稱謂,而現有的冠狀病毒研究組的組成包括了德國(指其是沙士病毒的專家也包括在內)、美國、荷蘭、英國、西班牙及香港的專家。

那麼為何一直以來都是以「新型」冠狀病毒來告知巿民,而非「新型沙士」冠狀病毒呢 ? 明明是可以以官方定義來作解說,卻又以整條基因組的數據去作為主要訊息公怖?為何就沒有人說是與沙士同一品種,只是「有關係」。哪麼有多大、有多少的關係呢?為何世衛都為武漢病毒冠上一個如此強差人意的名字?這一切一切都令人耐人尋味。就讓大眾放長雙眼,耐心等待 ICTV 的最終結果。若然 ICTV 研究小組為了是次病毒而改變品種分類定義,那將會是一件非常有趣的結果。

我相信總會有大智慧的人很「全面」地認為科學要與時並進,定義非死可以因情況而改變。無錯,我是贊同的。可是在現有的系統下,先自行作一個新定義,然後在如此「緊急」的情況下以這種說法去知會大眾,這些手法是否似曾相識?只少我本人看不透。再難聽啲講,你有冇咁驚個「名」呀?若然剝削了巿民知情權,令部份巿民防疫意識降低、疫情失控,得不償失,值得嗎?

為何是次冠狀病毒能夠感染人類?

決定冠狀病毒有沒有感染人類的能力,大家必需要考慮病毒的複製週期。大致簡單來說病毒要具備以下兩種能力:

  • 入侵人類細胞的能力
    這是最重要的一環, 亦是所有悲劇發生的第一環。病毒只能夠感染獨特的宿主,最主要原因是宿主的細胞表面擁有可以被冠狀病毒的刺突蛋白(大家看到的皇冠)攻擊的受體。人類的受體相對來說是十分穩定變化不大。相反,冠狀病毒的突變的十分常見,而整個病毒突變得最為厲害的正正的刺突蛋白。換言之是用來攻撃人類受體的「武器」。是次冠狀病毒的刺突蛋白與 03 年沙士的刺突蛋白是相當不同,但十分諷刺的是,掌管著刺突蛋白與宿主受結合的receptor binding domain (RBD), 即是接合點的位置,卻與沙士冠狀病毒的刺突蛋白接合點相類似。因此,沙士冠狀病毒與武漢冠狀病毒同様能夠利用ACE2 受體感染人類。
  • 能夠在人類細胞的內部進行複製(這是一個十分複雜的一環,而是次病毒能夠在人體內複製)

武漢肺炎冠狀病毒是一種很「厲害」的病毒嗎?

這是一條巿民經常提問的問題。筆者只能夠說好難答!「厲害」一詞抽象——傳染力強或致命性強,固然之會給人們一種「厲害」的感覺。可是單單從這兩方面去解讀又有以偏概全之嫌,巿民大眾不妨可以考慮更多因素,例如有沒有治療方法、病理嚴重性、地區性或全球性爆發、潛伏期、復發的可能等等。

先在這簡單介紹病源體生化危險級數分類,給予大家一個概念(詳細解讀有機會再向大眾講解):

等級一 — 不容易致病、已清楚認知的病源體(大腸桿菌)
等級二 — 可以造成污染、中度風險、致病嚴重性可大可少 (HIV)
等級三 — 高度污染性、可以氣膠 (aerosol) 傳播、有嚴重及有潛在致命性風險(沙士)
等級四 — 最嚴重污染物、未知及高危物質、威脅性命的致病能力(伊波拉)

巿民有能力自行判斷自身是否感染了武漢冠狀病毒嗎?

首先我唔排除有這類「高人」存在於民間,但最終化驗結果才能夠最真實反映病人是否感染了武漢冠狀病毒。

反而有些方法巿民可以幫忙自行診斷,以確保自身安全,盡早求醫。

  1. 有接觸過高危人士
  2. 曾去過高危地區
  3. 有呼吸道感染徵狀
  4. 或有任何類似沙士徵狀

暫時已知武漢肺炎病毒可能病徵有:發燒、咳嗽(嚴重者可帶血)、肌肉乏力酸痛、有痰、頭痛、腹瀉、氣促。

值得留意,是次武漢冠狀病毒感染與對上一次沙士爆發來得更為複雜,研究報告指出有多名病人都沒有明顯或嚴重的病徵,例如只有腹瀉,甚至沒有咳嗽、發燒等等,卻突然病情急轉直下。更重要是,沒有病徴的病人仍然擁有傳染能力,所以請求各位巿民必要無時無刻都帶上口罩,保護他人時亦保護自身。

吃了退燒藥、收鼻水或止咳藥等等病徵有好轉,就代表不是武漢冠狀病毒感染嗎?

這是最錯最錯的觀念,這些藥物只會為了舒緩病徵,而非一些抗病毒藥物。病徵得到舒緩並非代表病毒量下降。當然,進食這些藥物也是對病況有一定幫助,例如減低過激的免疫反應等等,但希望巿民切記不要自行進食及胡亂配撘藥物、死忍爛忍。病向淺中醫,專業的事情就交給專業人士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