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zu 薯伯伯

Pazu 薯伯伯

旅遊寫作人,為最早一批在網上連載遊記的香港人,多年來足迹遍佈歐、亞多國,在喜馬拉雅山麓、東南亞、南亞等地區生活。著有《風轉西藏》、《北韓迷宮》、《西藏西人西事》及《不正常旅行研究所》,分別在香港、北京及首爾出版。作者 Facebook:https://www.fb.com/pazukong;網誌:https://pazu.com/blog;Pazu 兒歌網:https://www.pazu.com;相集:https://www.instagram.com/pazu;Patreon 頻道:https://www.patreon.com/pazu

2020/1/25 - 15:36

自己香港自己救 — 全民抗疫之自製搓手液

自製搓手液,左圖是原料,右圖是三支 500 毫升的成品,每支成本 16 元港幣,平靚正,符合世衛標準。

自製搓手液,左圖是原料,右圖是三支 500 毫升的成品,每支成本 16 元港幣,平靚正,符合世衛標準。

早幾天舉辦了一場「手拉旗」的義賣活動,現場有不少朋友幫忙,亦給出不同的意見及方案。其中一位朋友,也是《立場新聞》的博客作者 Rosina,正所謂師奶都是很細心,所以她考慮到武漢肺炎的情況,建議所有進場人士,都要用搓手液消毒手部。

過了一個多小時,原先準備的兩瓶搓手液幾乎用完,我便去藥房購買。油麻地及旺角一帶,最不缺的店鋪就是藥房,我還以為到處也有搓手液,卻原來早就缺貨。臨急臨忙也沒辦法,只好用一些消毒酒精貼來代替,但效果當然就跟搓手液不同。

在疫症蔓延之時,問了不少藥房,也沒有洗手液,只剩下一些非常可愛(也非常昂貴)的卡通矽膠掛套搓手液。後來得到另一名醫護友人啫神的提點,搓手液的製作一點也不複雜,原材料也能在各大藥房輕易買到,價格超便宜,適合無節制大量使用。

廣告

自家製的搓手液,一大支 500 毫升,費用大概是 16 元港幣,平靚正,而且跟足世衛的標準。在這裡就跟大家分享一下,如何按著世界衛生組織的標準,去製作一支符合科學的超平價搓手液。

工具:

  1. 大容器:500 毫升至 1,000 毫升,用作儲存。
  2. 小容器:50 毫升左右,便攜外出使用。
  3. 量杯
  4. 量度匙
  5. 漏斗

(以上工具,用塑膠或玻璃也可以,很多家庭本身也備有。)

材料:

  1. 乙醇(Ethanol)96% 或 異丙醇(Isopropyl alcohol)99.8%
  2. 雙氧水(Hydrogen peroxide)3%
  3. 甘油(Glycerol)98%
  4. 冷滾水

(後面注名的百分比,是指濃度。買時跟店員說清楚要哪種濃度就可以。其中較易出誤會,是買錯了 75% 酒精。)

乙醇及異丙醇用來殺菌,雙氧水用來清除孢子,甘油用來護手,改用蘆薈之類也可以。世衛沒有加入啫喱劑的有效數據,所以不建議。至於香氣(例如加精油),世衛不建議,因為擔心對部份人士會有過敏,如果需要加入精油,可以考慮選用一些沒有光毒反應(phototoxicity)的精油。

因為很多人喜歡加入精油,所以在這裡多說一點。坊間普遍的說法,是指柑橘類的精油有光毒反應,但也不全然是對。根據 Robert Tisserand 及 Rodney Young 的《Essential Oil Safety: A Guide for Health Care Professionals》介紹,沒有光毒性的柑橘類精油包括(附上中英文,購買時方便做參考):

佛手柑油(FCF)Bergamot oil (FCF)
檸檬油(蒸餾)Lemon oil (distilled)
檸檬葉油 Lemon leaf oil
青檸油(蒸餾)Lime oil (distilled)
柑橘油 Mandarin oil
橙油(甜) Orange oil (sweet)
橙葉油 Orange leaf oil
薩摩油(壓榨)Satsuma oil (expressed)*
橘欒油 Tangelo oil
橘子油 Tangerine oil
柚子油(壓榨或蒸餾)Yuzu oil (expressed or distilled)

(要特別留意,檸檬油、青檸油、橙油之類,有分蒸餾及壓榨。蒸餾的才是沒有光毒性,但壓榨的則有光毒性。佛手柑則有分 FCF,即 furanocoumarin-free,有寫明 FCF 才沒有光毒性,否則就是有光毒性,不應使用。如果覺得真的太混亂,就最好完全避免加入任何精油。)

要留意的是,坊間藥房買到的酒精,通常有幾種,分別是 99% 異丙醇、96% 的乙醇,也有 75% 酒精。99% 異丙醇及 96% 的乙醇要稀釋才能使用,而 75% 酒精則可以直接使用。但在製作搓手液時,建議購買高濃度的 99% 異丙醇或 96% 的乙醇。

以上材料的價錢,即使在疫情爆發期間,也沒有炒賣的跡象。異丙醇 3.6 升港幣 $120,雙氧水 430 毫升港幣 $16,甘油 100 毫升港幣 $8,加起來才港幣 $144,但已足夠製作 4,500 毫升的搓手液,即 90 支便攜裝的搓手液,平均成本才港幣 $1.6。

✽ㅤ✽ㅤ✽

配方:

這個配方,是參照世界衛生組織的建議,英文版請參看這裡:
《WHO-recommended Handrub Formulation 世衛搓手液的建議配方》

建議配方有兩個,分別叫 Formula 1 及 Formula 2,兩者的唯一分別,是一個用乙醇,另一個用異丙醇。

指引 PDF 裡列出的例子,是以 10 公升為例,但在香港,估計很少人會一次過製作 10 公升份量,所以按其比例,除以 20,計算出 500 毫升的配方。

Formula 1(使用乙醇:Ethanol 80% v/v, glycerol 1.45% v/v, hydrogen peroxide (H2O2) 0.125% v/v)

  • 乙醇(Ethanol)96%:420 毫升
  • 雙氧水(Hydrogen peroxide)6%:10 毫升(如果雙氧水是 3%,則使用 20 毫升)
  • 甘油(Glycerol)98%:7.5 毫升
  • 冷滾水:加至容器上 500 毫升的界線

Formula 2(使用異丙醇:Isopropyl alcohol 75% v/v, glycerol 1.45% v/v, hydrogen peroxide (H2O2) 0.125% v/v)

  • 異丙醇(Isopropyl alcohol)99.8%:380 毫升
  • 雙氧水(Hydrogen peroxide)6%:10 毫升(如果雙氧水是 3%,則使用 20 毫升)
  • 甘油(Glycerol)98%:7.5 毫升
  • 冷滾水:加至容器上 500 毫升的界線

另外乙醇或異丙醇、甘油、雙氧水等,都屬易燃,要遠離火焰和熱源。世衛建議儲存量不應超過 50 公斤(1,000 支便攜裝)。

製作方法:

  1. 清洗所有工具。
  2. 把乙醇或異丙醇酒精倒入大容器。
  3. 加入雙氧水。
  4. 加入甘油。
  5. 加入冷滾水(即煮沸了並冷卻至常溫的水,水中沒有雜質)。
  6. 分入小瓶裡,放置 3 天。放置 3 天的原因,是要確保酒精或容器裡的孢子都能破壞。按世衛的建議,這個配方是適合用在手術前的手部及㬹部的消毒,如果消毒標準較高,就要等 3 天才使用。但一般而言,如果等不及 3 天,也是有合理的消毒效果。
  7. 要在容器上標明清楚是「消毒搓手液」,放在安全的地方。

另外不得不提,有效使用搓手液的方法,因為很多時會有誤解:

  1. 如果手上沒有明顯污漬,可以用搓手液消毒。
  2. 如果手上有明顯污漬(例如屎尿血口水之類),就要用清水,加上肥皂沖洗。
  3. 用搓手液不能太嗇吝,要慷慨大方,要確保搓手液覆蓋所有手部表面。
  4. 用 20 至 30 秒,均勻搓擦至乾。

其實防疫工作,例如自製消毒搓手液之類,政府本來可以大大力推廣,但他們沒有這樣做。

奉勸各位一句,面對著諸事無能的政府,防疫之事,還是靠自己吧,亦可以減低前線醫護的負荷,請把此配方廣泛傳給你關愛的親友。

順祝各位鼠年安康!

常見問題:

問:原材料可以在哪裡購買?
答:
全都可以在藥房購買,合法㗎!

問:我只有酒精,沒有雙氧水,效果會有分別嗎?
答:
搓手液的有效成份是酒精,所以如果酒精的濃度足夠,本身已經有消毒殺菌的作用。但加入雙氧水的目的,是要消滅可能潛藏的孢子。如果可以的話,最好還是按世衛的建議,加入雙氧水。如果真的找不到,那就只用酒精,也是有明顯的殺菌作用。

問:我只有雙氧水,找不到消毒用酒精,可以製作搓手液嗎?
答:
當然不能啦,酒精才是主要成份,沒有酒精,只有雙氧水,就沒有消毒作用。

問:我只有 75% 的消毒酒精,應該如何配製?
答:
按照世衛這套 Formula 1 及 2 的搓手液,配製好的酒精濃度是 80%。所以如果你本身只找到 75% 的酒精,就不能跟世衛這配方去製作。但是,即使是 70% 至 80% 的酒精,本身也有消毒效果,但就不要再稀釋了。可以在 500 毫升的 75% 濃度的酒精裡,直接加入 7.5 毫升的甘油,即可使用。不必再加入冷滾水。

問:製作好的酒精搓手液,有效期是多少呢?
答:
酒精本身沒有有效期,但坊間的搓手液,通常把有效期定為兩至三年。但大大大大前提是,一定要把酒精搓手液封存好,因為酒精會揮發,如果沒有蓋好蓋,一日都嫌太長。但如果酒精裡面加入了香精油,因為香精油會分解,所以會縮短有效期。我手頭上沒有相關數據,但如果保存期對你來說很重要,那麼就不要加入香精油,並且要在儲存期間,封好蓋。

問:差佬會否把酒精當作攻擊性武器?
答:
在 2018 年或之前,我會說香港警隊不會把酒精當攻擊性武器,但經歷了 2019 年後,我就不會再這樣說了。總之文中提及的原材料,全是日常家用輕易找到的東西,但無節制的公權警權,會否連這些救命消毒容液也容不下,我也難以輕鬆回答這個問題。正如有人問,家中可否管有菜刀、牛肉刀,你會怎樣回應?

 

鳴謝:露姑、啫神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