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鄭若驊個 comminuted intra articular distal radius fracture and subluxation

2019/12/5 — 9:56

左圖圖片來源:無綫電視片段截圖

左圖圖片來源:無綫電視片段截圖

話說,律政司司長在倫敦街頭被推跌,手腕骨折兼脫臼,但第二天她仍然可以穿著樽領緊身上衣展示驕人身段,繼續官式訪問。

她在倫敦受傷,在當地完成手術,然後秘密「送中」到北京接受治療。兩個星期後,她仍穿著手掛回港見記者,說她秘密經中國駐倫敦大使館職員介紹,到北京做術後治療。

她很用力地將醫生術語告訴記者:「這是 comminuted intra articular distal radius fracture ,在倫敦做了個 ORIF 。最痛的並不是我的前臂,而是香港在這差不多維持了六個月卻仍然紛亂的局勢⋯⋯」

廣告

領教過如文詠珊、連詩雅之流的港女,中英夾雜原本是炫耀自己的英語水平,不會像前警務署長般 "I can’t find the right word" ,但過份濫用,就變成了賣弄——她的骨折,有兩個更簡單的稱呼。手腕外展骨折叫 Colles’ fracture ,內拗骨折叫 Smith’s fracture 。醫生要永遠被後人召喚,最好有個病症和檢查方法用自己命名,醫科和物理治療學生會對你永誌難忘。

橈骨骨折是患有骨質疏鬆人士繼髖關節、腰椎以外常見的骨折位置。年紀大的女性、在 45 歲前停經及有更年期症狀、長期服用類固醇、有家族史或關節炎病史等等都是風險因素。如果她因為工作壓力又煙又酒,就算她從來沒有過瘦,她的內分泌有無失調,則不得而知。

廣告

Comminuted ,粉碎性,骨頭最少斷開三片。 Intra-articular ,關節內發生的事。 Distal radius fracture ,遠端橈骨骨折; subluxation ,半脫位。因為是粉碎性,醫生不會隨便打個石膏打發堂堂律政司司長;更因為是粉碎性,醫生需要動手術將骨頭復位,再用鈦合金片用螺絲釘固定碎骨再縫好。 ORIF ,其實是 open reduction internal fixation 的簡稱。此手術由忘不了你的周一嶽醫生在三四十年前引入香港,現時已經是一個每名骨科醫生要懂得做才可以考試合格的手術。

術後 X 光圖
來源:Physiopedia

術後 X 光圖
來源:Physiopedia

然後,甚麼術後治療一定要在北京做,倫敦、香港的醫生、治療師都要比下去?

其實,北京真的有又好又著名的骨醫。記得曾經和一位中環名骨醫閒聊。他說,因為彼方工業意外仍然頻生,所以有好一些手術,內地醫生的技術可能比香港骨醫更精湛。在學術會議上的簡報,巧手雕龍,教他嘆為觀止。

只是,我們這些凡夫俗子未必有天國的階梯,進入這些醫生的診症室。曾經有位奧運代表在根據地治不好長期前膝痛,自費上北京一星期尋找名醫,到埗後也要等三天才掛到號,聊不夠十分鐘就說帶來的磁力共振片段不能用要重新照片,又等了三天才收到結果,最後只有一天時間「做治療」,有無療效都要回國報到了。

鄭司長身為堂堂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律政司司長,當然可以投靠大使館免排隊免紅包見名醫。香港的名醫,甚至如司長級的高永文醫生,只要有錢付診金就可以掛號。如果得到北京名醫有錢都買不到的診症時間,這更顯得自己身份尊貴。

但做過骨科手術的都知道,手術並不代表治療完成,還有漫長的復健。 3–12 個月,也算是是挺準確的預測。內地沒有物理治療師註冊制度,雖然當地物理治療師訓練良莠不齊,但也有為數不少的老外治療師到在當地的國際醫院服務。更多的是,有來自台灣考試及格認證,操流利國語的物理治療師。他們的執業水平,尤是是道德方面不用置疑;要擔心的是,物理治療師做術後康復的第一戒條是,不要搞砸骨科醫生的心血結晶。所以要決定會否施行進一步的治療和訓練,要看動刀的英國骨醫指示,而不是接手的醫生和治療師說了算。

術後初期,主要是消腫袪瘀,然後根據醫生指示做關節鬆動及疤痕組織放鬆,預防關節僵硬、腫脹等等問題。然後就按診所設備,有一連串電療、水療,還有巴拿芬蠟療,紓緩痛楚之餘,更可以讓皮膚重拾 photoshop 做不到的嬌嫩柔滑。

物理治療仍然需要繼續去達致術前的活動幅度和肌力。骨折加脫臼連帶的筋腱、靭帶、神經線和血管的傷害,也需要術後由物理治療師處理。如果不幸惹上併發症,傷口接口未能癒合甚至交感神經錯亂等形成各種痛症,問題就會更棘手。

這些都不是在北京兩個星期就可以搞定的事。她被「送中」有無更重要的國家級任務,就由時事評論員猜測吧。

所以如果回到香港沒有物理治療師跟進,併發症的風險亦會相應提高。另外,如果醫生沒有適時提醒司長要拆掉手掛,有機會連手肘和肩胛關節都受到影響,關節僵硬肌肉萎縮都可能是小事,但長期配戴手掛引發肩頸痛,導致圓肩然後令胸前的贅肉下垂形成左右兩邊的高低不平衡,恐怕矯形內衣也未必可以幫上甚麼忙。

而我在台灣同事聽來的是,在內地做術後康復,有些還會循規蹈矩,最多會加上針灸艾灸敷藥等傳統中醫。但有另一派,很喜歡在術後早期就很用力像鄭栢林警長對付示威者般將關節拗開——那種痛楚才是惡夢的開端。

而整場惡夢的終端,卻不知道何時才會完結。

原刊於作者博客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