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沒想過會喜歡《我們的青春,在台灣》,現在…

2019/3/20 — 17:18

從沒想過會喜歡《我們的青春,在台灣》,因為它紀錄了一個我討厭的人,以及一個我無法相信的人:陳為廷跟蔡博藝。(無雷,應該吧)

陳為廷打破了學運明星的想像,你不可能假裝他造成的傷害不存在,到現在這部片的粉專都還是充滿了對他乃至於整個社運圈的嘲諷;而蔡博藝來自一個試圖併吞我們的國家,你可以選擇相信她,但那就更應該相信,只要她在台灣擁有影響力,她的祖國就會無所不用其極的脅迫她來傷害我們。

由這兩個人的好友傅榆來紀錄他們,應該是部擦脂抹粉的電影吧?但我錯了,完全不是這樣。

廣告

與其說是紀錄他們,我覺得用「傷害他們」可能還更精確一點,或者說,站在傅榆的角度,應該是「傷害我們」,傅榆自己可能也知道,說不定她才是這段拍攝過程中受傷最深的人。

隨著陳為廷從沒沒無聞變成學運明星又走下神壇,傅榆跟著整個時代的年輕人一起經歷了一段伴隨著幻滅的成長,發現我們遠比自己想像的更崇拜威權,更期待著他人的領導,期待著戲劇性的改變、期待一蹴可及的成功,而差點忘了,這些我們追求的、幾乎也是我們當初走上街頭想對抗的。

廣告

我們不是變成討厭的大人,我們就是討厭的大人,只是我們不夠了解過去的自己。人生的重中之重,一直都在當你回過頭發現過去的錯誤時,你要如何面對、甚至接納那個討厭的自己吧?

隨著蔡博藝從一個單純觀察台灣民主生態的中生,變成這個盲目崇拜客觀的社會生態下的清流,進而試圖參與校園民主成為學生會長候選人,這也挑戰了傅榆原本單純的信念。當中國人逐步參與到你的民主制度中,我們是不是能警覺到民主的脆弱?中國不只可以用假新聞配上韓國瑜這樣粗糙的手段,也可以利用社運團體發動對本土政權的抗爭,當然也可以扶植蔡博藝,即使她已是妳的好朋友。

「我的理念,就是相信即使國家是敵對的,我們之間還是可以互相理解,」片中,傅榆用她一貫冷靜地、試圖置身事外卻失敗的聲調說:「但是這次,卻連我,都無法百分之百的相信她。」

無法相信蔡博藝,不就也是無法相信過去的自己了嗎?

318 的五週年,終於看了這部片,回想起這兩個討厭的、無法信任的人,才發現我不是真的討厭他們,我討厭的,一直是五年前盲目的自己,我無法信賴的,也是那個年輕得不知輕重的自己,但跟著傅榆的旁白,跟著這部紀錄片,我開始釋懷、甚至有點喜歡他,當然不是喜歡他的愚蠢跟天真,而是喜歡他讓我變成了現在的樣子。

本來從沒想過會喜歡《我們的青春,在台灣》,但我真的很喜歡,因為那不是某個誰的青春,而是我們社運囝的青春,也許很愚蠢、也許很天真,但那個青春的自己充滿了反抗精神,而且更重要的,如果你有看到這篇文章,那我想我們都一樣,過去那個青春的他,應該是把他最珍貴的反抗精神留了下來,給現在的你。

在前進奧斯卡的集資上,這部片還需要大家一點點幫忙,如果不介意的話,請大家可以參與集資預購電影票,也幫忙分享出去:)

紀錄片《我們的青春,在台灣》宣傳海報

紀錄片《我們的青春,在台灣》宣傳海報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