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這些中華民國御用詩人 不斷羅織他人罪名謀取私利 

2017/12/15 — 12:51

資料圖片:余光中,圖片來源:網絡片段截圖

資料圖片:余光中,圖片來源:網絡片段截圖

余光中的死在同溫層引起一片毫無人性的歡騰,如果你不懂,我幫你整理如下,也歡迎大家補充:

早年余在《文星》雜誌發表文章,自許為《文星》的朋友,但當文星雜誌因批判政府被警總查封時,人在香港的余光中馬上替蔣介石擦脂抹粉,指出《文星》是因為經濟而非政治壓迫而停刊。

1973年,台大客座數學系教授唐文標發表文章批評台灣的現代詩風格,其中也包括余光中的作品。在香港中文大學任教的余光中,發表了《詩人何罪》,批評唐文標以人民為標準,其思想左傾,更進一步把唐文標的言論與中共的文革相提並論。

廣告

1977鄉土文學論戰中,面對逐漸威脅到自己文壇地位的鄉土作家們,余光中刊載一篇長達2000字的《狼來了》,批判台灣的鄉土文學根本是「工農兵文藝」,並用毛澤東的「毛語」來暗指鄉土文學的寫作者是共產黨。

明槍不夠,還有暗箭,鄉土文學論戰中,余光中收集陳映真作品中可能涉及新馬克思主義的字句,私下寄給當時國防部政戰主任王昇,所幸王在友人勸說下,並未將才剛白色恐怖出獄的陳映真再次關回大牢。

廣告

如果你對白色恐怖稍有了解,就知道余為了個人的文壇地位做出的指控有多麼惡劣。至於他的作品,那些用糜爛華麗的詞藻,替兩蔣、馬英九甚至某夫人歌功頌德的就不說了。這些中華民國御用詩人、應該說中華民國權貴都一個樣。在過去親共就該死的年代,不斷羅織他人罪名謀取私利,到了晚年,最親共的成了自己。說穿了,他們心中哪有什麼鄉愁故土、哪有什麼國共情仇,老一輩喜歡說人死為大,那我們就說到這裡,不然以這人的生平,文章一長很難不罵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