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澳門一國兩制有成 秘密是甚麼?

2019/12/29 — 12:15

澳門回歸20周年,正值香港仍陷於因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而引起的社會風波中;國家主席習近平在澳門新一屆政府就職典禮致辭時,盛讚澳門成功實踐「一國兩制」,令愛國愛澳成為全社會的核心價值觀,使憲法和《基本法》權威牢固樹立,行政主導體制順暢運行,及主動融入國家發展大局,當中褒澳貶港的味道濃烈。

更有外地媒體以「Good boy」來形容澳門,表示澳門將會獲得國家更多的政策優惠,以表揚他們在政治上的貢獻。

例如,有傳國家將會扶持澳門成為國際金融中心,以平衡香港的政治風險。

廣告

不過,有趣的問題是,以上的分析是以「政治解釋社會發展」,而無視澳門為經濟轉型下過的準備工夫。傳聞更是以內地精英決策模式的視覺去看問題,而忽略了澳門同胞的在地感受。

筆者在習近平訪問澳門同日,到訪澳門科技大學及全澳門最大的青年創業孵化中心(創孵中心),發現澳門之所以能夠成功落實一國兩制,關鍵在於澳門政府以「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的態度,配合澳門發展為先要條件,令到一國與兩制不但顧及澳門同胞的感受,也真的做到有機結合;而不是中央政令下達特區,官員便馬上聞雞起舞、自亂陣腳。

廣告

這樣社會矛盾、政策阻力也自然較小,結果當然就是同屬一國兩制,但澳門的確整體氣氛遠較香港祥和。

首先,眾所周知,澳門人口結構簡單,族群清晰,有超過六成澳門人的祖籍都是中山。多任澳門中聯辦主任,都曾任中山市市委書記,在同氣連枝的情況下,理論上,澳門政府要推動任何與內地相關的政策,社會阻力應該會較小。

實際上,澳門政府在審視與內地相關的政策時,都是採用一種「在地評估」的策略,消化了內地的優惠政策之後,才推出社會,而不是收到紅頭文件之後,便大力盲推。例如,近年熱話的「大灣區發展策略」,澳門當然有主動融入國家發展大局,但他們卻從來不會硬銷政策,又或者以接近強迫的態度,大搞國民教育交流團,要求年輕人擁抱大灣區。

究其原因是澳門本身地少人稀,根據澳門統計及暨普查局資料顯示,澳門的老年化指數已經連續22年上升。即面對人口老化,澳門本身的人才也不敷應用時,又何須強推年輕人回大灣區發展呢?澳門的政策只是姜太公釣魚,若年輕人有意願回大灣區發展,澳門政府就為你的「走出去」提供支援,由於意願的反映是來自用家本身,由下而上的推動,社會接受程度自然較高。

其次,澳門政府也很清楚知道自己的弱點所在,就是產業過於單一。澳門的產業結構有接近八成都是來自博彩業。無疑這個產業生態圈,在短期之內都應該沒有方法可以改變;但短期無法改變,不代表長期不作準備。因此,澳門政府的「創孵中心」不單止有扶持高新科技的項目,也有文創類、中小企等,從根本慢慢豐富澳門的產業結構。而且申請支援的表格大概只有5頁紙,這遠比香港的創業基金便民及實際。

而在「大後方」,澳門政府也會為這群新生產業,在西珠三角,例如中山、江門等鄰近澳門的地方,尋所產品生產夥伴,再透過這批新生產業,把他們的內地夥伴「請進來」,帶回澳門設售後服務點,令澳門的本地生產總值也有實際得益。

還有一點,就是澳門政府在配合國家發展策略時,非常有自知之明。當有傳聞稱國家將會扶持澳門成為國際金融中心時,香港不少評論員認為「政治操作,不足為懼」,卻沒有從逆向思維想過,澳門從來沒有以香港為假想敵。

澳門政府銳意攻堅的,只是大概兩億人口的葡語系國際金融市場,這個缺口正正是香港所忽略,而在法制上未能配合葡語系國家的空白地方。

若葡語系國際金融市場在澳門發展成熟,澳門下一個目標市場是巴西,這也與香港的發展路徑不存在矛盾,反而可以互補。無奈,香港同胞過於夜郎自大,而沒有注意到這些關鍵小節。

所謂:五色令人目盲。當我們凡事以政治作為政策評估的標準時,便極易忘記了其他重要的社會經濟發展因素。澳門之所以能夠令一國兩制成功落實,除了是他們取了一國之便後,會進行「在地內化」(localization+ Internalization)以外,更會靜靜地進行了很多準備工夫。

或者澳門就是悶聲發大財的最佳例子了!

原刊於經濟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