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佔領立法會】畫作掛立法會 藝術家:作品受損弄髒可諒解 心痛年輕人抗爭代價大

2019/7/3 — 13:32

【2019年7月4日 10:24 新增梁志和及何兆南回應】

七一晚上示威者佔領立法會,期間破壞了場內部分物品,包括部分藝術作品。其中藝術家林東鵬作品〈百年香港〉便放置在會議廳中,但他未有譴責示威者衝擊立法會,反而上傳了一張「畫與市民同在」的圖片,上面寫道:「畫作,若受到破壞,能夠理解及體諒。萬萬不能忍受的,是當權者的麻木不仁與虛偽......」另一名有作品置於立法會的藝術家管偉邦亦表示,畫作弄髒了大不了重畫,「我心痛的,只是那班甘願為香港付出沈重代價的年輕人」。

2011 年,造價十二億的新立法會大樓正式啟用,新增了不少本地及海外藝術家的作品,當中包括藝術家兼香港浸會大學視覺藝術系助理教授管偉邦的作品《瞻彼淇奧》。管偉邦發帖表示,「畫作弄髒了,我並不心痛,大不了就是重畫;我心痛的,只是那班甘願為香港付出沈重代價的年輕人⋯⋯」

廣告

除了管偉邦,置於四號會議廳內林東鵬的〈百年香港〉木版畫。作品由四幅木版畫組成的香港景色,有漁船、高樓、山巒、小島等。今日(3日),林東鵬在 Facebook 上傳了立法會會議廳內〈百年香港〉的照片,並以「畫說」開首寫道:「畫作,若受到破壞,能夠理解及體諒。萬萬不能忍受的,是當權者的麻木不仁與虛偽、以制度玩弄市民、對訴求充耳不聞及部份警員過份的暴力。」林東鵬借畫作表達與民同在的心聲。 

廣告

百年香港 圖片來源:立法會

百年香港 圖片來源:立法會

圖片取自 林東鵬 Facebook

圖片取自 林東鵬 Facebook

至於畫作是否有受到破壞,林東鵬向《立場新聞》表示自己沒有特地調查。相對畫作,他更擔心的是年輕人。香港藝術家工會的黃嘉瀛則指示威者沒有「破壞」藝術品,只是有噴漆塗污了裝裱玻璃,並將藝術品放在地上,部分作品前更設有「不可破壞」、「保護文物」的告示。  

「不可破壞」告示(圖片來源:大專政改關注組 Facebook)

「不可破壞」告示(圖片來源:大專政改關注組 Facebook)

梁志和:我們要記得年輕人的心還在淌血

本地藝術家梁志和也有一系列攝影作品在立法會內,包括:〈李節〉、〈告士打與告士打〉、〈皇后水坑口〉以及〈灣仔〉。這些作品同樣在七一佔領立法會時同樣被搬到地上,亦有噴漆痕跡。4日,梁志和在Facebook發帖表示,「我們要能夠看到年輕人的憤怒及絕望是基於政府的傲慢與無知」。他有強調,立法會內的藝術品以至部分設施的損毀,是可以被復原的,但我們不能失去年輕一代。梁志和寫道:「我們要記得年輕人的心還在淌血」

立法會內,藝術家梁志和的攝影作品

立法會內,藝術家梁志和的攝影作品

《地鐵系列》賴筠婷

《地鐵系列》賴筠婷

何兆南:作品價值事小,人命事大

藝術家何兆南有12幅數碼照片作品懸掛在立法會圖書館一旁。何兆南亦有發文回應佔領立法會事件。何從直播片段中看到圖書館門口上有「保護圖書,不可破壞」的告示,他指示威者能在一片混亂中克制冷靜,「令人感到安慰」。

他指「世上從來沒有無緣無故的怨憤,制度產生的暴力與當權者的傲慢,人民的憤怒使得再厚的玻璃也得要粉碎」。他認為作品價值事小,但事件所關乎的人命事大,立法會牆上的控訴是抗爭者以生命換來,「全都有血有肉有淚水,不是口說修補就能修補」。他強調:「當權者再不能逃避與不正視!」

何兆南最後呼籲大家「提起最大的慈悲心和智慧,面對面解決紛爭」,並謹記「要在風暴中守護我們身邊的生命與心靈」,避免將香港推向黑暗。

何兆南置於立法會的作品(攝於2011年9月) 
圖片來源:何兆南facebook

何兆南置於立法會的作品(攝於2011年9月)
圖片來源:何兆南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