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再發展的空間: 看馮樂恒舞作《從頭(再)開始》

2019/7/18 — 16:36

一件作品公演了,生命是否就停在那裡?如果創作人發現作品還可以再發展,能否有機會將想法實現?六月底到西九文化區新啟用的「自由空間」,看香港編舞家馮樂恒(Victor)的駐場排練及公開階段展演。這個名為「馮樂恒駐場創作:《從頭(再)開始》」的計劃,正正讓一個編舞重新思考自己創作,發掘出作品再發展的可能。

計劃是由西九自由空間與英國著名韋恩.麥葛萊格工作室所簽署的交流及合作協議的項目之一。Victor是香港新一代編舞,活躍於香港及倫敦舞壇。2015年香港藝術節委約他創作的雙人舞作《從頭開始》於香港首演後,巡演機會不斷。《從頭(再)開始》由《從頭開始》再出發:Victor原想編創《從頭開始》的英文版,找了兩位英國舞者Michael Barnes及Jack Sergison重排。但過程中發現,要求他們照原版的兩位香港舞者梁儉豐及黃銘熙去「學」動作,出來的感覺卻不是那回事。由此他思考更多關於編舞與舞者間的關係、全男班舞者風格的定型,以至文化差異等問題。

廣告

去年秋天,他終於實現再發展這作品的構思,在麥葛萊格工作室及西九的支持下進行兩個階段的排練—— 第一階段排練在麥葛萊格工作室進行,第二階段則在西九進行,為期兩周。去看排練時,發覺Victor沒有把整套作品推倒重來,而是在原有的雙人舞之後加上四人舞作為續集。

一開始是2015年版本的部份,於我是重溫了當年的所見。觀眾看著梁儉豐及黃銘熙如何呈現剛勁有力的形態,這是一向加諸男性的形容詞,然後是Victor這位「編舞」的百般要求;接著是兩位英國舞者的「學藝不成」,再來是兩段以跳躍及打鬥為題的新段落。新段落以功夫來呈現男舞者如何被定型,魁梧的舞者就一定被派做硬漢?編舞對英國舞者說他們的表現不夠「東方」,但一個白人如何能呈現東方感覺?凡此,都給觀眾思考的材料。演出不論在新或舊的段落,其實都由三部份組成——現場的舞者、編舞給予指示的聲音及字幕投影。Victor利用聲演去呈現編舞在排練過程中的權威或迷失,字幕則代表舞者當下內心的想法。現場演出、聲演及字幕,不是互相補足,而是為演出帶來三個不同的層次,而且由兩人發展至四人,看到Victor一步步將作品複雜化,令作品的層次更豐富,讓人思考和玩味的地方也愈來愈多。

廣告

字幕展示的是舞者黃銘熙內心話

字幕展示的是舞者黃銘熙內心話

作品尚未完成,但可看到四位舞者身體不同的質感和訓練:中國舞、現代舞、當代舞、形體劇場等,令相同的動作也可帶出不同的效果或感覺,為演出帶來了很有趣的火花。Victor在展演後的討論環節時提到,常聽到有人說不能理解現代舞,於是想到把排練室內發生的事搬上舞台。我想作品偏向幽默惹笑,也許與此目的有關。而展演片段也的確令觀眾笑個不停,當梁儉豐及黃銘熙做著扮演鐵甲奇俠、當編舞給四位舞者的指示是「Marvel style」時,惹笑之餘,也看到創作排練時的某種荒謬。

展演後與觀眾的分享。(左起) 梁儉豐、張月娥、黃銘熙、馮樂恒、Michael Barnes及Jack Sergison

展演後與觀眾的分享。(左起) 梁儉豐、張月娥、黃銘熙、馮樂恒、Michael Barnes及Jack Sergison

公開展演在自由空間的小型場地「細盒」舉行,可容納的人不多,但在場的觀眾,不論是否跟我一樣曾經看過《從頭開始》,對於演出中編舞角色的塑造,或是四位舞者與編舞的關係,都提出了不少意見。Victor後來分享,有這麼多不單是說喜歡不喜歡的回應,是意外驚喜,對他思考創作的下一步和方向很有幫助。我想,這本來就是階段展演的作用—— 觀眾對作品的看法或提出的問題,都能啟發創作人思考或開展下一步。

《從頭(再)開始》將於八月底開始最後階段排練,九月下旬在英國Swindon Dance作世界首演。除了支持《從頭(再)開始》的研究及發展,西九表演藝術部舞蹈組過去幾年已先後與多個不同的海外舞蹈藝術機構簽訂了交流及合作計劃,支持舞蹈藝術家到彼此的城市進行研究及交流。西九表演藝術部舞蹈組主管張月娥在展演後的討論中提到,隨著西九場地陸續啟用,團隊更積極開展研究、發展及創作發表的三合一模式。作為關心香港舞蹈發展的評論人,希望西九在內為藝術家提供創作空間之外,在外則藉著其國際網絡,促進香港舞蹈藝術家與海外藝術家或機構的合作,將香港舞蹈家及其作品推廣至國際舞壇。

【攝影:嘉霖(相片由西九文化區提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