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劇壇血淚史】戲劇界仍可以獨立自主嗎?

2020/7/2 — 16:43

好戲量由創團開始,就給自己定位為「獨立自主」劇團。無論是信封、信紙、團印都是清楚列明這個身份定位。

「獨立自主」對於創作人來說非常重要,當變成官方、資助就變成要看別人的面色、咀臉做人,你說你沒有打算討好,但見作品如見人,作品就會直接告訴受眾你妥協了多少,甚至是否仍可稱為作品,是充滿疑問。

劇團的「獨立自主」定位當然帶來了正反的影響,正面自然是可以自由自在與任何人與單位合作,反面當然是好戲量的自由自在換來封建守舊的人在背後單打、抹黑、中傷。

廣告

當人可以自由自在,就會令到有些人不自在。

國安法來了,以前曾遇上過不少天方夜譚的打壓、大多沒有說出來,因為不會有人相信,甚至指我們只是陰謀論,結果加重我們的壓力及困擾。他們更嚴重的慣常手段就是令其他人覺得你痴線,把你從自由自在的獨立,變成孤立。

廣告

國安法正式來了,大家變得一樣了!除非你擁有特權,或是根本是他們扶植出來。

讓我由今日開始,分享我們所遇上的荒旦事。分享是希望大家有心理準備,有了心理準備的時候,發生在你身上便不用過於擔心及恐懼了

戲劇界每年都會出版<香港戲劇年鑑>,對於編輯的功勞,我們非常感激,我們當然很乖地把我們每年的戲劇計劃呈上。而結果這本<香港戲劇年鑑>落在壞份子手中,就變成<香港戲劇舉報指南>,他們依據<年鑑>內容的清楚分類,進行莫須有的審查,然後用不同方法去騷擾我們的合作單位。

我們每年約有十間左右合作學校,大部分是學校主動聯絡我們,而且持續合作。那些壞份子的其中騷擾方式就是持續打電話到學校,以家長名義作出舉報及投訴,以我們演出<陰質教育>教壞細路,迷惑學生,學校同流合污。壞份子的持續滋擾當然令部分學校息事寧人,暫停與我們合作。但也有不少有態度的校長、老師不受滋擾所動搖,其中有校長更清楚說明自己是看了<陰質教育>而決定與我們長期合作,直指<陰質教育>是讓關心教育的人一起尋找理想教育,然後邀請這些「家長」到校交流。「家長」當然沒有出現,我們與學校維持合作至今。

我們不會期侍所有校長也頂得住壓力,特別是今時今日。

「獨立自主」已經成為百分百敏感詞的年代,要讓劇團維持獨立自主談何容易。不易但必須保持。

#我們真係好撚鍾意香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