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化干戈為玉帛」也不對 - 談文學季展覽被沒收催淚彈殻

2019/8/25 — 12:25

警方取走裝置作品《香港原罪》中的催淚彈殻,如今只剩一隻空碟。
(圖片來源:香港文學生活館 Facebook)

警方取走裝置作品《香港原罪》中的催淚彈殻,如今只剩一隻空碟。
(圖片來源:香港文學生活館 Facebook)

說催淚彈殻之前,我想先談另一個展覽另一件作品:是香港文化博物館大英博物館藏品展「百物看世界」其中一件展品——菲爾・多斯・桑托斯(Fiel Dos Santos)的《母親》。

女性形象的金屬雕塑肩膊由一對槍柄組成,左手拎著的手槍更出自 AK47 自動步槍。從外觀來看,它算不上很美,可能更近於破銅爛鐵的簡單拼湊,但知道創作背後的故事,不禁令人欷噓感觸。

菲爾・多斯・桑托斯(Fiel Dos Santos)的《母親》

菲爾・多斯・桑托斯(Fiel Dos Santos)的《母親》

廣告

展品描述道出作品的由來。事緣,莫桑比克內戰持續 16 年,戰爭結束後辛古蘭尼主教(Bishop Dom Dinis Sengulane)在 1995 年發起「武器交換計劃」,鼓勵當地人交出槍械來換取工具,至今回收超過 70 萬件武器。數名藝術家更在馬普杜藝術中心(Maputo Núcleo de Arte)創作,將回收得來的武器轉化為雕塑,而菲爾・多斯・桑托斯正是其中一人。

廣告

抗爭持續、波瀾不斷的時勢,我看這作品不免聯想當前香港——香港藝術家已經用催淚彈、布袋彈、橡膠子彈做作品了。香港文學季展覽在香港藝術中心舉行,其中藝術家盧樂謙正是將催淚彈殻融入名為 《香港原罪》的裝置作品。他設置飯桌,桌上放著兩雙筷子,營造「開枱吃飯」的場景,但碟中飯餸卻是催淚彈殻,「催淚彈當飯食」的傷痛與無奈溢於言表。

盧樂謙《香港原罪》(局部),攝於 2019 年 8 月 8 日。

盧樂謙《香港原罪》(局部),攝於 2019 年 8 月 8 日。

就在展覽即將完結前的兩天,警方終於有所行動,突然到現場沒收作品中的催淚彈殻,如今只剩一隻空碟。藝術家本意是諷刺「香港人唯一追求就是安樂窩,但就算畀個安樂窩你,你都係要食催淚彈」。從藝術的角度,《香港原罪》的裝置沒有催淚彈殻,不過是平凡的家居飯桌,作品意涵不再成立,更可以說是被警方的行動生硬地扼殺了。獲藝術家同意下,聯合策展人之一的鄧小樺聰明地在空碟放入便利貼,寫明「催淚彈殻已被警方取走」,並記下事發日期時間,簡潔而赤裸地暴露權力的粗暴。

警方取走裝置作品《香港原罪》中的催淚彈殻,如今只剩一隻空碟。
(圖片來源:香港文學生活館 Facebook)

警方取走裝置作品《香港原罪》中的催淚彈殻,如今只剩一隻空碟。
(圖片來源:香港文學生活館 Facebook)

猶記得數日前,一名社工撿拾催淚彈殼交還警方,警方也批評做法「違法及不適當」。有律師解釋,此舉可能觸及《火器及彈藥條例》中,「無牌藏有槍械或彈藥」的風險。 然後,警方又以同一原因,沒收展覽中的催淚彈殼,甚至已經可以想像警方一定會說「藝術創作不是犯法的藉口」。

那我們看看莫桑比克吧!菲爾・多斯・桑托斯不是唯一一個用藝術轉化戰爭武器的創作人,馬奔達(Goncalo Mabunda)把槍枝分解重組成雕塑家具,「將武器變得實用——不是殺人的實用。這不但對莫桑比克,甚至全世界都一樣重要」。菲爾・多斯・桑托斯更視轉化武器的創作是「對社會的貢獻」,「因為轉化槍械同時也在改變人心」

武器回到施暴者手中依然是武器。唯有將武器與施暴者分隔,打破惡性循環, 戰爭才有機會休止。槍枝本身不過是金屬,讓它回歸物料的本質, 作為藝術的素材。暴力熱兵器轉化為溫柔的雕塑,撫平傷痛的情感,而不至於遺忘歷史。「化干戈為玉帛」本是善舉,但我城似乎都不再允許。生而自由,或許就是所謂「香港原罪」。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