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台灣故宮外借國寶《祭姪文稿》日本展出 陸網民批獻媚、辱華

2019/1/17 — 20:20

圖片來源:國立故宮博物館

圖片來源:國立故宮博物館

台灣國立故宮博物院向日本東京國立博物館借出顏真卿國寶級作品《祭姪文稿》,引起台中兩地爭議。鑑於《祭姪文稿》既珍貴又脆弱,有大陸聲音形容是「展一次傷一次」,認為台灣將它借予日本是「獻媚」,屬「辱華」之舉。台灣故宮則強調外借審核謹慎,並由書畫處處長親自護送到日本,以確保展品安全。

圖片來源:國立故宮博物館

圖片來源:國立故宮博物館

廣告

屬「限展品」 露面一次休息三年

日本東京國立博物館舉辦的「顏真卿:超越王羲之的名筆」特展於昨日(16 日)正式開幕,爭議中心的《祭姪文稿》是展覽展品之一。唐代書法家顏真卿創作於公元 759 年的《祭姪文稿》,有譽為中國書法史上「天下第二行書」,僅次於王羲之的《蘭亭集序》,至今有近 1,400 年歷史。它過去一直保存在中國大陸。上世紀中國共內戰,國民黨遷台帶走一批中國文物,當中包括這幅書法手稿,此作便歸台灣故宮藏。

廣告

《祭姪文稿》於 2012 年核定為「國寶」,等級比「重要古物」翠玉白菜還高。此外,故宮基於書畫的脆弱性,1984 年起陸續選出 70 件名作為「限展品」,規定每次僅能展出 42 天,展後須休息三年以上,《祭姪文稿》便是其中之一。此作就連台灣人都很少機會可以親眼看到,上次在台展出已是 2008 年,海外展更要追溯至 1997 年在美國華盛頓國家美術館出展。

陸媒﹕展一次傷一次 陸網民﹕外借日本是獻媚

正是由於《祭姪文稿》十分珍貴,因此成為爭議焦點。

日前(13日)中國媒體「觀察者網」指,《祭姪文稿》是「展一次傷一次」;中國官媒《人民日報》亦引述學者稱《祭侄文稿》「已達紙張壽命上限」,「每一次展出,打開、運輸、換一個環境溫度,對它來說都是傷害」。

中國網民亦對此議論紛紛。截至今日(17 日),新浪微博上「#祭侄文稿#」的話題標籤已有 2.8 億閲讀量。不少網民在微博上表態,大多批評台灣借出展品,指「台灣的當局者想要獻媚可不可以用別的東西,不要拿著老祖宗留下來的國寶去獻媚?」、「台灣,拿著最有時代氣節的表帖,幹著最有辱民族大義的事情」、「那些自以為是,各種洗白、裝作理性者更是民族的敗類」等等。 

台灣故宮﹕謹慎評估 書畫處長親自護送

台灣方面,亦有部分聲音質疑故宮外借決定。去年 11 月,立法委員柯志恩質疑,「如此重要的國寶外借,到底是誰決定的?」台灣媒體人黃智賢更表示,若《祭侄文稿》在日展出,「我寧可它回到北京去」。亦有網民在故宮 facebook 留言指「這樣等級的文化瑰寶,應該請日本人親自來臺灣參觀」、「珍貴國寶不該離開台北故宮 ! 尤其是紙本 」。不過把事件上升到「辱華」的台灣言論就極少見。

台灣故宮準代理院長李靜慧向《中時電子報》表示,任何文物外出展覽前,都會謹慎評估狀態,確認後方會借出,「這個確認動作在 2015 年底完成,才有這次的展覽,日方也有派出人員前來檢驗,外出時也會有精密的護送。」此外,《祭姪文稿》更是由台灣故宮書畫處處長劉芳如親自護送赴日,並定時回報狀況。

除《祭姪文稿》外,台灣故宮這次借出的國寶級作品還有唐代書法家懷素的《自敘帖》(777年)。該作亦與《祭姪文稿》同樣屬「限展品」。

「顏真卿:超越王羲之的名筆」特展分為六個章節,《祭姪文稿》和《自敘帖》屬第三章「顏真卿的活躍」部分。博物館的展覽說明指,顏真卿「在他的書法中出色地反映當時對時代的領悟」,而《祭姪文稿》更是透露了作者的哀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