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國歌法》通過後,可能危在旦夕的創作 ...

2020/5/27 — 13:14

5 月 19 日,《頭條新聞》因諷刺警察而遭停播檢討,幾日後多名藝術家發起一人一圖撐《頭條》,但當時大氣氛已轉到討論人大審議《#國安法》。有心,但感覺怪怪的。我本來想感嘆,藝術回應總是太慢,或世情改變太快,怎樣也趕不上節奏。認真細想之下,我發現藝術不是太後,而是太前,在大家尚未關心時早已溫馨提示。

就像今天《國歌法》(不是《國安法》!)要上立法會了,預計討論表決合共 30 小時,即應可在 6 月 4 日完成所有程序。倒數一個星期多一點,國歌或許就不再可以用來做作品了。或者你今日才醒覺,原來迫在眉睫的不只是《國安法》,還有本地立法的《國歌法》,而其實早在 2017 年已經有藝術家在香港的展覽說這個議題。

2017 年,藝術家莊偉展開關於「國歌」的研究,翻查香港「國歌」的歷史時,發現香港殖民地時唱英國國歌,日治時期短暫唱過日本國歌,主權移交後改唱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但香港從來無廣東話嘅國歌」。他當年放在刺點畫廊的作品《香港·香港》是一座小型的聲音裝置:紅色透明水晶膠凝住一面摺起來的香港特區區旗,象徵中共對香港「五十年不變」的承諾;旁邊的耳機播著藝術家從香港過關到深圳時,斷斷續續、輕輕哼唱的《義勇軍進行曲》旋律。藝術家當年跟《立場新聞》說,未能判斷《國歌法》實施後《香港·香港》這類作品能否繼續做,「有咩影響唔知呀,實施咗先知」。

廣告

2018 年,藝術家謝斐同樣以「國歌」為題材做展覽。他考查多年來《義勇軍進行曲》不同改詞版本,把這些歌詞用 LED 走馬燈的方式呈現。看著走字,跟著唱,觀眾或會發現那些歌詞啜核的地方。不過,十日之後,這樣的行為即可能觸犯法例,更不用說創作的藝術家吧?展覽上,藝術家還放了《義勇軍進行曲》原作者田漢的相片,以及《義勇軍進行曲》出處電影《風雲兒女》的海報。可別忘記,田漢在文化大革命中被批鬥,罪名是「反革命修正主義分子」。謝斐放了田漢被批鬥的相片,旁邊掛著「高壓危險」的牌子。牌子的「高壓」原本是指電壓高引起的危險,卻在《國歌法》迫近的語境產生「高壓管治」的歧義,今天看來格外諷刺。

廣告

謝斐《唱首愉快革命曲》

謝斐《唱首愉快革命曲》

謝斐《唱首愉快革命曲》

謝斐《唱首愉快革命曲》

藝術家不是太慢,而是太快,走在大家開始關注之前。他們早就把握時間做了一些未來可能無法再做的作品,希望喚起關注,但當時你有注意到嗎?平靜的時候,大家不會去看這些「掃興」的東西吧?對於民族偉大復興的國家來說,這些諷刺、戲謔、引起反思的作品,大概也是「掃興」的玩意吧?因為掃興,所以把它掃走,你會感到可惜嗎?

(原文刊於作者 facebook,原題為「十日之後,可能不再的藝術」,現題由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