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大館「幽靈維⾯」遇上的⼿

2020/2/18 — 17:51

《親愛的:廢置棚子的自畫像》,大竹伸朗(日本) —2012年

《親愛的:廢置棚子的自畫像》,大竹伸朗(日本) —2012年

【文、圖:Yung Chan】

正值進入2020年前夕,在香港大館參觀了「幽靈維面——電馭叛客在未來之年」展覽。策展單位藉對準Cyberpunk流派所描述的未來,即今年2019年,試對現今世代來個探討,為香港作為這流派元型之一作個對照。如⼤館中⽂展覽⼿冊所記,“這些網絡龐克的場景,似乎早已不再是另⼀個世界,更像⾺戲班內光怪陸離的鏡⼦屋,反映出我們的世界、⽣活和歷史的種種現象。

藝術家一向透過自己的觀察和感知去回應關心的命題創作。而然另一方面,人們對未來的想像方向:如何喜、如何悲,或多或少都給自己過去被接觸過的影像影響和介定著。看畢展覽,能否從中找到一些Cyberpunk足跡,能否感到正在看著這流派就是本預⾔書?好讓我們去讚嘆Cyberpunk的前瞻性?

廣告

是次參展藝術家來⾃香港、中國內地、⽇本、韓國、澳洲、美國、加拿⼤及印尼等地。從80年代起始的Cyberpunk流派始於英國導演Ridley Scott和美國科幻小說家William Gibson的隔空角力。而跟據資料Ridley Scott和William Gibson不約而同地鍾情於法國漫畫大師Moebius的未來世界。同樣,日本的漫畫家大友克洋亦大受Moebius影響。可謂Moebius才是這流派的種子,其後由Ridley Scott等人引爆開來。如此,在參觀是次展覽時就有如涉及了地球上大幅度的文化角度了。

於展館內,首見多項於電子媒介上展示的作品,亦眼見看似高雅或率性的裝置和畫作。而類似能帶動個人身體感官,或要求輔加工具去欣賞的作品未有蹤影。

廣告

今次的展品中令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有數個之多,但當中找著有趣發現的有以下三個裝置作品。

《仿布魯諾‧陶特(當心物之甜美)》,李昢(韓國)—2007年

《仿布魯諾‧陶特(當心物之甜美)》,李昢(韓國)—2007年

懸吊於一樓展場,佔著相當大的空間位置,是相當吸引眼球的一件作品。可能由於展品下方置有大面積,帶有科技感的蜂巢式反射物,首次看見,就令人想起位於西班牙米拉之家展館內,建築家高迪於創作建築時之鏡面倒置實驗。

作者描述其作品是一坐微型(?)都市模型,用來呈現德國現代建築師布魯諾.陶德(Bruno Taut)未曾實現的「阿爾卑斯山建築」藍圖,而藍圖本意歌頌光亮與透明這些特質對人性的陶冶作用。但遠看其高雅的外觀,其實近看是由類似廢棄物般拼湊出來,實在反諷。

創作媒材有水晶、玻璃及塑膠粒、不鏽鋼支架、鋁及銅絲網、聚氯乙烯、鋼和鋁鏈。大部份排列有序,以營造出拋物線的美感。

這作品並非首次在港展覽,從網上圖片得知,這作品於現在展示時,地上才設置反射物料,所以可視作為其版本2.0。反射物料增加了科技感,大概是要符合策展主題而加入新視覺元素,同時地上反射物料亦可阻止觀者太近距離觀察展品。 因此推測作者意有所指,要盡量讓觀者遠距離觀察作品之華麗外表,而去忽略當中雜亂粗陋結構。

大概由於安全理由或香港觀眾的習性,反光物大概起不了作用,地上後來增加了一個不起眼的安全距離線框,來阻止不自覺而越行越近的觀眾。觀者一但進入這個範圍,在場工作人員就會出來強硬性地呼籲觀者離開線框。在場觀察,很多正看得入神的觀者都被這些工作人員的舉動嚇倒,失魂落魄之餘,一手被人拉回,要把本來自主的步履復行於軌。這種意料之外,並置於是次展題的世界觀,可謂神來之筆。

《親愛的:廢置棚子的自畫像》,大竹伸朗(日本) —2012年

《親愛的:廢置棚子的自畫像》,大竹伸朗(日本) —2012年

在三樓展場中佔盡約一個標準羽毛球場的空間。 作品外文名稱,MON CHERI: A Self-Portrait as a Scrapped Shed,是由法文和英文的組合。作品是由多樣現成品、聲畫影像和棄置物拼置而成自我世界,而且還看來可以不斷擴張。從作品名字看,它們就是作者所收集的寶貝,帶著作者的歷史。多項豐富的視覺材質,有機地組合的作品,帶出了作者的率性。其中有混合媒體、木材、電子器材、聲效、蒸汽等。當中有看頭的更是作者的個人「剪貼」展示技法,他把這技法轉化至有如繪畫的筆觸,帶著他人生中遇到視覺片段與符號,沖擊出一個獨特的變奏,但不強行附以大義的展述。

1:1棚屋和旅行車裝置,空間上作者刻意讓觀眾可用腳步在當中自由穿梭。作品中雖置有多處玻璃和門窗,但從結構來看,大慨也只許外觀,而禁止進入。這樣對觀者來說界線就在結構中,一隻無形的手,令作品和作者都是既可親近亦遭拒絕的。

話雖如此,由於這些設好的阻隔跟聲響,更能挑起觀者的窺視欲。駐足用視線去遊走被拒進入的區域當中,不覺間,又仿如遊遍於一座大城市中,與作者的歷史同步起來。

《死亡地帶(複製)》ARIA DEAN(美國)—2019年

《死亡地帶(複製)》ARIA DEAN(美國)—2019年

由棉花枝、聚胺酯、實驗瓶、木等媒介製作而成。當中兩棵給聚胺酯定了型的棉花連枝,讓可以用於隔聲防味的玻璃鐘罩蓋著,並插放在厚圓木上。並且原來更內有玄機,內藏了訊號干擾器,據作品簡介描述,其原本目的是阻止觀者對攝得影像作出即時對外傳播。

剝削、佔領、侵吞、奴隸制、殖民這些字眼,都與棉花有着人類黑歷史的關係,尤其以美國人身份來表述這個歷史,就不其然連上了美國南北戰爭。

作者直接透過這些符號組合向觀者說明,有某些原因,關於這些棉花的部分事情不太願意對外泄露。更甚的是在你不知情下,用上了科技去阻止進一步的泄露。

但是,展場中她是個被閹割的裝置。據作品簡介指出,由於香港不准使用訊號干擾器,因此這科技被迫停止使用,而之前展出過此作的紐約和洛杉磯亦是如此。

實現了過去了的未來

高新科技、低質生存,主導於Cyberpunk世界觀中,同時反控主意、無理擴張、有機擴展、前景迷惘等等亦同其並存。而其視覺演繹,大多帶有雜亂無章和不符大眾世界的標準元素,來展示出一種黑暗面。

科技本來中性,可趨向亮麗,但不知什麼原因在現實中就真帶了點黑、悲觀起來。無論是次參展藝術家是否信奉Cyberpunk的世界觀,都不難找出帶有這些視覺演繹。對視覺潔癖的大眾,可能不太受落。

而在剛才提到的三件作品,發現在觀賞過程中,都有着權力角力的比試,帶有反控的情緒,在自我的角度總是覺得被操控著。諸如有發生於策展單位與觀眾行為之間,在作者與觀者中開放度之間,在法律與作品意圖之間等。

在欣賞這個展覽的過程中,誰是本體單位和對上位權力單位的角色,其介定往往亦會因時因地而推拸。例如觀眾會被監控,有時觀眾又成為監控別人的他者,過程中角色亦不斷地變換。如此,而兩個角色單位之間角力,往往形成有一隻手存在,它成為了無形之手或是有形之手,其好壞亦往往因時制宜。這樣的角力,不論如何,如同Cycberpunk的未來一樣,我們2019現實中它輕易隨處可尋,但願它不是一隻彈弓手。

——

本文為香港視覺藝術評論人培訓計劃 2019-2020 獲導師阿三挑選文章,導師評語及其他參與者藝評作品請瀏覽1a空間網頁:http://www.oneaspace.org.hk/

(此欄文章的觀點均來自作者,並不代表1a空間立場。)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