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坂本龍馬の背叛》 — 日本幕末維新劇豐富多采

2019/12/8 — 10:35

《坂本龍馬の背叛》劇照
取自 Theatre Space 劇場空間 Facebook 專頁

《坂本龍馬の背叛》劇照
取自 Theatre Space 劇場空間 Facebook 專頁

坂本龍馬(1836-1867)是日本德川幕府末期的浪士劍客,更重要是維新志士一大旗手,影響深遠。可惜他卅一歲遇刺身亡,未能見到明治維新按照他的理想藍圖,使日本變為近代世界級強國。

「劇場空間」在香港文化中心劇場演出《坂本龍馬の背叛》,粵語翻譯成井豐的舞台劇《裏切り御免》(日文裏切是背叛,御免等於不好意思),由余振球監製、導演和佈景設計,在我看過香港演出的日本古裝劇中,此劇最有歷史感,排場、裝置、配樂和動靜儀態亦最有日本傳統風味。

不過,雖然香港甚多日本迷,但這次很用心的演出沒有獲得熱烈捧場。可能因為這是古色古香的正經戲,並非迎合新世代時尚潮流,而且時勢不寧,我看那場上座率大約六成,空位不少。今天星期日下午三點是最後一場,適逢大遊行,觀眾會有多少呢?

廣告

劇情人物和時代背景相當複雜,坦白說,我也不大知道日本幕末維新派與新選組紛爭的來龍去脈,儘管數十年來看過有些日本片涉及,始終似明不明。觀看此劇正好可以知多一些。其實全劇有文有武,有情有趣,可算豐富多采,亦有值得思考的政治喻意。

好戲之人杜施聰飾演坂本龍馬,有台型有魅力,當然是核心人物,但「神出鬼沒」。真正主角是陳健豪飾演青年武士立川,江戶幕府護衛隊「新選組」的新秀,像神行太保飛毛腿,擅長馬拉松式東奔西跑,奉命做卧底,混入京都維新派浪士群中,追查刺殺警衛的兇手,以及他們在坂本龍馬遙控下的「作反」大計。

廣告

這個卧底邊緣人的奇遇,大概是編劇成井豐虛構,在歷史基礎上自由發揮。青年武士很正派,怎樣獲得維新派浪士們信任呢?而且冒認是坂本龍馬的朋友,那知剛巧與坂本龍馬撞到正,怎麼辦呢?劇情發展有驚有喜,妙在還有幾段男女戀情,當然亦有比武格鬥。

此劇在正經當中交織不少妙趣,林沛濂、梁景堯、文傑聰等飾演浪士們火爆又散漫,酗酒貪吃,各有趣怪。區嘉雯飾演甜品店老闆娘,惡得抵死幽默。林映清、文愷霖這對姊妹花一個端正一個花弗,與陳健豪發生「三角情」。馬德琳演其中一個浪士的嬌妻,長途跋涉尋夫,構成一段苦戀。

另一重要角色,是楊吉璽飾演「新選組」卧底的上司,貌似古板嚴肅,有趣的是經常扮鬼扮馬化裝,與卧底接觸,原來是諧角。後來他被維新浪士們擒拿,是否處死就成為高潮關鍵。

劇名的《背叛》,也有微妙之意,並非變節出賣,而是化敵為友,化悲為喜。劇中坂本龍馬與青年武士立川既是敵人亦是恩人。坂本龍馬強調尊皇攘夷的維新,不是與幕府政權為敵,而是在外患內亂之際共同改革日本體制(把幕府將軍凌駕天皇、藩主們各據一方的狀況,變為「大政奉還」,全國統一於天皇,制定憲法、議院和內閣)。因此他不贊成維新派與新選組互相勇武殘殺,還放走了新選組上司。青年武士亦以和為貴,重情重義,尤其注重男女愛情,結尾是幾年後,他怎樣實現與愛人定情之約。浪士亦與嬌妻破鏡重圓。

化敵為友,共同改革的題旨,在此時此地也很有意義。然而看來聽得入耳入心的人不是很多,這演出在香港沒有帶來熱門效應,現場年輕觀眾更少。

無論如何,這台戲有不少可取可嘉之處。今次陳健豪演得特別好,扮相形象亦好。杜施聰則有大將之風,每次出場都有氣勢,有點遺憾的是沒有呈現坂本龍馬後來遇刺死亡的情況,只用台詞提及。劇中武打劍鬥不是很多。但幾次交鋒都設計不錯。

也要一提劉穎途的配樂,以及許諾吹尺八、麥家倫彈津輕三味線的現場演奏,都出色。余振球的佈景一向別具一格,今次或許也參考日本演出的設計,四周懸掛「誠」字旗是新選組標誌。

當然,幕末維新的時代背景不易明白,場刊有蕭錦華博士的導讀文章,扼要提供歷史知識。此外,劇中獨白與對白提到不少人名、事件和文獻(當年日本採用中國文言文),若有字幕就較好,單靠耳聽未必清楚。

台上後段引述一首詩,是日本僧人釋月性的《題壁》:「男兒立志出鄉關,學若無成不復還。埋骨何期墳墓地,人間到處有青山。」這裡寫得出,因為家中《日本歷代名家七絕百首注》正好有這一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