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失散再遇」:展咗一個禮拜,瀨嘢。其實咩係 Art Jewellery ?

2019/5/24 — 11:59

瀨嘢,真係瀨嘢。

作為策展,我想我低估了這個展覽的目的。

我也是從事藝術創作的,像這樣的聯展,我大概每年都會參加一次。打個譬喻,聯展很多時就像一隻雜錦碟,把不同的歌放在同一隻CD(當然唔係咁簡單啦,但容許我簡化);好一點的,就像2003年唱片市道不景,華納造了一隻《愛情蒲公英》,把大賣的情歌共冶一爐。但我不意識到,作為策展人,我不是做一隻《愛情蒲公英》,而是張國榮與譚詠麟合唱的《幻影霧之戀》。

廣告

我不是說四位Jewellery Artist 自比天皇巨星,而是那種被逼暗自較勁的關係:他們沒有不和,但彼此之間是非不斷。無非是一個老問題,他們是生意上的競爭對手,但又不盡然是對手——事實上,根本難言競爭,生意上各有各做;藝術上也各有千秋。不過這個世界,只要是「同行」,就會被認為是「敵國」。你萬般不願,總有人會拿你和其他人來比較:「呢個款我係XXX見過。」

久而久之,大家都忌憚交流,也不必交流,也許各自閉門造車更好。沒有不和,也不必要示好。然而,當藝術首飾剝離了市場,剩下的就是藝術、創作、美學本身。四位藝術家本身都有強烈的慾望去討論創作,但走在一起,實在殊不容易。

廣告

「即係.....咁你地走埋一齊好唔容易。咁其實又點解係呢一刻會想走埋一齊呢?」

久違的交流

原來四位早在幾年前已經有展覽的想法。畢竟大家都在同一地方畢業,各走各路後沒碰頭,甚至可說陌生。結果,對對方只剩下一個基本的印象,例如誰在「做品牌」,誰好寸。但藝術家打從心底都希望破除隔閡——不論是討論作品,還是討論整個行業生態。

沒人知道甚麼是Art Jewellery,只有標籤和定位

Art Jewellery,首飾就首飾啦,藝術在哪裡?自手作市集出現,Art Jewellery就被市集扣連在一起,彷彿是「文青經濟」產品而已,和藝術是否沾得上邊?公眾這樣想,「珠寶人」也會把他們排拒,Pinky 就有這樣的經歷:「差不多每一次,見到出面,都會話:『無人咁做嘢架wor。』『呢啲係你地嘅做法,同我地唔同。』」

Cissy,Pinky,Victor 和寶鋒不是怨懟行業和藝術,而是自覺是行業和藝術的一分子:「Jewellery 的base 好大,人數從業人員好多,本身就是一個存在已久的行業。而我們只是給整個行業多一個面向,接觸到更多的人。至於藝術界,我們本身就是一分子——我們希望有更多參與,與其他不同媒介的朋友一同參與。」

這個展覽,希望的不只是展示幾位藝術家的作品,而是:大家不如傾下計?

今個星期六(25/5) 2pm 的藝術家分享會,你又有咩問題問佢地呢?

失散再遇 ——當代首飾展 藝術家分享會
5月25日(sat) 2-4pm
富德樓 六樓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