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李繼忠:在檔案室創作藝術是一種甚麼體驗?

2019/9/16 — 11:40

李繼忠

李繼忠

幸好我並不擅長以貌取人,不然那天在灣仔富德樓「人人檔案」工作室見到藝術家李繼忠,很可能單單憑藉他的髮型以及他雙臂的紋身就斷定這是一位不羈另類的藝術家,熱愛徜徉山野,而不是靜坐室內研習。恰恰相反,這位三十四歲的藝術家竟自認是頗耐得住寂寞的人,可以連續十數日在檔案館內翻查半個世紀前的舊報紙而不覺辛苦。

「我並不否認查找檔案文件是一件常常讓人覺得好悶的事情。」李繼忠告訴我:「但只要我能在那堆舊報紙中找到哪怕一隻閃光的字,那一刻的喜悅便足以沖淡此前全部的辛勞。」

李繼忠

李繼忠

廣告

總有朋友取笑李繼忠:原本是天馬行空的藝術家,偏偏喜歡在檔案室裡悶頭做研究。他去年接到 WMA (WYNG Media Award) 委託計劃,創作一系列藝術作品並在本月底展出,其主題「過渡」自然讓這位行事似極研究員的藝術家想到自己一直偏愛的研究內容——文獻、二戰歷史,以及香港。李繼忠從上述幾個主題出發,以錄像、雕塑、攝影和裝置作品呈現一場個展,取名「無法憶起 我怎樣到達這裏」。

廣告

「過渡」這主題促使藝術家思考「過去」與「當下」之間偶然或宿命式的關聯,而為了將多個時空黏連並置以觀照對比,李繼忠為這場從名稱到構想都相當抽象的展覽挑選了一個相對具體的意象——紀念銅像。在他看來,為紀念人物或事件而建造的銅像本身具有「精神性與符號性的象徵意義」,而更值得深思的是,「其本質可以隨著時間的進程而產生轉變」,這一方面配合此次委約項目的主題,另外亦提醒觀者留心:不論在歷史抑或當下的語境中,物品的毀棄、挪移以至於重建,究竟能映照出怎樣起伏跌宕的故事?

李繼忠已記不清自己多少次出入位於觀塘的香港歷史檔案大樓,只為準備展覽的時候能夠多一些更直觀的資訊以及原始資料。多年關注二戰後期歷史的他,對於當時的社會情景不乏了解,而此次專以紀念碑為主題的資料搜集,尤其讓他印象深刻的是現時置於維多利亞公園的女皇像及其五十年前的命運。1941年之前,這尊銅像一直被放置在中環皇后像廣場,是英國殖民主義的象征;而在1941年至1945年香港日佔時期,日軍以戰爭資源不足而在本國發起的「獻銅運動」同樣波及當時被佔領的香港,女皇銅像無法倖免而被擄走並遭到損毀。

更為戲劇性的一幕出現在日本戰敗後。日本將包括維多利亞女皇像在內的四尊銅像歸還,可回返原鄉的銅像卻因當時政府戰後財力疲弱而無力被修繕,後來又因時移世易而陷入難以在新的政治及社會語境中被認同的尷尬。李繼忠從中抽取一條邏輯線,並以「復還(失去了的檔案和歷史)—繕修(歷史與銅像原形)—(在當代語境和系統下)進退維谷」三個關鍵詞概括,實是希望以「物」的流轉觀照「人」與「事」的遷變。

《復還、繕修與進退維谷 - 拿著權杖的右手》李繼忠,2018, 銅雕塑,35 x 35 x 85 厘米

《復還、繕修與進退維谷 - 拿著權杖的右手》李繼忠,2018, 銅雕塑,35 x 35 x 85 厘米

《復還、繕修與進退維谷 - 美國海員》李繼忠,2019 單頻錄像作品,3’00” |16:9| 彩色| 中英文字幕| 立體聲

《復還、繕修與進退維谷 - 美國海員》李繼忠,2019 單頻錄像作品,3’00” |16:9| 彩色| 中英文字幕| 立體聲

展覽現場播放的三段短片,主角既有在匯豐銀行駐守的英國情報人員,也有來港尋夫的日本女士,以及華藉守墓人,以眾人口述歷史的方式,回溯彼時個體在歷史宏大敘事中的往還遊走,並藉此呈示藝術家對此次展覽的創作構想:「物是追索人之存在、對話與行為的最佳憑據」。在策展人鄭秀慧的建議下,三條短片以並置而非順序方式在展廳內播放,意在建構一重對話的情境,以多個視角審視同一事件,令觀者愈發覺出書寫歷史的多種可能性。

在藝術家與策展人看來,文獻庫的收藏和分類無法做到全然地中立與客觀,甚至史料與史料之間也會存在大段無從落筆的空白或被後人刻意遮隱的痕跡。李繼忠時常思考自己作為藝術家而非研究學者,如何用視覺藝術語彙處理大量史實,而在他眼中,那些藏匿於諸多史實縫隙與邊角處的曖昧與模糊,恰為藝術家憑藉想象與創意的自在詮釋提供可能。李繼忠用「拼圖」來形容自己以文獻為素材的藝術創作,在他看來,堆砌與疊合時的「意料之外」,正正是創作過程中的靈感與愉悅之源。

1945年日本投降後,盟軍進駐日本,其中一項強制措施是,日本有一系列的出口奢侈品必須刻有 ‘Made in Occupied Japan’。項目中有大部分的錄像與攝影素材是透過一枚刻有 ‘Made in Occupied Japan’ 的日本光學 (Nippon Kogaku) 鏡頭所拍攝。

1945年日本投降後,盟軍進駐日本,其中一項強制措施是,日本有一系列的出口奢侈品必須刻有 ‘Made in Occupied Japan’。項目中有大部分的錄像與攝影素材是透過一枚刻有 ‘Made in Occupied Japan’ 的日本光學 (Nippon Kogaku) 鏡頭所拍攝。

WMA委託計劃 - 過渡
李繼忠個人展覽
「無法憶起 我怎樣到達這裏」

策展人:鄭秀慧
開幕:9 月 26 日(星期四)下午 6 時至 8 時
展覽日期: 27 / 9 - 29 / 10 / 2019
開放時間:星期二至日(下午 12 時至 7 時)
地址:WMA Space
香港中環永和街23 - 29號
俊和商業中心 8 樓

連結﹕https://bit.ly/2mdL8Db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