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少年的你》青春殘酷與浪漫

2019/12/5 — 9:57

《少年的你》劇照

《少年的你》劇照

香港導演曾國祥在大陸拍成《少年的你》,跟台灣片《返校》同為校園「恐怖」片,各自在海峽兩岸叫好叫座。《返校》的台灣票房是 2.59 億元新台幣,約等於六千七百萬港元,相當高。大陸市場大得多,《少年的你》內地總收超過十五億元人民幣,以青春校園片來說很犀利。

實際上,這兩片大有不同,《少年的你》不像《返校》那樣拍攝政治迫害和魔幻鬼怪,而是描述當今中國大陸的校園欺凌現象,沒有敏感政治性,亦沒有閙鬼。但情景也很可怕,顯出青春殘酷,加上高中學生的高考壓力極大,仿似人間地獄,帶來強烈「恐怖感」,因此有敏感社會性。據說《少年的你》在大陸兩次?遲公映,似乎有問題,幸而終於上映,反應熱烈,並且使校園欺凌問題大受談論。顯然,欺凌情況有社會現實性,過去內地銀幕上往往迴避,此片打破禁忌,就成為話題之作。

此片取材玖月晞小說《少年的你,如此美麗》,女主角周冬雨飾演高中生,非常勤學,成績優異。有個女同學不堪受欺凌,在校內跳樓自殺,眾多學生圍觀,紛紛用手機拍攝,只有周冬雨拿衣服掩蓋死者遺體,隨後她就成為惡霸女生們欺凌的對象,由校內到校外,她都要提心吊膽,但也屢次遇襲。

廣告

曾國祥拍出靈活電影感,以及真切寫實感,片長兩小時十八分鐘,細緻刻劃女主角的生活情況,亦觸及學校和社會的眾生相。劇情發展有強烈戲劇性,除了青春殘酷,也有青春浪漫──黑夜街頭血腥惡鬥,使周冬雨和易烊千璽飾演的「古惑仔」結上奇緣。

這段情緣有點像香港舊片《天若有情》,當年劉德華演廟街爛仔,吳倩蓮演富家千金,今次變為古惑仔與好女生,都生於貧困破碎家庭,同病相憐。易烊千璽成為周冬雨的保護者,還為她報仇雪恨,然而他也是泥菩薩過江,經常頭崩額裂周身損傷,自身難保。

廣告

劇情演變下去,還有死亡奇案,警方追查,引起誰是兇手之謎,男女主角都難以脫身,結果怎樣呢?事實上,《少年的你》劇情充滿曲折懸疑的通俗「綽頭」,但沒有低俗和煽情,周冬雨和易烊千璽都演得出色,曾國祥亦拍得好。

曾國祥在香港早已能演能導, 2010 年他與尹志文合導《戀人絮語》,把五對男女的情緣故事交織起來,成績不俗,富於現代城市感。 2016 年他在大陸拍成陳可辛、許月珍監製的《七月與安生》,描述一對女同學好友成長的漫長經歷,變化多端而又撲朔迷離,主演的周冬雨和馬思純共同獲得金馬影后獎,在內地亦叫座,票房過億。

今次再度顯出,曾國祥擅長處理女性戲,拍出感性與實感,周冬雨憑《七月與安生》走紅後,我看過她演出一些影片不大出色,直至《少年的你》才有優異發揮,又和《七月與安生》的豪放形象完全不同,變得內向、沉靜而倔強,不施脂粉但吸引到古惑仔保護她,連一位男警探也維護她。尹昉飾演這青年警探,還有黃覺演警長,加上女警員,都各有性格,查案過程也有戲味。

另一重要女角,是周也飾演施暴欺凌的女生惡霸,漂亮聰明,為何橫行霸道欺凌女同學呢?實在難以理解,只能說人性難測,世上確有作惡多端之人,無可理喻。片尾字幕顯出,內地當局越來越重視校園欺凌,可見這是普遍現象。根本上,世界各地都有校園欺凌問題,很多電影拍過。

其實此片反映的學校「恐怖」情況,還有更普遍的一種,而且很「中國式」,就是為了高考過關升上大學,競爭日益激烈,高中生地獄式苦讀應考,不成功便要補讀,還要爭取好成績,壓力超過舊時科舉考狀元,消耗很多精力和金錢,學生和家長都很痛苦。我看過內地補讀學校的紀錄片,情景很震驚。《少年的你》就連惡霸女生,也為了恐防不能再補讀而叫苦連天。

當然,實際情況不能一概而論,也有不欺凌、不恐怖的正常情況。另一方面,有人認為西方寄宿學校的舊傳統,是高班生有權對新生施威作弄(香港的大學也有狂玩新生的事故),學生受到欺欺霸霸亦是鍛煉和考驗,富貴子弟也不能持寵生嬌。無論怎樣,現在中國大陸越來越多人追求高等教育,人數龐大,壓力與競爭都非常大,好處是精英人材必然增多,但犠牲者和憤恨者更多,問題十分複雜。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