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平行世界的愛情故事》 如夢非夢之洗腦奇緣

2019/9/18 — 9:55

《平行世界的愛情故事》劇照

《平行世界的愛情故事》劇照

這是東野圭吾原著的科幻愛情推理小說,玩出如夢非夢,如真又非真的三角情謎,相當巧妙。事實上,科幻與夢幻、神話、鬼故等同為幻想的創作,往往在想像與真實之間形成迷宮。精神分析就像推理查案,可能確實查出內心深藏的秘密「奇案」。甚至占卜、星算、求籤和解夢,也可說是神秘、靈異的推理術。

《平行世界的愛情故事》的序幕,便點出「平行」之妙,妙在並非科幻的量子學世界,而是真實世界常見的平行現象:兩列火車同時停站,甲車的男子與乙車的女子隔着車窗四目交投,互相吸引,然後背道而馳。幾乎天天這樣,縱使轉車追尋,但總是尋不到。

根本上,現實生活經常發生不同「世界」的人接觸、衝擊,或擦身而過,貧與富便是天差地別的「世界」,不同國族亦有「文化差異」「文明衝突」,男與女或許來自不同星球,一家之內父母子女也各有「世界」,有時和諧共存,有時互鬥或自閉,都在同一時空平行存在。

廣告

此片是真正與科學有關的科幻奇緣。玉森裕太飾演男主角,與染谷將太飾演的死黨好友,同為優秀青年科學研究員,原是大學同窗,畢業後也做了美國大科研機構日本分支的同事。他倆形格大異,玉森裕太英俊瀟洒萬人迷,染谷將太則跛腳薯頭,但結成知己,又都愛上吉岡里帆飾演的女主角。

正式劇情很微妙,男女主角相戀同居,然而他常在夢裡夢外,閃現她原是死黨女朋友的情景。到底自己是否搶了最好朋友的愛人?而且最好朋友又去了何處,是生是死呢?他被謎團困擾到精神彷彿,瀕於崩潰,極力追查謎底。

廣告

《平行世界的愛情故事》比不少故弄玄虛的日本推理奇案「有腦」,主角和死黨都專門研究大腦,進行高端實驗,可能創出驚世成績,但也有生命危險。故事發展下去,真的跨入生死界,沒有驚險恐怖大動作,而一直保持懸疑。

其實這段三角情謎,是愛情與友情平行交錯,異性戀愛為經,同性友誼為緯,友誼關係更重要,亦刻劃得更細緻。事關兩個好友不單愛上同一女子,還在各自的科研方面競爭,逐漸疏遠、妒忌、對立起來。這類化友為敵的情況在現實世界經常發生。

兩男一女的三角關係,無數電影拍過。法國杜魯福的《祖與占》就很經典,法、德兩男結成死黨,同戀一女,更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成為對敵之兵。奇在敵國與情敵都無損於他倆的友情,關鍵在於那個女子喜歡周旋在兩個情郎之間,她終於選擇誰呢?此乃一個致命的問題。

夏目潄石原著、森田芳光導演的《其後》是日本三角戀名作,男主角有東方傳統謙謙君子之風,把心愛女子「禮讓」給好友,其後就後悔莫及。

現在這部日本新片的友情、愛情矛盾,剪不斷理還亂,發展出怎樣的生死奇案,最後怎樣解決呢?這裡當然不能透露,總之佈局有腦亦有心,值得有耐性的影迷追看。要有耐性,因為不斷真幻交織,跟一般通俗煽情故事不同。

導演森義隆拍得細心,兩男一女也演得貼切,配角中特別重要是一位教授,也不錯。

不妨說明,所謂平行世界與量子物理學只是故事的引子,正本戲重點在於大腦的記憶功能,以及刪除記憶、改變記憶的實驗,簡而言之就是「洗腦」。

原著小說是東野圭吾廿多年前舊作,初版於 1995 年。涉及玩腦、洗腦、換腦的科技奇情片現己拍過甚多,不再新奇了,好在此片仍有巧妙之處。

當然,在東野圭吾原著出版之前,已有不少西片拍攝記憶和失憶,根本上失憶傳奇自古已有,又有穿越時光的情緣。別說古老故事了,八十年代《時光倒流七十年》的異世愛情就很迷人。必須提提 1990 年很賣座的荷里活科幻特技大片《宇宙威龍 (Total Recall) 》,改編菲臘迪克短篇小說,保羅韋浩雲導演,阿諾舒華辛力加主演,大玩虛擬真實和改變記憶,很可能影響了東野圭吾,相比之下。

2000 年《凶心人 (Memento) 》是英國編導基斯杜化諾蘭成名作,以倒敍方式拍攝失憶奇案。他隨後進軍美國,成為荷里活紅牌,他的 2010 年科幻片《潛行凶間 (Inception) 》更潛入夢境,是玩腦奇片。

比起這些西片,《平行世界的愛情故事》簡單得多,科幻方面甚至「小兒科」。但描寫友情與愛情方面不俗,只嫌片中女主角似乎很被動,情味不強,原著小說是否把她寫得較好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