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歐洲劇場系列之《The Inheritance 繼承》— 戲劇需要感受,愛更如是

2019/1/16 — 12:55

第三次看 The Inheritance, 從 Eric 和 Toby , Toby 和 Leo , Walter 與 Henry 這三對不同程度的戀人身上,感受到一個現代人普遍解不開的情結: 我們,到底想要被人好好愛著,還是歷盡艱辛的去愛人?

Eric 深愛 Toby ,但 Toby 愛的是自己,所以當 Adam 出現,又把他筆下的自己演成萬千寵愛的角色,Toby 豈能不追著影子狂奔?當他被Adam 這little Eve Harrington ( 密切注意下月上演的Ivo van Hove 新作 #AllAboutEve ) 無情拒絕後,和Adam 長得一模一樣的男妓 Leo 進入了他的世界,他又在他的身上看見了自己,只不過這次不是意氣風發,是傷痕纍纍,就如從七歲開始就漂漂泊泊的Toby ,Leo也是無家可歸。

遇上Leo是Toby 面不面對自己的考驗。如果他能原諒自己的過去,他就會善待Leo,但他的選擇是逃離。然後,Leo 巧合碰到 Eric ,在他貧病交迫的關頭, Eric 像 照顧 Toby 那樣救活了 Leo,而Leo 亦在Eric 的鼓勵下,完成了 Toby 對 Leo 的啓蒙,寫出第一本小說。看,Leo 是Toby 的一種潛能,如果 Toby 能不那麼恨自己,他和 Eric 便不會分裂,就是二人到底不能在一起,他和 Leo 也能在櫻桃樹下享受收成的美好。

廣告

但他真恨自己是自己。最後,只能抱著自己的恨而終。

但他為什麼會從一開始就是是Eric 的 所愛?

廣告

Opposite attracts。

一個一直「給」的人,一個一直「要」的人。聽上去配合無間。但關係不是立場和位置,有些需要可以用一種態度求解決。但當兩個人的「給」與「要」出現了「給的人想要」但「要的人只能要不能給」的矛盾,他們的強項,便是死穴。

開場不久有一場 Eric 和 Toby 的親熱戲,就是説明了Opposite attracts 為什麼可以通過互相「對抗」來達到如魚得水:性,使自我認同,也是性別角色的「異」,在一番「戰鬥」後轉化成「同」。

兩個極端不同的人,在過程中既能盡情做自己,但也可以盡情征服對方。也就是說,必須要有彼此的異,才能感受自己的價值。但床上的求異存同,卻很難能發生在床下,很難實踐在日常生活中。Eric 可以忍受Toby 的百般不是,部份就是他在與Toby 的性上得到一個喜歡自己的自己,但當 Toby 拒絕與他結合,當他終於要清醒面對一個長不大,只會自戀的情人時,他隨便一句衝口而出的話都能令Toby 顏面無存。

Opposite attracts, 是本能,由肉體始,但由價值觀終。這與Walter 和Henry 三十六年來的「愛情」多麽相似。在沒有發生Walter 收容愛滋難友在櫻桃大宅前二人如膠似漆,當 Henry 被Walter 的使命感震動後,從此他失去了對Walter 的欲望。

我因而想到兩件事,一,兩性的opposite attracts 是不是也相同?二,精神伴侶,是不是因為價值觀相近,所以長相廝守,而性,反而不是在一起的原因了。

The Inheritance 是英國媒體 Evening Standard 2018的英國年度話劇 。在它簡約的舞台上,三代的故事演出了七個半小時。感謝導演Stephen Daldry讓時間過得那樣美妙,因為他給了觀眾最大的魔法,叫想像力。

沒有一種看見,比在看不見中看見,更令人覺得自由。

戲劇需要感受,愛更如是。

男主角談The Inheritance:

(本文無題,題為編輯後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