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樂策劃總監林丰被炒 行政總裁霍品達暫代理

2019/8/19 — 16:39

香港管弦樂團策劃總監林丰今年 5 月突然被中止合約,即時離職,引起業界揣測。樂團一直低調處理,未有公開說明解約原因。資深樂評人周光蓁指,港樂動用「六位數字的公帑」作為賠償林丰的「代通知金」,更將人事風波直指董事局主席劉元生。港樂未有回應關於董事會主席獨斷的指控,僅交待現時藝術策劃工作由行政總裁霍品達代理。

林丰離開港樂的消息,最先在 5 月 23 日由本人在 Facebook 發佈,隨即引起業界關注。翌日,港樂回覆《立場新聞》查詢時確認林丰已離任藝術策劃總監,「十分感謝林丰先生過去對樂團的貢獻」。樂團重申「一直積極支持香港本土音樂人才,致力推廣本地作曲家的作品」,並歡迎未來與林丰繼續不同形式的合作。港樂將作全球招聘及遴選,招募合適的人選擔任樂團的藝術策劃總監。

林丰離職港樂的重要性,須由他入職之前的業界呼聲說起。港樂向來被指缺乏「本土面向」,尤其在 2015/16 年樂季節目公佈之後,只有一名本地指揮家獲邀演出,香港作曲家、獨奏家更是全然欠奉,遂引發一群本地表演藝術界人士發起聯署要求港樂支持本地音樂人才。2016 年,港樂重設懸空多年的助理指揮職位,並特別邀請本地音樂人申請,最終由土生土長的葉詠媛和菲律賓籍的謝拉特‧莎朗嘉平分該職。2017 年,港樂再宣佈委任香港作曲家林丰出任藝術策劃總監。兩項任命予人港樂「主動回應業界本地化訴求」的形象。然而,時至今日,葉詠媛和林丰已經先後離開港樂,令人憂慮樂團是否「走回頭路」,放棄本地化的路線。

廣告

代通知金涉逾十萬公帑

上月,林丰接受《南華早報》《明報》香港電台第四台略述解僱事件始末,指今年 3 月時任港樂行政總裁麥高德進行年度工作檢討時予以高度評價,亦從未收過任何失職的口頭或書面警告。港樂行政總裁霍品達 4 月 1 日履新後,簽字確認相關評估,惟 5 月底突然 「即時解僱」林丰。林丰指,當時對方未有提供解釋,含糊地說「You know,you know(你知道的)」 。他一度推測,突然解僱可能與引入「非古典經典」樂目惹來「少數外籍或非土生土長的樂師不滿」有關。

廣告

雖然如此,說法隨即受到樂評人洪思行質疑。他在《信報》撰文分析指,林丰入職港樂之後首演樂曲「激增」,非傳統的古典音樂會亦有所增加。他對林丰策劃節目的評價甚高,「藝術方向轉為現代化,同時兼顧普及化,避免因太多進取的曲選導致票房收入下降,嘗試以多些合家歡的節目達至平衡」,頗能呼應林丰引述麥高德工作檢討的評語。既然如此,洪思行質疑「需知道林丰位達總監級別,要解僱他既要有高層的首肯,也涉及不菲的違約費,因此單是來自樂團的壓力,似乎不足以達到現在的結果」,提問「單是樂師的不滿能否這樣『拉倒』一位總監?」

疑問拋出月餘,資深樂評人周光蓁上月底在《亞洲週刊》撰文,談港樂策劃總監被炒風波。他直稱事件有如「港樂後台失火」,又斥辭退手法「差劣」,「對一個表演藝術旗艦組織來說,簡直不可思議」。文章引述林丰在香港電台第四台的訪問,指「被炒」的決定是由劉元生擔任主席的樂團執行委員會所作;並披露林丰被要求即時離職,涉及的「代通知金」賠償(即三個月工資)高達「六位數字的公帑」,「須知道該六位數字的每一分都是納稅人的血汗錢,如果是因為主席的個人決定而出此下策,建議由擁有幾十億身家的劉主席的慈善基金支付」。他進一步斥「港樂儼如成為劉氏的私人樂團,事無大小都由他過問、拍板。從人治產生了奉承文化和小圈子政治」。 

林丰是港樂人治犧牲品?

香港電台第四台的訪問中,林丰曾形容被炒事件「好突然」,「很不尋常,很不合理,好似有少少『莫須有』」。他認為,事件表面似是「解決一個看來不太和平的感覺而寧願犧牲我一個少數」,「我覺得是有人決定了,好簡單地就息事寧人」。

連月來樂評人的分析,矛頭明顯指董事局主席劉元生。《立場新聞》向當事人林丰了解,任職港樂期間所為何事,招來劉元生中止合約。林丰回應,「其實成件事都咁唔合理,我覺得我搭(答)唔到呢個問題喎,呢啲問題真係應該問返劉元生先生自己。」

《立場新聞》兩度向港樂再次查詢。港樂終於在 8 月 14 日予以回覆,重申林丰在 5 月底已離任藝術策劃總監職位。港樂強調是次人事變動不涉及「賠償」,林丰獲僱佣協議中所列明有關離職通知期的代通知金,但拒絕確認金額是否高達六位數字港元。惟港樂仍沒未有回應關於董事會主席獨斷的指控。樂團指, 藝術策劃工作現由行政總裁霍品達(Benedikt Fohr)負責,與樂團音樂總監及管理層一同商討策劃。港樂正作全球招聘及遴選,招募合適的人選擔任樂團的藝術策劃總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