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火炭工作室再開放 參與單位年年減 藝術家:回歸基本更有凝聚力

2018/1/9 — 15:41

(圖片來源:Fotan Studios facebook)

(圖片來源:Fotan Studios facebook)

伙炭有限公司即使解散,火炭藝術工作室仍然繼續開放,今年開放日將於下星期六起連續兩個周末舉行。雖然如此,參與的工作室逐年遞減,今年只剩三十多個。其中曾經批判開放日的「夾租團」形容現時做法「回歸基本」,願意再度參與;而近兩年都有參與的文晶瑩則認為,參與單位減少亦可能與政府加強巡查工廈有關。她相信開放日是藝術家直接與觀眾溝通的機會,故多年來盡量抽空參與支持。

2015 年,火炭藝術工作室開放日的主辦單位「伙炭有限公司」召開會員大會,通過解散公司決定。過去兩屆開放日由區內不同藝術家牽頭續辦,惟參與的工作室逐年遞減,由 2016 年的 50 多個下降至今年的 30 多個。對比「伙炭公司」解散前、2014 年高峰的近 100 間,數目大幅減少超過一半。雖然如此,今年參與工作室的名單上,包括曾經對開放日持批判態度的「夾租團」。

回歸基本 純粹展示作品

廣告

《立場新聞》向「夾租團」成員唐偉傑(Damon)了解,對方指今年參與主要原因是希望夾租的拍檔鄒昊(Timothy)一套完整的繪畫作品可以「見光」。他解釋,團隊過去批判開放日,質疑重點在於主辦單位成立公司,申請數以百萬計的資助,導致活動本質產生變化。其拍檔 Timothy 亦曾言,搬入火炭不是為了開放日,不是為了服務其他人,「只因我們需要一個工作室」。

「伙炭公司」解散之後的開放日,參與工作室雖然較少,節目宣傳亦不及從前強勁,但 Damon 認為「現在回歸基本好好多」,但強調今年支持並不代表日後繼續參與。他相信展示作品是創作重要的一步,但好些藝術家未必獲得藝廊或藝術空間的展覽機會。工作室雖然並非理想的展示空間,但未嘗不是區內藝術家分享作品的可行方法。

廣告

夾錢互助 集中更有凝聚力

過去兩年都有支持開放日的文晶瑩(Phoebe)同意,「伙炭公司」主辦的年代,因有贊助,活動可享多些資源,所以節目較豐富,宣傳亦多。「伙炭公司」解散之後,她發現參與的工作室逐年減少,但認為情況不單純是「解散」所致,反指與政府加強巡查有關,讓工廈藝術家都不敢高調公開宣傳。開放日現時回到工作室自行「夾錢」參與的模式,活動規模亦縮減至純粹開放單位,她說:「我覺得集中一些也不錯。現在靠義工和大家互相幫忙,樓下看更也關心我們幾時搞活動,好像蠻有凝聚力。」

從事社會交往式藝術項目的 Phoebe 更認為,開放日不但可與觀眾直接溝通,而且在自己的工作室做展覽,所須物品都一應俱全,能夠隨心試或做新作品展示。加上,開放日人流普遍較其他場地的展覽為多,尤其適合其講求互動的創作媒介,「參觀者的回應很有啟發性,大家知識互有對流,我很喜歡這個過程,很喜歡來火炭的觀眾。」

自 2009 年首次參與開放日至今,Phoebe 坦言並非每年支持,有時太忙無法參與。她曾笑言,開放工作室無利可圖,多開放亦不見得吸引更多展覽機會。然而,她仍然相信開放工作室的概念—由藝術家親自選擇展示的作品,直接與觀者分享創作。開放日只要非牟利,且支持工廈藝術家,她都希望繼續參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