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無名勲章》的英雄與傷痛

2020/7/3 — 10:02

《無名勲章 (The Last Full Measure) 》劇照

《無名勲章 (The Last Full Measure) 》劇照

1966 年越南戰爭激烈時期,美軍一隊步兵陷於叢林,被越共伏擊,傷亡慘重。空軍直昇機飛來亦在槍林彈雨中無法停留,機上廿一歲救援兵 William H. Pitsenbarger 自願離機,降落戰地救人。結果他救了超過六十名美軍,自己犠牲。

這個青年英雄死後獲頒空軍十字章,但生還戰友們認為他應獲更高的榮譽勲章,軍方郤推推搪搪,三十多年後仍不批准。

美國片《無名勲章 (The Last Full Measure) 》描述這真事,主要劇情是 1990 年代後期,仍有早已退伍的老兵鍥而不捨,繼續要求美國國防部五角大樓把獎章升級,官僚煩不勝煩。主角是五角大樓一位新紥才俊,接手處理這項申訴,本來對他出世之前的越戰舊事毫無興趣,勉為其難循例查訪,越查越感動,於是東奔西跑,全力為英雄爭取榮譽。查訪過程中,穿插着老兵們憶述當年越戰的慘痛實況。

廣告

這是向越戰美軍致敬的新片,亦可說是美式愛國電影,但也反映美軍在越戰的錯失,更狠批後來官僚為了維護高官而推搪和隱瞞。當然,主題始終是表揚美國英雄,除了那位壯烈犠牲的空軍救援兵, Sebastian Stan 飾演的新世代才俊主角佔戲最重,亦是排除萬難的正義英雄,同樣捨己為人,被形容為冒上斷送官運前途的風險,決意要使越戰犠牲者和生還者得到應有的榮譽。

Todd Robinson 編導此片,誠意十足,拍法則中規中矩,未算突出。過去數十年來與越戰有關的美國名片不少,現在這新作對越戰慘況的憶述,限於零碎片段,遠遠不及舊片《現代啟示錄》《殺戮戰場》《獵鹿者》等震撼迫人。還有《雷霆救兵》拍攝二次大戰時一隊美國精兵深入險境,為救一兵而不惜犠牲,相比之下,本片一個救援兵的義勇行動,比較簡單。實際上,今次對勲章英雄 William H. Pitsenbarger 刻劃不足,形象不大鮮明,這方面難以令人滿意。

廣告

《無名勲章》的重心,是為陣亡英雄爭取更高勲章方面,查訪往事的新才俊主角演得甚好,過程曲折感人,臨尾仍有波折懸疑,結局令人肅然起敬。此外,荷里活多位老牌影星助陣,《仙樂飄飄處處聞》的基斯杜化龐馬飾演勲章英雄的老父,仍然好戲,更重要是威廉赫、艾哈里斯、森姆積遜、彼得方達等飾演老戰友。其中演過《迷幻車手》的彼得方達去年拍完此片逝世,他是亨利方達之子,珍方達之弟,碧姬方達之父,方達家族有幾代影星。彼得享年七十九歲,這部遺作有紀念性。

片中老戰友們亦道出越戰美軍回國後的長期辛酸。他們為國苦戰幸而生還,但國民不把他們當作英雄,反而視為敗類,慘受歧視排擠,他們亦飽受身心傷殘之苦。這種「越戰後遺症」過去也有不少美國片拍過,包括史泰龍的《第一滴血》藍保系列。時移世易,現在很多人忘記或不知道越戰對美國曾經打擊甚大,後遺傷痕甚重,此片重提後遺症,是有意義的。

總的來說,《無名勲章》水準只是中等,但有可取之處。片中還提及當年美軍長官明知危險,而把那隊步兵置於死地,成為劇情追查的一大關鍵。其實這長官並非差劣,只因戰術部署有時必須這樣。 2007 年馮小剛導演的大陸片《集結號》,描述國共內戰時一隊共軍也困於死地,傷亡慘重,生還的主角多年後仍不斷追究長官,為何不按約定吹集結號讓他們撤退。戰場往往這樣,一方面有奮勇捨己救人,「一個也不能少」;另一方面亦常會讓某些人犠牲,以免「因小失大」。戰爭就是這樣複雜、危險。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