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花椒之味》是港版的《海街日記》?

2019/9/15 — 12:52

《花椒之味》劇照

《花椒之味》劇照

【文:Let Me Sing You a Waltz】

許多人形容是港版的《海街日記》,也許可以同意一半吧,在相似的人設之下講述一段被美化過後的親情小品,美化並非缺點,而會帶來和解的可能。過去只是自己告訴自己的故事,沒有一段記憶、沒有一種關係不需要美化,拼湊得美好一點,現實世界也會少一層隔閡,隔閡存在於與自我之間的沉默,與親人之間的彆扭。

在還有機會得到答案時,我們迂迂迴廻,有時繞了遠路就是大半輩子,就是天人永隔,最終只能在置身回憶迷霧中憑著模糊印象尋找茫茫人海中的立足之地,尋找失去才知曉珍惜的理所當然,跌跌撞撞兜兜轉轉後,在某個周遭熙來攘往、鞭炮四起的恍惚瞬間,千言萬語化作一個早已深深烙印於內心深處卻早已淡忘的熟悉笑容,緩緩綻放,溫暖依舊,平凡如昔,似乎多了一點風霜與皺紋。有時候父母的愛問不了是非,只因孩子而存在,只因愛而學會承擔責任。

廣告

一河之隔的隧道何其漫長,一顆撞球的份量何其沉重,一座纜車的鋼索何其遙遠,三姊妹的個性有些類似《海街日記》的設定,長女如樹端莊賢淑壓抑沉穩,二姐如枝在新舊世代交替下帶著叛逆努力追求夢想,小妹如果外表看似開朗樂觀標新立異,卻是一位最懂得為他人著想的早熟女孩。

「若是你同意,天下父親多數都平凡得可以,也許你就會捨不得再追根究。」

廣告

李宗盛滄桑的嗓音再度響起,肉身死後繼續追究這些世俗道德的對錯毫無意義,愛與美一樣皆無法量化,嘗過箇中滋味的人自會理解,或許也正是如此個性,才會持續愛人以真心。離開這個世界後,就像搬家,住到活著的人心裡面,原來辣是一種痛覺,需要仰賴痛楚才能麻痺另一種痛楚,眼睜睜看著至親之人日漸疏離、日夜遙想著所愛之人復歸平行,生活種種持續隱隱作痛,我們只能將愛與恨的滋味一併吞入腹中,藏在電視裡,藏在錄音帶裡,藏在筆記本裡,藏在日常生活的痕跡裡,藏在數十年如一日悉心熬煮的獨門麻辣鍋底裡。

芳醇香甜的 Porto 酒像一把鑰匙,解開了千千萬萬個結,在角色不停轉換的過程中所有人都在學習,努力不見得有成果,可是沒什麼關係吧?就像並非事事都有答案,這條必經之路上我們不停修補、和解、溝通,有解無解已經不再重要,心態蛻變了才是真正的成長。

最後母女倆散步的堤防,正巧取景於我從小長大的區域附近,一眼便能識得這個曾經和父母來回走過無數次的河濱,酸的苦的甜的辣的,片段式的記憶一一閃現,就像眼前的這對身影,將如此既私人又卻又被共同分享的美好時刻悄悄收進心底,在真正體會到歲月有盡之前,好好說話,好好凝視,好好道別。

《花椒之味》劇照

《花椒之味》劇照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