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若問世界誰無雙,會令昨天明天也閃亮 —《淪落人》

2019/4/19 — 12:03

故事裡有個流傳在菲傭之間的傳說︰有位貧苦姊妹,本來身無長物,但與香港僱主談起戀愛,最終「嫁個有錢人」,從此住半山過富貴生活,還請了菲傭當工人。這個傳說羨煞傭人,卻從來沒人認識這位奇女子。後來女主角竟然真的遇上她,卻發現她原來是位博士,追隨者眾,脫離傭人生活,應該靠的是個人努力,而非嫁入豪門。這次偶遇堅定了女主角發奮圖強的決心,也否定了其他女菲傭將婚姻視為工具依賴男人的心態,但同時也可看成了整部電影的縮影——這個傳說打破了一般人的想像,也帶有神話般的色彩(這種成功故事萬中無一),省略了中間的細節(到底她是怎樣做到的?其身世是否就如流言所述?),只重視驚喜的效果。

是的,《淪落人》看片名容易以為是苦大仇深、悲慘催淚的社會哀歌,但黃秋生「粗口版吳楚帆」式演繹,極有喜劇感,打破了觀眾的預期;女主角端莊嫻好、親切樂觀,又有藝術天份,一參賽就奪獎,比那位傳說中的菲傭更神奇;兩位主角當然也是「淪落人」,比你我都不幸,女主角一邊忙著脫離不快婚姻掙開長輩牽絆,一邊又要為僱人抹屎拖地更要適應香港非人生活,男主角半身殘廢又一度妻離子散人生已無意義,但具體的淪落細節,導演並沒有刻意放大無意詳實紀錄,許多困難與折磨,簡單兩三個短鏡頭就省略過去,像《羅馬》(Roma,2018)一開場傭人們洗地掃狗屎的靜觀長時間鏡頭,陳小娟一概不用,有些觀眾難免覺得劇本有點取巧,輕舟過得太輕易。不過,這也正是《淪落人》給我們「驚喜」的原因,不需厲聲訴苦、不要故作關懷,說是講殘疾與傭人,其實寫的是兩顆寂寞的心,有了「人物」,各種議題自會慢慢走進觀眾的心,不必立題大表偉論,就像男女主角都有痛哭的時刻,但更令人印象深刻的,卻是黃秋生無奈吐出的「no 尖(dream)啦,no 尖(dream)」,不經意卻動人。

廣告

這個故事雖然美好,甚至可能是太過美好,輕輕的情與慾、淡淡的哀與愁,最後皆大歡喜,但誰也不會因此而看輕了裡面的苦;假日我們在街上席地而坐的外籍傭人們,聽著她們的笑語與歌聲,也許從此更有美好的想像,暫時拋開計算誰在偷懶打苦頭。這不是要否定許多許多真實的賓主紛爭,衰人不只是那菜檔女老闆,菲傭們也多有騙徒,但我們之所以「淪落」,正是因為有錢得只記得苦,卻忘了人性與藝術的美好。正如黃秋生「Thank You」和「Love」的市井粵語翻譯,在難聽的粗口中,其實也可以種出鮮花。《淪落人》令人想到歌詞「若問世界誰無雙,會令昨天明天也閃亮……多麼感激竟然有一雙我倆」,這已是勝過所謂「最佳電影」的《無雙》之處。如要挑剔《淪落人》的不足,當然可以另書一紙,但何必呢,不如用另一部電影作影評——近年講外籍家傭題材講得最好的香港電影,是郭臻導演的寫實風劇情短片《媽媽離家上班去》(Homecoming,2009),與《淪落人》對照看(按上文連結可看到《媽媽》全片),一定很有意思呢。

(作者博客)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