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藝術在瘟疫蔓延時 1》中世紀的藝術與死亡

2020/4/8 — 9:29

Ambroglio Lorenzetti, Triumph of Death, c. 1342. Currently held by the Pinacoteca Nazionale in Siena.

Ambroglio Lorenzetti, Triumph of Death, c. 1342. Currently held by the Pinacoteca Nazionale in Siena.

【文﹕Kenneth 藝術手記(90 後藝術史學人。港大文學士、英國牛津大學藝術史碩士,先後任職於拍賣行、博物館及大學研究所。熱愛文化藝術、古董鐘錶、歷史及哲學,志願把生命浪費在美好的事物上。)】

「1348年,致命的瘟疫開始在佛羅倫斯爆發…… 瘟疫是在幾年前於東方開始,並造成無數人的死亡。疫病不停地從一個地方蔓延到另一個地方,直到不幸席捲西方……這是來自天堂的殘酷……從三月到次年七月之間,估計有十萬多人喪生在佛羅倫斯的城牆內。」

這段關於黑死病的描述,出現在由佛羅倫斯作家薄伽丘(Giovanni Boccaccio)撰寫的著作《十日談》(Decameron)中 。薄伽丘對十四世紀中葉歐洲鼠疫流行的描述,不僅突出了這場瘟疫的恐怖,更突出了任何人,不論你有甚麼身份、地位,都恍似無法逃離疫症的陰霾。 

廣告

在這段時期因疫病喪生的畫家多不勝數,包括錫耶納畫派(Sienese School)的畫家兄弟伯多祿·洛倫采蒂(Pietro Lorenzetti)和安布羅喬・洛倫采蒂(Ambrogio Lorenzetti)(封面圖片)。藝術界的心臟被撕開,而黑死病帶來的恐怖和創傷,為視覺藝術,文學和音樂帶來了陰沉、令人不安的黑暗。這一時期許多藝術作品以疫病及死亡為主題,捕捉疫病期間各種不幸的時刻,諷刺和對希望的祈昐。

在這張十四世紀手抄本的插圖中(下圖),我們看到當時比利時圖爾奈的市民如何將鼠疫死者集體埋葬。 十五位哀悼者和九具棺材填滿了插圖細小的空間,圖中每位送葬者的面孔都有獨特的表情和特徵,每個人都傳達出真正的悲傷,描摹出真實的恐懼和不安。畫面中沒有多餘的細節,而沉浸在悲慟中的在生者面露哀傷,陰暗詭異的氣氛實在教人心寒。

廣告

The Citizens of Tournai, Belgium, Burying the Dead During the Black Death of 1347-52. Detail of a miniature from “The Chronicles of Gilles Li Muisis (1272-1352), abbot of the monastery of St. Martin of the Righteous”, Bibliothèque royale de Belgique, MS 13076-77, f. 24v.

The Citizens of Tournai, Belgium, Burying the Dead During the Black Death of 1347-52. Detail of a miniature from “The Chronicles of Gilles Li Muisis (1272-1352), abbot of the monastery of St. Martin of the Righteous”, Bibliothèque royale de Belgique, MS 13076-77, f. 24v.

這幅名為死亡的勝利(Triumph of Death)(下圖)的作品是位於意大利南部巴勒莫市阿巴特里斯宮地區美術館的。在代表死亡的馬的下方是一群瘟疫的受害者,他們臉色蒼白,特別表現出對疫病的殘酷和可怕。各行各業,各階層的人,包括身披羅衣的國王,教皇,紅衣主教,主教,牧師,甚至可能是穆斯林(如果基於他的頭巾),均無力避免瘟疫帶來的災厄, 塵世的力量看似不足以幫助他們從死亡的魔掌中解脫出來。

Triumph of Death, c. 1448. Palazzo Abatellis, Palermo.

Triumph of Death, c. 1448. Palazzo Abatellis, Palermo.

在壁畫的右上角,一群音樂家和一隻獵鷹聚集在噴水池周圍。一方面,他們似乎無視死亡之勢,但另一方面,如果他們了解抗疫措施,那麼噴泉也許代表著個人衛生,帶出保持良好個人衛生的重要?雖然我們不是很清楚當年歐洲有什麼抗疫措施,但在廿一世紀面對肺炎疫情的我們,目前最有效預防疫病的方式,就是勤洗手、戴口罩、少出門和保持社交距離。

作者 fb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