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藝術欣賞不需「懶人包」— 談亞洲協會新展作品

2020/5/27 — 19:47

在世紀疫情之下,藝術家與藝術機構的關係繼續唇齒相依。當商業畫廊及拍賣行急忙將實體空間,轉移至網上進行銷售時,另一邊廂的藝術公共機構又重新開展,亞洲協會香港中心(Asia Society Hong Kong Center) 推出了《續章:香港當代藝術展》(Next Act: Contemporary Art from Hong Kong),以「研究式創作」( research-based works) 作為共通點,將九位不同媒介及理念的當代藝術家(組合)並置。

有時藝術家即使投入了很多心血或研究在一件作品上,從觀者角度來看,未必就是好作品,尤其是在「懶人包」通行的世代,需要自己思索的展覽,不容易討好; 策展者今回亦沒預設一些社會或哲學議題,透過藝術家們作出陳述或論證;「當代」「Next Act」等詞彙確有點泛泛之談,然而,我還是認為這展覽可觀度甚高  — 亮點是藝術家們讓我們提高閱讀及欣賞能力,蘊含象徵與隱喻,卻非高深莫測,特此談談楊嘉輝、Zheng Mahler 和 Andrew Luk 陸浩明的作品。

The world falls apart into facts, production still. Image courtesy of the artist. Photo: Lily Chan. 雙頻錄像裝置連聲音  頻道二:6'17"

The world falls apart into facts, production still. Image courtesy of the artist. Photo: Lily Chan. 雙頻錄像裝置連聲音 頻道二:6'17"

廣告

楊嘉輝:從「茉莉花」到「唐樂」,真相不止一個答案

廣告

楊嘉輝的作品取自2019年於芝加哥詩瑪特美術館( Smart Museum of Art) 的重要個展,亦是他於美國的首次個人展,代表作之一《The World Falls Apart into Facts》移師亞洲協會參與群展,頻道一為結合歷史、音樂史與數碼藝術的「論文式」錄像,以馬匹引領觀者漫遊時空與歷史之中;較短的頻道二則播出一段別開生面的現場演奏,合唱團(包括藝術家)混入大鍵琴聲、人聲、馬鈴聲等製造一種仿古的和聲結構;細心一看,還有一只以數碼技術製成、倒轉的斷臂維納斯(Venus de Milo)塑像,一同凝聚於螢光綠色的迷幻空間中,旁白的文本由他本人撰寫,兼任錄像之剪輯。

《The World Falls Apart into Facts》 2019  雙頻錄像裝置連聲音 ( Installation  view provided by Asia Society Hong Kong Center)

《The World Falls Apart into Facts》 2019 雙頻錄像裝置連聲音 ( Installation view provided by Asia Society Hong Kong Center)

在他的「論文式」錄像中,楊嘉輝引用了藝術家Paul Carter對「迴聲模仿」的見解,從中國古代民謠《茉莉花》(Mo Li Hua),談到在中國失傳、卻保留在日本的唐朝宮廷音樂 —「唐樂」。旁白以連珠發炮式,對跨國土及文化的邂逅及融和,提出大量學術觀點、疑問及批判。據說英國政治家約翰 · 巴羅 (John Barrow) 在十八世紀乾隆年間首次出訪中國時,被民謠《茉莉花》所吸引,將曲調和歌詞兩部分都即時抄寫下來,亦修改了不和諧的音韵,其後巴羅版本的《茉莉花》歌曲連同遊記一同在歐洲出版,一紙風行,該民謠再傳回到中國,成為現時中國最廣為人知的版本,顯示所謂「文化正統」及「文化源頭」的真相,並非只得一種解讀。(正因如此,藝術家還將史上最具爭議性的古希臘雕像〈公元前約100年〉 —— 斷臂維納斯的仿製版本,置於錄像之間,一直以來歷史學家對它為何沒有雙臂,莫衷一是。)

《The World Falls Apart into Facts》 2019  雙頻錄像裝置連聲音 ~ 頻道一: 25'31"

《The World Falls Apart into Facts》 2019 雙頻錄像裝置連聲音 ~ 頻道一: 25'31"

藝術家續以批判的論述,提到近年興起的「雅樂」復興計劃,一群復興者欲證明中國早期的古樂已存有和諧之音,視之為政治及文化實力的體現。究竟音樂與政治是否存在如此關係,是否國力的比拼?著實引發連串問題的思考。

剛剛接過首屆「希克獎」(Sigg Prize 2019) 的楊嘉輝也有不少直截了當的感性作品,如 《Muted Situations》系列,靜音效果觸動人心,不需多作解釋已讓人明白箇中含意。此作則是字字珠磯的理性作品,在在顯示藝術不會提供一個絕對的答案,或是一個「懶人包」式的簡單解讀。楊嘉輝說:「真相不是只有一面,經常是模棱兩可、自相矛盾、不快和複雜的。」(註1)難怪他鼓勵觀者自己去體驗及探索其作品。

Zheng Mahler: 從18世紀的景德鎮骨瓷,到叩問理想生活模式

Zheng Mahler 是一個獨特的藝術家夫婦組合,由吳瀚生 Royce Ng和Daisy Bisenieks組成,前者是藝術家,後者是人類學者,為了研究及製作,兩人曾於江西景德鎮居住兩年,深入研究此陶瓷古城歷來在國際貿易扮演的角色。

Zheng Mahler 藝術組合中的 Royce Ng

Zheng Mahler 藝術組合中的 Royce Ng

景德鎮因擁有珍稀的高嶺土(kaolin) 資源而成為製造骨瓷的福地,18世紀時期開啓出口歐洲的貿易之旅;21世紀今天江西省因發現擁有豐富的稀土(rare earth minerals) 而被爭相開發,稀土雖用於電動車、太陽能板等綠色科技產業,唯失衡的開採卻與綠色經濟目標背道而馳。

「當地存在很多違法的開採,隨便拿個泵便鑽,對河流及環境做成污染,包括珠三角一帶地區都受到影響。」Royce 談及錄色經濟出現的悖論,盼透過創作喚起關注及反思。

《Mountains of Gold and Silver Are Not as Good as Mountains of Blue and Green》2020 (Installation  view provided by Asia Society Hong Kong Center)

《Mountains of Gold and Silver Are Not as Good as Mountains of Blue and Green》2020 (Installation view provided by Asia Society Hong Kong Center)

他展出的新作名為《Mountains of Gold and Silver Are Not As Good as Mountains of Blue and Green》(可譯作『金山銀山』不及得上『綠水青山』),不但流露藝術家的保育意識,更反諷決策者提出的經濟口號。

此裝置作品的設計猶如一齣詭異的幽靈歌劇,音調來自text-to-speech的電腦語音、影象則利用3D全息風扇投射出來,由色彩斑爛的陶瓷,變換出民眾抗議遊行的畫面,以尖端數碼影象襯托手工製作的陶瓷,古今對照,為古城的興衰變革添了滄桑。

景德鎮民眾遊行畫面。

景德鎮民眾遊行畫面。

另一作品《山高皇帝遠》(2016)可視為此裝置的前奏 —— 片長近三十分鐘的影片,分別拍攝於瑞士的Jura 鐘錶製造山區、江西景德鎮及北京的故宮三地,亦是兩人於瑞士Johann Jacobs Museum個展的駐留創作。錄像其中一章,描述 Jura Federation 瑞士製錶工人在山區建立起一種互助的工作及生活模式,拒絕政府及宗教的管轄,是名副其實的無政府主義者。俄國革命及思想家Peter Kropotkin (1842-1921)在實地造訪後,寫了著名的《互助論》(Mutual Aid) ,被視為影響到中國共產黨發展的模式。

《山高皇帝遠》(2016)Video Still

《山高皇帝遠》(2016)Video Still

當中另一節,吟讀清朝康熙皇帝於1699年南巡時,與一位蘇州舉人相見的事蹟,提到宮廷裡收集了瑞士Jura山上精製的鐘錶。不過,鐘錶只是滿清皇朝少數䁗睮的西方珍品,相比起大量輸出的茶葉、絲綢和陶瓷,滿清賺取了大量白銀,亦種下與西方的貿易糾紛。片尾兩分鐘,加插早期香港社運人/藝術家郭達年和莫昭如八十年代的紀錄片作結,帶來對八、九十年代的懷緬。其實,欣賞當代藝術,無需「懶人包」式的解讀,但歷史背景資料還是有幫助的。

Andrew Luk:耐人尋味的磚塊,見証歷史與邊界

樣貌「鬼鬼地」的藝術家Andrew Luk,父親是香港人,成長時大部分時間在香港生活,視香港為家,由於這件作品,他花了不少時間在亞洲協會附近徘徊,搜覓塑材和靈感時,發現了幾座海軍界石——事源於在十九世紀時,擁有這個遺址的英國皇家海軍,曾將之用作為舊域多利軍營的軍火庫——創作的概念也因而萌生:透過定點(site-specific) 的原始物質與塑材,從亞洲協會的歷史,進而環顧及體驗身邊的事物,以及時間之演變。

藝術家 Andrew Luk 及冰磚界石

藝術家 Andrew Luk 及冰磚界石

名為《迴聲和唱》之裝置系列,參考界石的形狀,以幾種不同的物料仿製成界石的模樣,如冰、碳和銅,各自藴含不同的隱喻。冰之版本為限時作品,除開展首天展出外,隨著水之溶化物質消失,恍似時光及邊界的消逝。

《迴聲和唱: 揣測》2020  模切塑料貼紙、紅銅

《迴聲和唱: 揣測》2020 模切塑料貼紙、紅銅

碳之版本暗示火藥製造引起的暴力及傷害,銅的版本令人聯想以銅製成的子彈外殻,然而更重要的訊息呈現於磚塊的文本,當中的兩面取自美國中央情報局(CIA) 於六十至八十年代美蘇冷戰時期的機密資料,文本顯示當時對亞洲協會曾否巔覆國家(subversive)存疑,現時這些機密檔案已在網絡上公開,昔日的間諜疑雲仍寫在歷史冊上;另外兩面則取自香港政府檔案,於1984年曾被邀參與一個亞洲協會華盛頓中心舉行的「The Future of Hong Kong」研討會,雖然世易時移,香港的未來依然藏著懸而未決的議題。

Andrew Luk 作品現場

Andrew Luk 作品現場

亞洲協會香港中心的海軍界石。

亞洲協會香港中心的海軍界石。

註:
1  “Art continues to be a place where the complexity of truth is not sanitized,” Young responds, “where truth stays messy, self-contradictory, uncomfortable, and complicated.”  Quoted in Minh Nguyen, "Silver Moon or Golden Star, which will you buy of me? Samson Young", Artasiapacific  

展覽:
《續章:香港當代藝術展》
Next Act: Contemporary Art from Hong Kong

其他參展藝術家:
莊偉、何恩懷、梁志和、覃小詩、黃志恆、武雨濛

展期: 2020.5.8 - 2020.9.27
亞洲協會香港中心 Chantal Miller Gallery

原文刊於作者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