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觀「她的歌: 抽像構造」 喜歡曾翠薇畫中的那含糊曖昧又何妨

2020/1/22 — 11:17

新年睇新展覽,其實進入新年的第一個睇的畫廊展覽,應是Karin Weber Gallery剛開幕的聯展「她的歌:抽像構造」(Her Song: Abstract Compositions By Tina Buchholtz & Tsang Chui Mei)(展期至2月22日),有來自德國的Tina Buchholtz及香港的曾翠薇兩位女性藝術家。

雖然總是有人會說看不明白,尤其是對比較抽象的作品時,當藝術家不是畫出大家認識的東西時,山不是山,人不是人,因為他們腦中對所有東西都只是既的型態,覺得一定要藝術品要很逼真地描繪或呈現出被繪的人或物,如果不是,他們就會覺得作品有問題,因為形狀不對,顏色不對,比例不對。對這些人,筆者真的想說:何苦呢,藝術品又不是X光片,不是用來背書式的記錄。

而自己就是喜歡看曾翠薇那份不確定,不明白,但不是亂來的作品,在其作品常運用色塊與線條等元素,配合虛實糾纏一起的構圖,含糊曖昧,一層又一層的顏色,心理空間很大,無限想像。

廣告

畫作中好像是表達明顯的主題,但又彷彿有著某種隱喻的,或者是種難以言喻的情感,那種未知的狀態,不是無物,而是在空曠的空間中充塞了無明之物,筆者覺得好像是宇宙中不是沒有東西,是有著我們解釋不到的物質而已,或者就是反物質。

廣告

在展覽中看到《天乾物燥》、《仨》、《倆》、《炙》、《刺》、《悄冥冥》、《吼》、《燠》等名稱時,再看作品色彩斑駁,如在畫火燒之物,又如某種山巒之物,描繪著介乎抽象與具象之間的空間,反而令人去猜想,去陶醉,而不是令人苦惱。

那些色塊、條子等,零散,但又鋪滿,聚散交錯,似乎沒有具形物的存在,但又拼湊了很多東西,有種是所有事物被褪去既有的形象,歸於崩壞前的狀態。

香港人,睇不明不是一種死罪,不是將睇得明、畫得似變成評論藝術創作的至高標準。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