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觀「陸皮箱」 六個artist六個喼 心裡出走香港

2019/8/19 — 12:46

社會氣氛差,可會影響藝術活動的舉行?部份啦,有些的確會延期,但筆者覺得最大影響是心情——舉行方面的心情,以及參與及欣賞的心情——可能會怕沒有人來,以及沒有心情去。但現實是,很多活動都繼續舉行,只是心情不一樣。難道大家不需生活下去嗎。

早前到了剛開幕的聯展「陸皮箱」(Six Briefcases)(展期至8月31日),找來了六個本地年輕藝術家,包括黎仲民(Andio Lai)、吳嘉敏(Carmen Ng)、龍悅程(Joyce Lung)、黃振欽(Leo Wong)、譚頌汶(Tom Chung Man)及董永康(Tung Wing Hong)的作品,而這「陸皮箱」展覽就真的有六個皮箱,因為各藝術家各自選了一個古老的皮箱,有不同款式及種類,但總之都是舊的,有自己的故事及歷史,而各人就用來創作,所以展覽就是六組從舊皮箱出發的作品。

六個皮箱在畫廊中:黎仲民的《餐盒:電音捕手》(Lunchbox: Do Pedestrians Hear of Electronic Breeze?)是一個小小的皮箱改裝成一個小小的電音器材,彷彿讓人拿出街,隨時打開皮箱就可以玩音樂似的,希望你也可以聽到一系列乞置的香港不同地方的取樣聲音片段啦;董永康的《無用失所》(No Place for Useless Man)就是一個裝上了機械裝置,所以會不斷自動向前向後及撞牆的皮箱,就是這樣的了,有用定無用,撞牆也就是用途的了;吳嘉敏的《沒能上鎖》(Fail to Lock)打開了皮箱,讓大家欣賞到藝術家的私人日記及圖畫,好像是跟她一同打開心靈,分享一下她的回憶片段;龍悅程的《野餐》(Picnic)是名正言順的野餐,大餐布上是打開了的皮箱,看到一些柴燒的陶瓷餐具,加上兩幅野餐畫,寫意十足,令人嚮往十分;黃振欽的《餘光》(Afterglow)是皮箱上有用玻璃製檯及畫,玻璃檯上刻蝕了一把鉸剪,而畫上刻蝕了一件上衣,有一種懷念往日的感覺;譚頌汶的《重心》(Spin)就是一個不停高速自轉的皮箱,雖然皮箱打開了,但因為轉得太快,所以根本看不到皮箱內有甚麼東西,十分有趣。

廣告

看到皮箱,令筆者想到一點,就是香港本身已發展成旅遊城市,而很多香港人本身都很喜歡在假日到外地旅遊。筆者一直都很好奇,為甚麼香港人如此喜歡到外地旅遊,難道是因為城市生活太迫人,太辛苦,有機會一定要出走!?

當然,看到展場中那些不同款式及種類的皮箱,如醫生的皮箱、野餐的皮箱、旅行的皮箱......更令自己更想出走,此時此刻,或者出走是治標不治本的心理逃避方式。

廣告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