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論小丑的起源 (下): 小丑的反擊

2019/11/7 — 18:24

電影《Joker 小丑》劇照

電影《Joker 小丑》劇照

(筆者按:以下內容含美國 2019 年電影《小丑》及部份相關《蝙蝠俠》電影的嚴重劇透,敬請留意,讀者宜自行斟酌閱讀)

除了小丑精神病論; 正如前文所述(見《 論小丑的”起源”(上:天生的犯罪家) 》一文):每一代的小丑角色都幾乎與當代社會和政經情況有莫大扣連,2019 年的《小丑》,雖然已完成了其精神病的人格形塑,但其所折射的當世社會情狀仍然是浮動的,讓我們一再檢視當下的社會情狀:2008 年因雷曼兄弟倒閉而觸發的環球金融海嘯過後,美國以至全球經濟一度受創,各國政府陷於債務危機,社會矛盾愈加尖銳;貧富懸殊加加劇國內民情湧洶;適逢受 2011 年阿拉伯之春民主化浪潮影響,群眾運動風潮亦倒灌回流美國,觸發該年 9 月紐約市民佔領華爾街行動(Occupy Wall Street ),以持續佔領及癱瘓紐約金融區,以反抗大財團的貪婪不公和社會的不平義,更反對大財團影響美國政治,以及對民主和法治的危害。一個月後更發展成全美以至全球(包括香港在內)的群眾運動(無獨有偶,當時香港版也是稱為「佔領中環」,有別於數年後由港大學者戴耀庭等三人提倡的爭取雙普選的「愛與和平佔領中環」運動,特註)。

「貧富懸殊」的議題一直反覆在 DC 及電影版的葛咸城出現,這基本是美國以致全球先進經濟地區的死症,在諾蘭版《蝙蝠俠》首部曲中《俠影之謎》中,蝙蝠俠正是在這種貧富懸殊連帶的權貴敗壞,黑警橫行的社會中出現,其富家子弟的背景正是蝙蝠俠在貧富階級中代表富人的救贖。而小丑的出現,則是代表窮人以至愚勢社會階級的復仇。華昆版小丑首次在地鐵中殺的,正是葛咸城的金融才俊,而幕末在群眾帶著小丑面具大暴亂中,某名小丑暴徒跟縱了從戲院出走至後巷的布魯斯一家三口,再三地重演了布魯斯韋恩父母被殺的經典場面(可憐的布魯斯韋恩父母啊!);出奇地湯瑪士韋恩在《小丑》一片中竟擔當了重要的角色;(在過去的《蝙蝠俠》片集中,湯瑪士韋恩向來只負責被殺,即使在本集中仍不能避免後巷被殺的厄運)他不但負起了小丑可憐身世的謎團,而且更代表了葛咸城整個富人和精英階級的象徵(另一人則是由羅拔迪尼路飾演的棟篤笑節目主持人莫利·法蘭克林 ( Murray Franklin),也是葛咸城「收成期」的代表 ;而最終也為小丑所殺。)

廣告

從社會學角度,小丑的崛起,代表貪婪的資本主義社會在 08 金融海嘯後的徹底失敗與崩潰。除了對尖銳的社會階級矛盾和對腐敗的資本主義批判外,也是對近年自英國意外公投脫歐及美國總統特朗普當選後所折射的「民粹主義」的反映。近半年香港社會受困於「反送中」所引發的社會運動風潮不斷,適逢《小丑》一戲在港上映;也不禁令人有無限聯想。美國多個城市包括紐約等地。更在上映前夕,警方都要加派人手到戲院巡邏,做準備。部份院線亦規定觀眾入場看《小》片時不可戴面具、臉部不可有彩繪等。無他,《小丑》中的葛咸城對社會矛盾刻劃太深刻 太 真實,華昆馮力士的演技也實在太好,具相當感染力。2012 年在美國 奧羅拉(Aurora) 放映 諾蘭版蝙蝠俠三部曲 《 夜神起義 》(The Dark Knight )的首映場中也曾真的發生過造成 12 人死亡,70 人受傷 嚴重槍擊案;當年 24 歲行兇者 James Holmes 也自稱「小丑」。 「小丑」 成為一個現象;有關當局也的確不能不嚴陣以待,以防萬一。

畢竟,全球化下人類社會之間互動影響無論好壞也無可避免,虛擬世界,現實世界以及光影世界的邊界也越來越模糊,香港可以是葛咸城:權貴官吏貪污腐敗,黑幫腐警橫行不再是電影情節;小丑也可以在你我身邊出現。但現實世界肯定是沒有蝙蝠俠,但人與人之間欠缺信任、缺乏溝通、冷漠以對是十分真實。假如戀棧權位的庸官奸吏不正視問題,只一味濫用公權惡棍以暴易暴,製暴製亂,殘民凌弱,重複吹奏了無新意的官腔辭令。對解決任何社會政治問題都無濟於事,即使小丑現象只是一種折射;但葛咸城的亂局,湯瑪士韋恩和莫利 ·法蘭克林的收場甚至是奧羅拉的槍擊案也難免在當下的香港實現。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