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豬年 2019 電影代表作:小丑、上流寄生族、哪吒

2020/1/22 — 10:08

這一年,世界各地電影市場可算旺盛,據報全球總票房首次超過四百二十億美元,高達四百二十五億(約 3,315 億港元),主要因為美國以外很多地區增長,看大片仍要大銀幕才過癮。不過貧富懸殊,得益最大始終是荷里活猛片,《復仇者聯盟 4 :終局之戰》全球總收 27.9 億美元,打破十年前《阿凡達》舊紀錄,成為歷來全世界最賣座電影。

世界第二大的中國電影市場,更不平均,少數旺片狂收數十億元人民幣,但多數冷冷清清,「高端」與「低端」天差地別。而且華語片難以打開外國市場,國際上無法與荷里活競爭,反而不及過去香港片(尤其是武打片)曾經賣埠到世界東南西北各地。

另一方面,儘管不少影片叫座,然而過去一年真正出色的影片不多,往往舊調重彈,舊料翻炒,缺乏創新。荷里活猛片幾乎都是超級英雄/漫畫奇俠和《星球大戰》以及合家歡動畫之類的續篇,熟口熟面。香港片則低迷已久, 2019 下半年更發生嚴重社會動亂,令人擔心港片可能真的死亡。

廣告

當然,這個豬年也有一些比較突出之作,我認為有三部最具代表性,就是美國的《Joker 小丑》、南韓的《上流寄生族》、中國大陸的《哪吒之魔童降生》。這三片類型大異,但都涉及魔性、叛逆的心態,在社會矛盾、命運不公的世界憤世嫉俗,加劇了衝突和爆裂。這種情況在去年世界各地相當普遍。

Joker 小丑是《蝙蝠俠》系列大反派狂魔,早已屢次在銀幕上作惡多端。今次以他為主角,用同情態度描述有精神病的小丑本來善良,但受歧視欺凌加上妄想症,於是發狂大開殺戒,還獲很多不滿現實、仇視高官富商的市民支持,當作抗爭旗手。此片在吹捧超級英雄的荷里活,成為反英雄奇片,充滿諷喻。

廣告

在今屆美國奧斯卡提名榜上,《Joker 小丑》提名最多,有十一項。相比之下,馬田史高西斯的《愛爾蘭人》老氣橫秋,塔倫天奴的《從前,有個荷里活》亦吃老本,不及該片。大獲好評的英國片《1917 逆戰救兵》無疑拍得好,是角逐最佳影片金像獎的好對手,亦是在當今盛行畸異變態的潮流中特別忠義正派之作,頗為難得,不過以第一次世界大戰為題材,懷舊多過新意。其他角逐最佳影片獎的也多數拍攝舊聞舊事,包括《小婦人》、《極速傳奇:福特決戰法拉利》。影后金像獎熱門的《星夢女神:茱地嘉蘭》,特別懷舊,描述荷里活昔日女星的落魄晚景。

奉俊昊導演的《上流寄生族》,是去年最獲國際讚賞之作,針對貧富懸殊、階級對抗的普世問題,拍出下層窮家與上流富家像天國與地獄,構成黑色荒誕的狂暴奇案。劇情其實很徧鋒,勝在把現實與超現實交織起來,尤其把慕富又仇富的心態刻劃得很有代表性。

去年南韓警匪喜劇《炸雞特攻隊》生動趣緻,好笑好打,但我不喜歡《白頭山火山浩劫》,也不大欣賞《82 年生的金智英》。

至於餃子編導的動畫《哪吒之魔童降生》,是去年中國大陸最賣座電影,拍得豐富多采,可見華語動畫大有進步。在中國古老神怪故事中,哪吒向來是青春反叛的代表,這動畫更把他描述為「魔童」,破壞力很強,某種程度上亦像美國的 Joker 小丑,被視為妖怪而變得更反叛。不過片中哪吒沒有走火入魔,而勇於對抗必死的魔咒,積極扭轉命運。此片取材舊故事,變出很多新花樣。

中國影壇去年在科幻方面也有突破,《流浪地球》很賣座,但過於賣弄特技和動作,構思亦有偷日本舊橋之嫌,成績與西方科幻佳作仍有頗大距離,尚待努力求進。

無論如何,近年大陸片敢於有樣學樣,亦有資金嘗試拍攝過去華語片條件不足的弱項。電檢也比較開放了,王小帥的《地久天長》觸及「一孩政策」的後遺症,顯出家庭、社會多年來複雜的變化。刁亦男警匪片《南方車站的聚會》,拍攝武漢烏煙瘴氣,黑道橫行,以殺警逃犯和妓女為主角,這是以前大陸片不能接觸的。

香港導演曾國祥在大陸拍成《少年的你》,以細緻和冷峻的風格,描述學校欺凌問題和高考壓力情況,發展成逃亡、審訊的奇案,叫好叫座,票房高達十五億元人民幣,是去年內地十大賣座片之一。

弔詭的是,豬年香港反共拒中的聲勢很大,示威抗爭者敵視大陸,不過香港導演北上拍「國產片」頗有成績。《少年的你》之外,李仁港拍攝攀登珠峰的《攀登者》、劉偉強拍攝客機九霄驚魂的《中國機長》,都取材內地真事,拍出華語片罕見的規模與難度。較大型的港產商業片如《廉政風雲:煙幕》、《P 風暴》、《掃毒 2 :天地對決》、《葉問 4 完結篇》等,當然仍以大陸市場為主。

港產女性文藝片《花椒之味》則拍攝港、台、大陸同父異母三姊妹,三級色情片《三夫》也由內地女演員贏得香港影后獎,可見港片很難完全與中國大陸割裂。純本地片就只有少數爆冷吸引到觀眾,例如《淪落人》,實際上多數港人不看港片了。這半年的抗爭動亂,將會湧現不少紀錄片,但看來公映機會很少。

不過,若說港片「死路一條」,那就過於悲觀。總之有危亦有機,相信香港影人仍有窮則變,變則通的能力。

台灣片怎樣呢?最特別是政治恐怖片《返校》,把國民黨專政戒嚴時期「魔鬼化」,真的弄成牛鬼蛇神,極端政治文宣,但炮製得聰明有效。

豬年看到的日本片,我多數不滿意,較好是動畫《天氣之子》,還有重提風流頽廢舊作家太宰治的《人間失格》也不俗。

歐洲片方面亦少出類拔萃之作,較能雅俗共賞的是德國片《無主之作》,亦回顧舊事,由納粹而至冷戰時期,拍攝一個畫家在東德與西德的曲折經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