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方梓亮《過一會,便離開》 — 綿綿細雨,陽光普照

2020/2/24 — 19:31

「沒有人會待在這?,你走那邊吧。這?只有草、樹、沙石,花也沒看過,無趣的。」展場入口處,寫著這麼一句。有趣或無趣,還是待一會兒,再離開吧。這裡有花,有陽光。

本地年輕藝術家方梓亮的個展《過一會,便離開》(I want to stay for a while before I get there),沒有鮮豔色彩,畫樹或山或海,盡是一片灰濛。

〈高地〉、〈山中的末班車〉、〈被觀察〉等作品,方梓亮直接在拾來的木板、塑料板等廢棄物上作畫,保留舊物原有痕跡,與油彩筆觸融為一體,物品本身的明暗深淺,亦成作品不可或缺的部分。其中一幅〈無題〉(2018),同樣是在舊木板上畫景,昔日刻痕與污跡依舊。乍看之下,似長滿蘆葦、淺草的沼澤,陰冷潮濕;走近細看,又發現像花,似曼珠沙華。惟入口處寫明,這裡只有草,沒見過花。

廣告

想起友人很喜歡的飛燕草,明明是花,卻名為草。她說,大家肯定見過卻永遠記不起它的名字。飛燕草生於山坡、草地,莖直瘦高,葉片互生,細裂如絲,花型似燕,故名飛燕。相傳南歐古時有一族人因受逼害,只好離鄉逃難,惟僅翻過一座山,整族人便遭殲滅,無一幸免。族人死後不甘的靈魂紛紛化作飛燕,飛回故鄉,並伏藏於柔弱的草叢枝條,其後故土每年開出形如燕子自由飛翔的美麗花朵。這是飛燕草的故事,也是其花語的由來——正義、自由。

若你執意向前,走近一步,會發現這有草,也有花。請再待一會兒,會看見陽光。 

廣告

〈無題〉(2018)

〈無題〉(2018)

飛燕草 (網絡圖片)

飛燕草 (網絡圖片)

方梓亮《過一會,便離開》的作品大多予人一種末世荒涼,〈山林低處〉那座暴風雨中的無人涼亭、只剩幾張空凳的〈聚集處〉(Area for assembly)、〈未清空的儲物櫃〉那漂浮於海面的儲物櫃,還有在湖面若隱若現、不知是雜物或屍體的〈一件兩件〉.......方梓亮筆下風景,總是飄著溼冷細雨,用油彩、炭筆與石墨繪出深邃的黑,一層一層,格外孤獨,也許是一代年輕人面對絕望世界的憂鬱吧。

方梓亮〈山林低處〉

方梓亮〈山林低處〉

方梓亮〈未清空的儲物櫃〉

方梓亮〈未清空的儲物櫃〉

但世界再狼狽,方梓亮還是留下了光。

展場正中是全場唯一一份畫布作品〈陽光普照〉,佔一整面牆,日間看展陽光會從兩旁窗戶灑進來。陽光普照,方梓亮畫的是地上樹影,遠方立著細燈柱。我們都知道,有光,就有影,但方梓亮畫的影特別黑,特別濃,像海上油污。若覺得身處的地方太陰暗,便踏前一步吧,到沒有樹蔭的地方,讓陽光灑在身上,若太刺眼,就躲回陰影中歇一歇。

平日晚上看展,全場只有一個觀眾,寂靜,平和。離開時,獨自看守展場的他說:「謝謝你看了那麼久。」

這?有草、樹、沙石,有花,有陽光。請待一會,再離開吧。

〈陽光普照〉

〈陽光普照〉

過一會,便離開

日期:9 - 29 / 2 / 2020
地點:ACO Art Space (富德樓 6 樓)
時間:6 - 8 pm ( Mon, Wed, Thu, Fri );10 am - 8 pm ( Tue, Sat, Sun )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