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重現威尼斯雙年展:謝淑妮的與事者與事

2020/8/12 — 14:58

作者:波利

M+的《與事者與事》展覧基本上就是將威尼斯雙年展的謝淑妮當時代表香港出展的個展,某程度在香港重現,尤其是當時的展題為香港在威尼斯,呼應尤其有趣。威尼斯雙年展可以說是藝術界其中一項最大的盛事,能代表香港的都是本地最出色的藝術家,例如本屆希克獎得主楊嘉輝亦曾代表香港出展。

我會說與事者與事深入探討的是社會構成或本質的問題,而展覽兩大作品《Negotiated Differences》和《Playground》從名稱上其義亦可窺一二。更有趣的是從威尼斯到香港M+展亭,與展場本身的互動令其探討更值得深思;以下容波利對兩件作品展開敍述。

廣告

Negotiated Differences自是展覽的重點,本身已經可以對與事者與事全題進行完整的論述。從視覺角度而言,木造結構實際上亦橫跨整個展亭。「與事者」「與事」還是「與事者」與「事」從英譯Stake and holders而言應從後者,但微觀看當你聚焦在結構的每個零件上時,大事似乎淡化了,強調的好像回歸了在與事的過程。

而在Shirley的介紹中不難發現其協商的過程是她重要的創作過程,大的整體反而沒有經過太多的規劃。在威尼斯和作品互動的,是一道拱門,攔截觀眾最直覺的要道構成了思想上的衝突;而在香港,方正的展亭似乎沒有什麼道路的限制,互動的則是中央的三大支柱。在上次希克獎策展角度,策展人巧用支柱分割開獨立成篇的藝術品,今次卻在預組件的依附下成為了一部份,如此透視著外部環境對社會結構的影響。在第一廊柱的繞道而行至第三廊柱的攀登至頂,環境並不單方面的支配社會,同樣取決於與事者的協商互動。

廣告

與事者不是自由的,外觀形狀決定了其功能性的意義,有些注定負責支撐延伸,有些注定接合,之所以需要協商亦正因如此。但即便有如此限制,事態的發展仍是千變萬化,走向亦是無一獨立個體可以定奪。社會性在溝通的前提下構成龐大的個體,有趣的是單是一個個體的離去同時可以觸發無可挽回的局面。

Playground則是企圖重現兒時公共場所打羽毛球回憶的有趣作品,在威尼斯展場中,正正就在公寓的後方堆搭了一個場地,中間擺滿了不同媒介的雕塑,形造了處境中的荒謬。展覧回到香港更不構成一個空間,香草豆筴的羽毛球的擺放仍成創造了球賽的氣氛,但支離的場地是否又是往日的公共空間?

Shirley Tse – Quantum Shirley Series: Shuttlepods

Shirley Tse – Quantum Shirley Series: Shuttlepods

與接收大氣電波的作品Buddipole一起,Playground廣義地探討公共空間的課題。核心自然是公共空間的用途由誰來定義,在威尼斯展覧中展品盡數佇立在場地中央,如是打羽毛球的空間與展覧的重合有著別樣的對話,雖然互相侵略卻互相共存。

在散落的場地間,各件雕塑裝置扮演著與事者的角色,相互影響的決定權卻似乎完完全全回歸觀眾,無可避免地觀眾最後亦成為了與事的人。選擇冷漠卻被逼參與,相反選擇積極可能對大局亦無濟於事,藝術品恰恰就具現了如是的處境,離開展亭,帶走的是令人沉重的心境。

想有更多更快藝術資訊,留意:

IG: hkmetropolisgallery

FB: https//fb.me/hkmetropolisgallery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