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聖譚曲】時代變遷下的「村」和「邨」

2019/8/15 — 22:54

編按﹕本文為日本/香港攝影師 Rie Nishinaka (Raylie) 在東京新宿的攝影展「香港聖譚曲」中,為展覽撰寫的第二部。作者希望透過文字與攝影作品,讓更多日本人知道香港的現況。原文為日語,由 kiriko & kokura 翻譯。文題為編輯所擬。展覽相關報道請按此。其他三部份譯稿請按此

「讓我們掙開他們的捆綁,脫去他們的繩索。」(詩篇 2:3)

在香港的生活空間裡,有稱為「村」和「邨」的地方。

廣告

「村」是以低層平房式建築而組成的地區,英殖時期以前原居民或是移民集落所紮根的地方,而「邨」就是高層的公共房屋,約在60年前開始發展出來的。

這些「村」和「邨」,雖然形態、歷史及人口構成都不盡相同,但兩者卻有幾個共通之處。

廣告

第一,在「村」和「邨」裡面都包羅了居民需要的生活設施,如生活用品店、超市、娛樂場所及老人院等等。居民在居住範圍內大致上已滿足基本的需要。

第二,居民之間的互動性很強,相信乃是前述的設施集結一起而產生的結果。

然而,這些「村」和「邨」的外貌卻被時代的變遷一一吞噬。近年以舊區重建或是現代化之名,加速了這些「村」和「邨」的內部改建、倒閉或是清拆。

即使部份地區會以保護歷史建築物之名予以保留,但內部的改裝卻是無法避免。

大約三年前,我開始走訪這些「村」和「邨」,每次來到都會發現它們不斷在改變。其中,有認識兩年多的街坊,他是住在郊區公共屋邨的梁伯伯。

他住在公共屋邨裡頭,同時在邨內經營了一間小小的修鞋舖幾十個年頭。直至數年前他把生意結束了。儘管如此,由於物業是他持有,至今他仍舊會在店舖裡渡過每個上午的時光。

店舖內除了記錄著歲月痕跡的手寫招牌外,也只有祝願生意興隆的神枱,仍然殘留了一點往日修鞋舖的模樣。另外擺放了一些簡單的煮食器具,也有梁伯伯愛用的樂器和一些興趣小工具。

他每天在這裡和路過的街坊聊聊天、下將棋、和其他店主閒話家常,或是偶然玩奏一下樂器。

由於屋邨的交通甚為不便,我並不能時常前往。但每當逗留香港有稍長的時間,我都會探望梁伯伯,而每次他都會熱情款待我。一起吃他親手即場泡製的料理,或是一起去飲茶,談天說地。

到最近幾個月,我再次走訪梁伯伯的修鞋舖,發現旁邊的店舖不見了。那是一間有近40年歷史的報攤,說起來我跟老闆娘也有一面之緣。

梁伯伯說:「她身體變差,前幾天終於把店關閉了。自此之後便很少機會看到她了。」

那時,我大概明白,即使修鞋舖結業,梁伯伯仍舊會來到店子打發時間的原因。

猶記得第一次跟梁伯伯拍照的情景,起初我先給他近距離拍了幾張大頭照,不久他便說道:「還是來張遠的,我想和招牌來個合照。」

每當我想起梁伯伯當時的心情,便會不時喚起了我作為攝影師的使命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