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藝術館(1) — 香港人的藝術館?

2019/12/6 — 9:12

新館增設的香港藝術常設展廳。Vivian Wan 攝

新館增設的香港藝術常設展廳。Vivian Wan 攝

【文:Vivian Wan】

香港藝術館閉館四年後終於重開了,搶眼球的可能是位於五樓新建的三面落地大玻璃展廳,又或者是來自英國泰特美術館館藏(Tate Collection)的展覽。但筆者覺得最重意義的 - 亦是與擴建前最大分別的 - 是新館終於有用作展出香港藝術的永久展廳。

廣告

從本地藝術看不同時代獅子山下的精神面貌

如果一個城市公營藝術館的基本功能是去搜羅、記錄、研究及推廣當地藝術,那麼香港藝術館做了多少?

廣告

藝術館一向有直接從藝術家或透過畫廊搜集作品,至於有多積極去發掘新進藝術家或跟進現有藝術家的新發展,特別是一些未必在藝術市場流行但創作水平高的藝術家,希望當局可以定期與公眾就此多作分享,也公佈收購方向和新增藏品。

至於在推廣本地藝術方面,早期的館址是在大會堂高座十樓,細小的地方無法固定展出本地藝術館藏。就算在九十年代搬往尖沙嘴文化中心旁邊的現址,本地藝術還是要依靠臨時展覽才有機會展出,而其他兩大館藏 — 中國書畫和文物 — 則已經有屬於它們的永久展廳。

是以新館增設「香港藝術廳」是本地藝術得以推廣的重要一步。該展廳與大型專題展廳同是位於二樓,除了在一樓重點介紹藝術館館藏的認知館外,二樓就是觀眾參觀的第一個樓層,亦很有可能是人流高的一層。

香港人的藝術創作,有甚麼特別?

今次開館就以「香港經驗、香港實驗」為題,展出由上世紀中至今大部份由香港人創作的作品。展品大致是順時序鋪排,表現各時代的藝術家們怎樣演繹當時的議題。雖然未能說是展現香港藝術發展史,但也是一次過讓大家見到多過半世紀的本土創作輪廓。

也許香港尚未出現一個像畢加索影響其整個西方藝術發展的巨匠,但這不代表本地創作水平不及其他地方。例如六十至八十年代的水墨畫和一直以來的攝影創作,就反映本地藝術家們對議題的詮釋甚富原創性和對媒體有成熟的掌握。

以水墨畫為例,中西文化的撞擊是上世紀華人藝術家們的重要議題,同期著名留法畫家趙無極成功用油彩表達國畫的畫意,香港的水墨畫家們則以西畫的型態融合國畫筆法和意境。看看展覽裏面呂壽琨、周綠雲、王無邪等的作品,就像見到這些前輩們在揣摩怎樣運用傳統國畫的筆法去繪畫西畫的抽象形態和構圖,來表達中華文化如禪、四季時節等的意象。他們成功擺脫國畫形式老舊僵化的命運,創出一條藝術性甚高的新路向。

如何表達中西文化是上世紀華人藝術家們的重要議題。Vivian Wan 攝

如何表達中西文化是上世紀華人藝術家們的重要議題。Vivian Wan 攝

香港攝影創作比內地的發展得早,改革開放時期國內的面貌,有不少就是本地攝影師的作品。除紀實形式,香港攝影還有實驗性的嘗試,二者皆在意念、藝術性和技巧上有很高水平。今次展出的就包括邱良、黃禾璧、蘇慶強、陳泓等的作品。據聞藝術館與香港文化博物館分工,攝影作品由文化博物館負責收藏,藝術館已經停止增購。希望兩館能夠互相協調,運用大家的藏品去研究、編寫和展示香港攝影史,支持這一個香港做得出色的媒介。

期待:記錄和研究

除了蒐羅和展示/推廣本地藝術創作的工作,一個城市的公營美術館還可以肩負另外兩個基本功能:記錄和研究當地的藝術創作歷史。十分期待香港藝術館能夠積極進行,不但是研究藏品背後的故事或本地藝術家們的生平,而是整合成史,有系統地讓大家認識香港本地創作的足跡,了解香港藝術家的心思和創意。

增設香港藝術廳能夠讓香港人和海外訪客深入認識本地創作,更是香港藝術館建立清晰定位的重要元素,期待更多「香港藝術廳」的展覽,也希望在閉館前停辦的香港藝術雙年展可以續辦。

編按﹕下篇《香港藝術館(2):開幕展有甚麼好看?》按此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