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魚塘源野藝術節】駐村學「尺網」造裝置 八十後藝術家:傳承是重中之重

2018/1/19 — 16:41

「其實我不是做開藝術創作的。」歐陽秀燕(Ankie)一邊整理竹枝,一邊說。畢業於社工系的她,一直沒有執業,卻活躍於大小社區項目,早前參與「夢飛牆」的壁畫計劃,繪畫香港常見的蝴蝶。喜歡大自然,喜歡創作,她畢業後搬入村屋,甚至學習木工,嘗試自造家具;而畫畫也是從工餘興趣班起步,後來加入畫廊工作,再拜師學藝。去年,她在 Facebook 見到「魚塘源野藝術節」招募駐村藝術家,她決定報名一試,「有得駐村好吸引,可以有多些時間交流,同村民也可以 close 一點。」

親密一點,不只常相見,更延傳村民的手藝。

住在新界鄉村的 Ankie,雖然不時行山郊遊,但未見過魚塘,更沒有去過大生圍。對於魚塘認識不多,但又要構思魚塘的創作,她首先想起漁網,「網幾有趣,包含好多意思,可以是物品的網,又可指觸摸不到的生態網、社區網。」從此進路,她寫下參展計劃書,並同時申請大生圍生態導賞員的培訓班,「抱著參觀者的心態來到,可能只是看看風景,但參與這些計劃,便可以更深入了解這裡」。

廣告

大生圍村

大生圍村

廣告

大生圍魚塘
(圖片來源:Art Together藝術到家 facebook)

大生圍魚塘
(圖片來源:Art Together藝術到家 facebook)

初來埗到,大生圍的景色已經吸引著 Ankie,她帶著笑說:「天又藍,倒映在魚塘,好靚,日落就更正」。隨著導賞訓練,她去年已經入村,認識了好些魚塘戶,卻一直未找到懂得製作漁網的村民。她發現,村民使用的漁網都是現成,全部機械製作,貪其耐用省時;但織(讀音:尺)網技術仍然適用於縫補破爛漁網。獲確認為駐村藝術家之後,Ankie 經觀鳥會轉介,終於找到「尺網」達人馮太。

十二月的一個下午,Ankie 向馮太拜師學習「尺網」。「尺網」猶如織冷,拿著竹片做「鰭」和塑膠製的「枕」,穿穿繞繞,三兩個步驟便織成一格,一日織到一尺,「開頭覺得好難,尺得好慢,方向一錯就要再做過」。看著一個外來人興致勃勃來學「尺網」,不少村民都感到好奇。懂得「尺網」的村民就陸續「泡頭」,七嘴八舌討論織法,Ankie 說:「他們好像見到久遺的東西,突然間覺得好珍貴,甚至說技術要傳承」。

Ankie 示範「尺網」

Ankie 示範「尺網」

「傳承是重中之重呀。」Ankie 解釋,作品正是講生態、談傳承。裝置用竹搭建,再鋪上漁網,形成漁網隧道的狀態。其中那張漁網由村民蘭姨借出,自爺爺那一輩已經使用,雖然非常殘舊,但仍然繼續縫補沿用至今,足見世代相傳的價值。隧道裝置開放,歡迎觀者走進去坐坐,但末端卻用上手織漁網擋住風景。她解釋是希望將重點聚焦到「尺網」及魚塘生活本身。她又指,人雖然活在生態網中,卻往往自大。裝置要觀者重新感受與環境的密切關係,她說:「人本身都在網中,所做的一切都影響著那個網」。

蘭姨借出世代相傳的魚網

蘭姨借出世代相傳的魚網

Ankie 的魚網裝置(製作中)

Ankie 的魚網裝置(製作中)

正如參與藝術節,Ankie 明白搞活動呼籲更多人關注保育的重要性,「好多人想用魚塘來發展,或者填完泥頭就說不適合養魚、不是濕地、沒有生態價值,繼而用魚塘來興建豪宅」。然而,遊人良莠不齊,閒雜人等漸多,同樣帶來煩惱,「有些人留低垃圾,影相又不懂尊重,好像變成動物園,村民自然覺得好騷擾」。Ankie 口中「做或不做都產生連帶問題」,考慮的正是另一種生態 —「社區網」。

連月來,Ankie 不時出入大生圍,一留又往往是大半日,漸漸融入這個小社區。就像訪問當天,她入村準備安裝裝置,村民路過都會打招呼,又停下來問候一兩句,甚至有村民更會準備飯菜,只她顧工作忘了食飯。由導賞訓練開始到駐村藝術家,她用不同身份參與其中,從村民身上學習技藝,但始終未敢輕言為村民做更多的事。

「隨緣吧!」這一句,Ankie 喜歡掛在口邊。就像她即使從事創作,但對於「藝術家」的稱謂總是帶點保留,說:「我喜歡創作,喜歡玩。喜歡玩,但越玩越認真 … 創作就是這麼一回事,那不是藝術家的專利。」

「魚塘源野生活節」駐村藝術家 Ankie

「魚塘源野生活節」駐村藝術家 Anki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