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龜嘜有心人講藝術教育 香港青年藝術高峰會

2019/1/16 — 19:23

最近收到我高中視藝老師梁崇任於舊生群組傳來訊息,以為是長輩新年祝賀圖,細看發現原來是他誠邀大家參與2019年1月19日由蒲窩青少年中心於香港浸會大學舉辦的《香港青年藝術高峰會2018-19: 藝術教育》。

梁sir是其中一位分享嘉賓。往下拉讀到其他分享嘉賓的名字:香港浸會大學視覺藝術院副教授梁美萍博士、藝術工作者方韻芝以及藝術教育工作者楊秀卓等,前者是我讀研的指導老師,後兩者於以前一些藝術項目合作過,加上梁sir,全是本人龜嘜認證的藝術教育有心人,且將連結分享到面書,很快就引來討論和詢問,好奇這活動什麼來頭。

於這個學生絕望、老師壓抑的壞時代,竟然還有人對藝術教育心存濟世為懷的希望?我在網上搜了下,看看葫蘆在賣什麼藥。

廣告

《香港青年藝術高峰會2018-19: 藝術教育》由蒲窩青少年中心主辦,主題是「藝術教育」,旨在凝聚青年藝術工作者,構思、籌辦及實踐啟發青少年關心自己、他人及社區的藝術教育提案,再於月高峰會分享成果,並藉對談共同探討藝術教育的可能性。此高峰會提案徵集於2018年5月底完成,由主辦單位邀請本地藝術教育工作者及相關持份者組成的評審委員會挑選出八個提案,提供資助於9至12月完成計劃。

廣告

讀了簡介後還是覺得很虛,便追問一下梁sir;我本來就與梁美萍傳短訊中,所以又八卦了下;方韻芝則在我帖文下攀談著;其中一個提案入圍者彭灼楹是我初中師妹,我inbox問候了她…言談間提到的另些提案也很有趣,於是他們又把幾個提案的策劃人介紹予我。

梁崇任和梁美萍除了是高峰會的分享嘉賓,也是此計劃評審之二,他們都同意今年收來的計劃書比往年更成熟,申請者亦更後生,不只有修讀藝術的學生,也有很多年青教師,甚或其他行業者報名;能看到年輕人有心有力運用藝術與更新的一代溝通、合作,令人鼓舞。梁崇任認為高峰會能讓在職老師得到擴展實行中但資源上無以為繼的好計劃、或是實踐創新藝術教育意念的額外支援和機會。《畫出我心 以信傳情》的陳齊欣及王瑜瑜,以及《滾動荃城 –傷健人士體驗計劃》的蕭清雅及羅潔玲均為在職老師,兩個都是構想已久、初步實行過再加上新意念的計劃;前者讓一出生打字多過寫字、只知Whatsapp而不知郵寄為何物的新生代學習書寫信函,於字跡、畫稿之中重拾人與人之間交流的溫度;後者則以躉船作創作藍本,用上生活與社會科目的人權知識,讓學生設計能遊走香港,包含園藝、遊樂以及休憩區的傷健共融流動公園,普及真正的「共融」,即以不需健全人士幫忙,傷健人士可自行操作及運用的設施打造不區隔開傷、健的社區;老師們將會於高峰會中展示計劃中同學的成品和模型。

蕭清雅老師提到人權課除了教曉學生大名的英雄人物外,也包含感恩日常生活中,默默付出但不在鎂光燈下的每位,藝術教育正好將抽象情感實體化,讓同理心、善心等概念不再囿於課本例子。這個概念與彭灼楹策劃的《社區人物.寫寫畫畫》正不謀而合;彭2016年繪製「骯髒·不康莊」清潔工社區地圖,後來與中丶小學生一起考察社區裏的隱形人物,,今次關注更多基層勞工,觀察屋邨、街市、保安亭、唐樓、車房等,並印刷zine於書節派發,讓更多人注視社區每隅。她認為這個高峰會正好幫忙計劃從上一點連去下一點:現時大部分藝術教育的資助都是以短期或一次過形式批核,好多時完成單次工作坊後就得再尋下個資助,她剛好於書展中認識到新的朋友,看到計劃延續的希望。策劃《我的興觀群怨》的江凱勤則將極傳統的篆刻藝術帶入學校,他說作為篆刻藝術工作者有使命將這看似「已死」的媒介傳承下去,結合當代觀點和新科技操作,例如把篆印印在水溶米紙上貼於街頭、用社交媒體「打卡」記錄作品等,就可讓學生們學曉刻印後也能將其轉化成日常。江並讚賞由陳百堅策劃的《五金舖教曉我的 100 件事》:有幾個年輕人會對五金鋪感興趣?藝術教育則可以新鮮、好玩的方法讓同學認識當中蘊含的文化、技藝。

分享嘉賓之一方韻芝十分欣賞蒲窩兩年間邀請了許多有資深藝術教經驗的人士為計劃提供意見,他們甚至在徵集提案階段舉辦交流會讓報名人士面對面請教顧問們,務求更完善提案。學江凱勤話齋,沒有巨款資助,主辦以及各提案策劃人都是本著「盡做」的心,靠著對藝術教育的信念和熱情支撐,一群仍相信香港藝術教育的人就這樣藉此連結起來,不懈地做一些主流沒很重視,但可改變世界的事。我的片言隻語未夠提及所有計劃,唯誠邀各方賢能親身參與高峰會,細聽他們親身分享,同時希望這些有意義的好人好事能做更長、做更廣。

《香港青年藝術高峰會2018-19: 藝術教育》

日期:2019年1月19日(六)
時間:2-5pm
地點:香港浸會大學永隆銀行商學大樓夏利萊博士及夫人演講廳(WLB103)

詳情及報名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