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1917:逆戰救兵》與《小婦人》— 誰能主宰自己的人生?

2020/1/26 — 18:22

Little Women, 1917 劇照

Little Women, 1917 劇照

執筆之時,距離奧斯卡金像獎頒獎典禮還有大約兩星期,今次入圍「最佳電影」的九齣作品,我暫時只觀看了《1917:逆戰救兵》(1917)與《小婦人》(Little Women)兩齣。趁著農曆新年假期,終於有時間寫下觀後感。

早前,我是先觀看《小婦人》然後再觀看《1917》,兩齣電影看似南轅北轍,但意外地給我一種互相共鳴的感覺。

《小婦人》被視為女性文學先驅,小說自1868年出版以來,已第6度被改編成電影。故事發生於19世紀的美國,當時正發生南北戰爭,電影講述四姊妹在戰亂中成長,探討女性自主、愛情和夢想,在當時甚為前衛。

廣告

今次是由憑電影《不得鳥小姐》(Lady Bird)獲提名2018年奧斯卡最佳導演及原創劇本的80後演員兼導演Greta Gerwig執導,更起用了《不得鳥小姐》女主角Saoirse Ronan飾演二妹Jo,她更憑此獲提名今屆奧斯卡最佳女主角。

飾演細妹Amy的Florence Pugh也獲提名今屆奧斯卡最佳女配角,而飾演大家姐Meg的「妙麗」Emma Watson雖然搶戲,但繼續與奧斯卡無緣。

廣告

至於《1917》則講述在1917年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英軍某次跌入德軍設下的陷阱,兩名英國傳訊小兵Schofield和Blake臨危受命,必須在一天內越過敵陣,向前線的同袍傳令煞停進攻,去拯救1,600名軍人的生命。

《1917》是我於2020年暫時看過最精彩的電影,片長119分鐘以近乎一鏡到底的手法,帶觀眾跟隨主角親身到戰場前線冒險,非常緊張刺激(類似社運抗爭現場Facebook Live),再加上一流的配樂和攝影營造出緊張高壓的氣氛。

兩齣電影所重疊的地方是「戰爭」與「小人物」。雖然《小婦人》的主角們都不是戰場上的士兵,但她們也經歷著人生中的另一場戰爭——追求愛情、婚姻和夢想。至於《1917》,兩位小兵上得戰場,可能已經有送死的心理準備,但原來送死的過程是如此突然,求生的過程原來是如此大上大落,人類顯得格外渺小。

在觀看完兩齣電影之後,我即時慨嘆,雖然有時候人很努力去為自己爭取幸福,企圖掌握自己的命運,但最終其實都是由命運去控制你。不論是否面對大時代,人表面上是自己做主宰,但實際上卻被命運主宰著。

在《小婦人》的年代,女性地位很低,仍然是處於爭取女性投票權的年代。幾位女主角嘗試用自己的方式去主宰命運,例如Jo是不婚主義者,憑寫作小說維生,但出版社強調女主角最後要結婚才會受讀者歡迎。雖然Jo不認同,但她為了賺稿費也被逼答應配合。

而愛情和婚姻方面,在大部份時間只能隨緣,個人無法左右,富家子Laurie先後愛上Jo及Amy,Meg在婚後終日為五斗米煩惱,理想和現實往往有很大距離。至於病魔,更是另一個難以對抗的因素。雖然《小婦人》的故事發生於150年前,但今時今日的觀眾仍然看得有共鳴,因為人性和人生的本質並未有改變過。

《1917》的傳訊小兵在一日之間經歷生死,由白紙一張的純情小綿羊,急速成長為堅定無畏的戰士,劇本寫得很好,更帶出生命的無常。整體來說,電影近乎完美,接近「神作」程度,它已經贏得金球獎最佳劇情片和最佳男主角兩個獎項,有望挑戰奧斯卡。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