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N 面夏娃

2020/4/11 — 20:38

Roy Lichtenstein《I... I’m Sorry!》(圖片來源:The Board 網站)

Roy Lichtenstein《I... I’m Sorry!》(圖片來源:The Board 網站)

在洛杉磯一博物館內看到這幅畫,尺寸大約 1 米多 × 1米多,物料是帆布,油彩及 magna(即早期的塑膠彩)。

第一個印象會是:粗線、只得兩三種顏色、豆點製版(benday)。就像一幀 1950、1960 年代美國漫畫。不過,一般漫畫只得半手掌大。這幅畫實在超大碼。

再看,上方有一對白方塊,寫著:I... I’M SORRY!(我… 我對不起你)。這也就是畫作的標題。是藝術家利希滕斯坦(Roy Fox Lichtenstein,1923-97)作品,完成於 1966 年。

廣告

利希滕斯坦成名於美國普普藝術(pop art)的 60 年代,令人會聯想到安地華荷等人。他著名作品是 1963 年創作,取材自早一年漫畫家 Irv Novick(1916-2004)美國戰士(All-American Men of War)連載。作品聚焦一架戰機,正向敵機發射火箭,產生以紅黃二色繪製的巨響,加上 “Whaam!” 的字塊(“Whaam!” 便是作品的標題)。  

利希滕斯坦不是許多人的心頭好。評論家一直對他的批評不少,可算是不絕於耳。其中最辛辣的,莫過於:「利希滕斯對漫畫的作為,就如安地華荷如何泡製(金寶)罐頭湯。」

廣告

又有人玄之又玄揶揄:「我們有高等藝術,有低等藝術。另外,還有高等藝術可與低等藝術聯乘,將後者引入參詳,並剽略及提升之,成為另類東西。」

返回 “I’m Sorry”,主角是一時代女性,旁邊有另一人的手,背後有一棵樹。那手作勢採摘樹上(隱形的)果子。於是我們推測女主角是夏娃,現代的夏娃。這卻啟人疑竇。

她是否如聖經上說吃了禁果,因而道歉?她說對不起,卻又猶豫,說話吞吐。那麼她是否真誠道歉?她是否為傷了男人的心道歉?為何場景是現代?她是否為現今世代的作孽道歉?總之,畫面上她的儀容只是單單幾筆,但她的說話背後卻隱含不同程度的複雜。

就是這樣,藝術家利用了偽裝、轉移視線手法,令觀者困惑,搔不著頭。

儘管不少人覺得利希滕斯膚淺,“I’m Sorry” 或可令一些人改觀。這作品的啟示,對我來說會是兩個字:曖昧。就是讓觀者自行演繹,於是不同人有不同的演繹,於是眾說紛紜,各自修行。即是說,“I’m Sorry” 深具現代藝術的精髓。就如聽德布西的音樂,可以不斷感受到早半世紀蕭邦的影子。蕭邦音樂一般可以說是喜怒哀樂,主題相當明顯吧。相較下德布西又與之不同,像走進幽谷,別創蹊徑。這種二元,就如跳舞,腿只有一雙,0 與 1,卻可變化萬千,引人入勝。

 

參考:Wikipedia.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