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高教公民 Progressive Scholars Group

高教公民 Progressive Scholars Group

「高教公民」是新時代的行動組織,以「學術自主、公民自強」為使命,旨在團結不同院校、不同世代、不同職級的香港學者,並連結各專業界別和民間團體,共同為香港前途奮鬥!

政治

高教公民調查發現 逾四成社工及學者認為專業自主比一年前倒退

2018/12/15 — 18:53

高教公民及社工復興運動,發表首份「專業自主調查」的研究結果。調查成功訪問了515名高教界學術人員及社福界註冊社會工作者,涵蓋了他們對各...

資料圖片,圖片來源:香港科技大學
社會

創科時代如何革新大學?

2018/12/5 — 21:41

【文:高教公民研究總監鄒崇銘】 以往談到人類面對的共同危機,例如核戰和氣候危機,起碼在主觀認知上而言,總是較遙遠和離身的。但正如Kla...

圖片來源:香港恒生大學 Facebook
社會

恒大正名 改變不了高教界困境

2018/11/28 — 14:22

【文:許漢榮(高教公民副秘書長)】 最近恒生管理學院獲政府批准升格,並正名為香港恒生大學,成為香港第二間私立大學,校長何順文表示,會將...

高教公民製圖
政治

中國銳實力 滲透大學校園

2018/11/21 — 13:40

【文:賴卓彬(高教公民召集人)】 報載,近日有身為共產黨黨員的大陸法官,來到香港城市大學念碩士班和博士班後,在城大校園內設立臨時共黨支...

2014年9月下旬,雨傘運動展開。(金鐘佔領區,資料圖片)
社會

大學生敢於抗爭,社會才能進步

2018/11/8 — 17:37

【文:陳永政(高教公民召集人)】 近日傳出浸會大學有意修改校規,禁止學生作出「影響學校聲譽」的言行,傳聞罰則可嚴重到取消學生的學藉。這...

政治

風雨中尋回學術初衷

2018/10/4 — 14:58

【文:鄒崇銘(高教公民研究總監)】 自大約一年前開始,香港八家大學有多達四家接連更換校長。其中科大、中大和港大新校長已先後走馬上任,尚...

「史潤龍」於網上流傳的改圖。(網絡圖片)
中國

以批判對抗強國謊言

2018/9/21 — 15:28

【文:黃偉國(高教公民召集人)】 當一個國家、一個政府、一個媒體、甚至人民將做假說謊,視為富強、榮耀、有影響力的象徵,甚至成為做人治國...

教育局 5 月在九龍灣國際展貿中心舉辦「多元出路資訊 Show」,為中學畢業生提供不同出路的資訊(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社會

革新自資專上教育

2018/9/7 — 18:30

【文:賴卓彬(高教公民召集人)】 由政府委任的「檢討自資專上教育專責小組」(下稱「小組」),負責檢討現時整個自資專上教育界別的政策生態...

陳浩天,圖片來源:香港外國記者會
政治

講獨,讓真理越辯越明

2018/8/24 — 13:20

【文:陳永政(高教公民召集人)】 外國記者會邀請陳浩天演講,區區一個政治行動者的言論本來無足輕重,竟招來政府、建制派、以至北京殺氣騰騰...

科技大學、中文大學、香港大學及浸會大學校園(資料圖片)
大專

大學研究,人文社科豈能缺席?

2018/8/8 — 16:08

【文:許漢榮(高教公民副秘書長)】 教資會在六月份通過由徐立之領導「檢討研究政策及資助專責小組」草擬的《檢討研究政策及資助中期諮詢報告...

理大香港社會政策研究中心舉行論壇(資料圖片,來源:香港社會政策研究中心 Facebook)
社會

大學走向國際,政策研究卻步向死亡?

2018/7/12 — 16:18

【文:鄒崇銘(高教公民研究總監)】 在香港的各家大學,都設有一些社會研究中心。其中有些主要負責民意調查,例如港大民意研究中心;也有一些...

社會

誰在教育界無風起浪?

2018/5/16 — 12:28

【文:許漢榮(高教公民副秘書長〉】 最近有網民在教育局網站找到一篇論述普通話教育的文章,又掀起一陣爭議。有立法會議員問特首林鄭月娥她的...

科技大學、中文大學、香港大學及浸會大學校園(資料圖片)
社會

大學排名下的佛系學人

2018/5/9 — 11:59

【文:關瑋筠(高教公民副研究總監)】 近來不少人都在網上發表「佛系」理論,再搜尋一下「佛系」一詞,竟發現一個佛系OO生成器,只要填上你...

作者製圖
社會

聲明:守護專業自主 團結反對大學管理主義浪潮

2018/4/25 — 18:05

就近日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解僱9名資深導師的事件,「高教公民」有以下回應: 1/ 近年,各大學管理主義雷厲風行,迫使教學變成次等...

政府圖片
社會

香港教育的公式化危機

2018/4/24 — 21:32

【文:鄒崇銘(高教公民研究總監)】 坦白說,我雖在大學教了不短的時間,但對教學法的認識不深。直至子女近年升讀小學,才對這個問題有了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