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一樣的歷史遊記

2020/6/23 — 10:34

最初買下這本書,是因為被目錄裏 “Hong Kong” 的篇幅吸引,然後越讀越覺得有趣,這是本與別不同的遊記。

編者收集了古今中外旅遊人寫下的遊歷,從公元前起行,穿越多個時空與地點,從拉薩到雅典、紐約至廷布克圖等三十多個大小城市。被收錄的遊人作者當中不乏名人:有卡謬説布拉格、維多利亞女皇說巴黎、安徒生説馬德里等等。作者的身份與職業視覺,為每篇遊記添上獨特的風格。

有關「香港」那章,收錄了三位分別在 1853 年、 1878 年及 1959 年踏足香港的遊人對香港的印象。當中較為人熟識的是寫 James Bond 原著系列的作家 Ian Fleming 。

廣告

1959 年,他應報章 Sunday Times 的邀請環遊世界,出版了一本名為《Thrilling Cities》的遊記(也是一本很有趣的讀物)他從倫敦出發,第一個落腳點正是香港。這本《Great Cities Through Travelers’ Eyes》節錄了一部分。他對香港的印象是這樣的:

Apart from being the last stronghold of feudal luxury in the world, Hong Kong is the most vivid and exciting city I have ever seen, and I recommend it without reserve to anyone who possesses the fare. It seems to have everything — modern comfort in a theatrically Oriental setting; an equable climate except during the monsoons…

廣告

當然,一個城市在遊人眼中的輝煌於豐盛,是靠當地人的默默耕耘支撐的。當 Fleming 提到香港裁縫的手工與效率時,我特別驕傲,因為當年,我爺爺正是靠造洋服養活一家八口的。上一代,就這樣每天埋頭苦幹,便縫出一片令人自豪的香港與下一代的未來。

看歷史遊記時,總會慨嘆每個城市風光有時、衰落有時。身處在曾經風光的崩壞之地,有時會羨慕旅人;當一個無關痛癢的過客、不為任何一個城市牽腸掛肚,日子可能會過得比較輕鬆。可是又明白,一個城市無論興衰,都會給予真正屬於這裏的人一份自由飛翔時欠缺的歸屬感。鳥倦飛而知還,人還是需要一個能長駐的落腳點。

這點體會令我想起歌德曾這樣説: There are two things children should get from their parents: roots and wings.

根與翅膀,相輔相成才能使人生完滿。

原刊於作者博客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