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書介】劉以鬯早期文學作品事證

2020/5/4 — 20:08

劉以鬯(香港藝術發展局圖片)

劉以鬯(香港藝術發展局圖片)

劉以鬯 13 歲的「少作」是……
劉以鬯中學時期的獲獎作品是……
劉以鬯最早發表的短篇小說並非〈流亡的安娜.芙洛斯基〉而是……
劉以鬯譯薩洛揚的極短篇小說是……
劉以鬯據〈風雨篇〉擴寫而成的短篇小說是……
劉以鬯主理的「懷正文化社」出版的漫畫集是……

《黃絹初裁》(朱少璋著,2020 年 5 月匯智出版)主要討論劉以鬯先生早期文學作品的「初刊文本」,這些材料既可視為劉先生漫長創作歷程的近源座標,復能較具體或較全面地展示其詩歌、散文、小說及翻譯的早慧丰姿。希望廣大讀者或研究者都能在「後期修訂定本」以外,認識並重視一些較「另類」而又重要的初刊文本,並從中獲得若干閱讀上或研究上的尋源趣味與啟發。

劉以鬯的作品選集,有以作品體裁為編刊原則的,例如散文集《見蝦集》、小說集《劉以鬯自選小說集》,選刊的是單一文類。至如《劉以鬯選集》或《劉以鬯卷》(三聯版)則包含詩、文及小說等不同文類。這些作品集,內容都包括劉氏不同時期的作品,對鳥瞰一個作家的創作歷程,當有幫助,但卻又同時有不夠集中,不夠深入的局限。因此,為作品分期,是整理、研究或評論劉氏作品的另一條重要思路,值得深思,值得嘗試。

廣告

本書嘗試以研究者較少談論的劉以鬯早期(即大陸時期)文學作品的初刊文本為論述對象,並在其眾多的早期文學作品中取樣,選出 22 篇別具「事證」價值的作品,通過追跡尋源、文本對讀、分析說明及以事實論證,一方面反映或折射出事證與文學評論的密切關係;亦同時為劉以鬯的相關研究或評論提供一個可行而踏實的進路。卷末兼論懷正文化社的一本有趣出版物《名人百態圖》,懷正文化社由劉以鬯先生主理,是劉先生早期文化事業的重要標幟,業已絕版的《名人百態圖》雖非劉氏本人的作品,但此書經由懷正文化社出版,書的性質特別而卻少人留意,因此在卷末利用初刊文本為此書補上一筆,尚期不太「離題」。

在文學評論及文學研究的專題討論中使用「事證」一詞,啟發來自岑仲勉的〈補《白集源流》事證數則〉。「事證」一詞在現當代的語境中,較常見於法律專題或歷史專題的論說文章。所謂「事證」,就是「以事證之」或「事實證明」的意思;以客觀材料作為一種真實、確鑿、典型的事實論據,直接讓材料發揮證明的能力。「事證」是利用優質的客觀材料,據之或建立新說,或修正舊說,或補充成說,包含使用客觀事實論據進行論證的意思。「事證」的本質是「事實」,不是「理論」或「意見」。「事證」可以減少討論過程中的種種臆測或聯想。「事」,強調具體真實;「證」,強調可信合理。在文學評論或研究的範疇中說某項材料「別具事證價值」,意思是指該材料既客觀,又具體又可信,可以據此呈現或證明另一個相關事實。

廣告

其實,個人的研究專業本非現當代文學評論更非香港文學,只是閒時愛翻舊報章舊雜誌而已,好些文學材料或初刊文本,任何人都有機會遇得上。因此,本書所使用的材料絕非什麼「秘籍」或「孤本」等「獨家」材料,所使用的,恐怕只是一些被忽略的材料而已。本書以劉以鬯早期文學作品的「初刊文本」為討論中心,這些材料既可視為劉氏漫長創作歷程的近源座標,復能較具體或較全面地展示劉氏在詩歌、散文、小說、翻譯各方面的早慧丰姿。本書強調「初刊文本」的「事證」價值,讀者可以從珍罕的材料中獲得閱讀上或研究上的尋源趣味與啟發。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