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地緣日本ㅤ時下解讀

2020/5/28 — 17:09

【文:Sunfai】

資深傳媒人盧峯撰寫的《地緣日本》最近面世。疫情下香港人冇得外遊數月,網上都是無得返(日本)鄉下的哀號,這本書的出版或者能撫慰一眾「遊子」之心。與此同時,在今天出版(以及閱讀)如此「離地」、「軟性」的書籍,不得不追問作者、出版商以至讀者如我,這本書背後的問題意識究竟是甚麼?

作為一本以日本旅遊切入的小書,這本著作與普遍見於市面的「食、買、玩」主題書相去甚遠。書中沒有介紹消費玩樂的資訊,卻選取了十分冷門趕客的題材,以旅遊入手講從明治維新開始、日本現代化歷程中的許多故事。作者文字精煉,旁徵博引,讀來是趣味盎然。

廣告

全書以一八五三年培里提督帶領打開日本國門的美國東印度艦隊(黑船來訪)開篇,講述明治維新的起點。作者爬梳了當年的歷史,指出黑船艦隊在駛往日本前,曾於剛成為英國殖民地的香港補給。當時培里沒有選擇較香港發達的澳門,是因為黑船艦隊由機動船組成,而維多利港水深港闊令艦隊補給相對容易,加上當時香港的成本較澳門便宜。黑船艦隊的「幫襯」也預示了珠江口的兩個殖民地之此起彼落。

接著作者講述薩摩藩(今鹿兒島)致力參與推動大政奉還、明治維新的背景。薩摩藩在幕末日本比較特別的地方,就在於她擁有琉球(今沖繩)的控制權,而琉球王國因為與清朝仍有朝貢關係、在國際貿易上十分活躍,意味著薩摩藩能夠突破德川幕府「鎖國」的政策,使薩摩藩在長崎以外擁有自己的國際聯繫。國際貿易令薩摩藩擁有雄厚資本之餘,更重要的是先人一步了解到泰西對東亞虎視耽耽之國際變局,鴉片戰爭及香港割讓更讓這一眾有志維新之人士覺得不能坐以待斃。盧峯在歷史資料中找到有趣的一幕,原來在幕府取消鎖國政策以前薩摩藩曾偷偷派出 19 名年青人出洋留學、以了解歐洲最新的技術與知識,而這批年青人往西歐的路線當中,香港這個英國殖民地也是他們的中途站之一。當時維多利亞城之繁華讓他們大吃一驚,更堅定了他們誓要取道於西洋的決心。

廣告

美國海軍「黑船艦隊」之一的薩拉托加號(USS Saratoga;資料圖片,來源:東洋文化協會《幕末.明治.大正 回顧八十年史》)

美國海軍「黑船艦隊」之一的薩拉托加號(USS Saratoga;資料圖片,來源:東洋文化協會《幕末.明治.大正 回顧八十年史》)

帝國的擴張

作者在交代了十九世紀中葉因為國際局勢的變遷,日本發起明治維新(以及香港在當中的關聯)後,筆鋒一轉將視線轉向了日本帝國、東亞戰爭等問題。盧峯分別用兩章介紹了北海道及沖繩,並用了一章從靖國神社(以及隔壁的千島之淵)講述軍國主義、民族主義的問題。

在確立了明治維新的方向以後,北方俄羅斯的潛在威脅始終讓日本如坐氈,故鞏固本州以北的勢力成為當時重要的政策。本稱蝦夷的北海道在明治維新以前不大受和族控制,尚為原住民愛奴人僅存的賴以為生之地。但在建設現代日本的「使命」下,日本政府有意識的透過移民、囤兵、輸入囚犯(有如英國的澳洲、中國的新疆)在北海道拓殖,並導致愛奴族的頻臨滅種。而在拓殖開墾的過程中,美國顧問則提供了重要的支持。

而在日本本島的南邊,十九世紀八十年代日本已不滿足於琉球王國同時向清朝及日本朝貢,食兩家茶禮,透過一系列的措施迫使清朝承認琉球乃日本的國土,於 1879 年正式廢掉琉球王國,設置沖繩縣。北海道、沖繩現在已成為日本國土,而台灣、朝鮮半島、滿州(今中國東北)當年則相繼成為日本的殖民地。對上述問題感興趣的讀者不妨找找學者小熊英二撰寫的《「日本人」的國境界》一書來讀讀,書中對殖民地之間的異同、何為日本人等有相當精彩及細緻的記述。由維新、現代化走到帝國主義,日本以戰敗告終,為自身及亞洲人民帶來深遠的苦難。

復建的琉球王國首里城正殿,於 2019 年 10 月一場大火中燒毀。(資料圖片,來源:663highland @ Wikimedia Commons)

復建的琉球王國首里城正殿,於 2019 年 10 月一場大火中燒毀。(資料圖片,來源:663highland @ Wikimedia Commons)

戰爭帶來的深切苦難

書中以沖繩戰爭遺址及廣島原爆遺址與讀者分享了戰爭帶來的深切苦難。沖繩乃二戰期間日本國土唯一發生過地面戰的地方,戰況慘烈。除了兩軍傷亡慘重以外,日本軍政府當年對沖繩居民的死活置之不顧、更鼓吹居民「玉碎」來抵抗美軍,造成超過十萬平民死於這場戰爭當中,佔人口的五份之一。之後有個說法指美軍因為看到沖繩戰事死亡慘重,決定以原子彈轟炸廣島及長崎,以求盡快逼使日本投降。沖繩及廣島的戰爭遺跡今天變成了紀念公園、旅遊景點。透過盧峯的文字我們仍能深深的感受到戰爭造成的傷痛。諷刺的是,戰後沖繩被美國托管超過二十年,迄今仍然是美國全球軍事基地的重要一環,美國於沖繩的駐軍佔全日本七成,也反映了小小的沖繩群島在全球爭霸格局下的詭異位置。

正是在這意義下,盧峯記述遊覽靖國神社的篇章變得更為重要。作者除了記述了自己的遊覽經歷,更多番引用了學者高橋哲哉的《靖國問題》一書,點出了在明治維新以降,公家祭祀軍人、靖國信仰等的問題。靖國神社本身與現代日本之建立密不可分,神社中祭祝著自甲午戰爭以降的「英靈」,對不少日本國民來說,那裡承載著的也是不容傷害的人民感情。而作者也敏銳的觀察到,相比起靖國神社的熱鬧,在旁邊用以紀念戰爭死難者的「千島之淵」則相對凋零,反映了軍國主義、民族主義的問題在戰後日本並沒有完整處理,反而成為了懸浮於日本社會的未解之結。

廣島和平紀念館的原爆圓頂館(資料圖片,來源:T Grand @ Pixabay)

廣島和平紀念館的原爆圓頂館(資料圖片,來源:T Grand @ Pixabay)

體悟本土我城的獨特

在卷首語中盧峯寫道:「近幾年我城變化甚大,身份認同,核心價值都跟以前不一樣,大家對哺育自己成長的城市感到不安困惑……放開眼界心靈看別人的故事,認識其他民族民眾走過的路,在時空穿梭之間或許更能認識自己,體悟本土我城的獨特。」梁文道則在推薦序中問,我們還需要多一本關於日本的書嗎?

縱觀「市面」與日本相關的書籍,除卻食買玩那些,與日本研究相關的書籍以台灣翻譯的著作最為普及,香港的作品則主要寫日本的流行文化、社會觀察,在這意義下盧峯的這本《地緣日本》觸碰了近代史的課題,不失為香港難得的嘗試。這本書的書寫始於 2018 年,作者也確如上文所述、盡了本份給出了他的分享與觀察。如果書能按原定計劃在 2019 年初出版,我們大概跟著作者的思路便足夠走過一段舒適的閱讀之旅。惟後來出版計劃出了變化,書本拖到現在才推出市場,社會氣氛改變了,讀來的感覺也就不一樣。在風雨飄搖的今天,閱讀期間我也不停的問自己,為甚麼要在這時這刻閱讀此書?

為甚麼要在這時這刻閱讀此書?

我沒有「合理的」答案。閱讀本身就有其自己的節奏:我剛巧在書店碰到它了,想起曾讀過梁文道的推薦序,加上最近歷史考題的爭議,下意識裡的覺得不如讀一本與日本相關的書吧,就這樣。進一步去問,閱讀只是為了解決現實中的困惑麼?不回應現實的閱讀,是否可接受的呢?

帶著少許的猶豫下完成這本書,倒感謝作者創造了這樣一個思考與呼吸的空間。日本的現代化好像在區內走得比較好,但國家主義、帝國擴張等不單傷害了他國國民,更為愛奴人、廣島及沖繩等地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傷痕。十九世紀中葉隨著鴉片戰爭、英國殖民香港,東亞地區走進了與過往完全不一樣的時空,當中甜酸苦辣絕對值得一再細味。今天中國崛起,香港從被割讓變成被回歸二十多年,被拋擲進完全不一樣的地緣格局,東西方的對決好像無可避免地又一次在形成當中。《地緣日本》以輕鬆的角度打開了一個複雜的題目,但願我們能從日本這些故事中獲取一些啟發,讓未來的道路不要走得那麼崎嶇。

盧峯《地緣日本》

盧峯《地緣日本》

Sunfai
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曾任職環保組織,近年專注於中國大陸的社區發展工作。家住鴨脷洲,創立並參與「鴨脷洲變形記」專頁、社區報《南圖》等社區項目。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