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璣璇曉織詠嘆詞 — 璇筠 × 黃曉楓詩畫集《自由之夏》書介

2017/12/10 — 15:14

艺鵠2017年最新出版《自由之夏》詩畫集
(圖片來源:艺鵠 Facebook)

艺鵠2017年最新出版《自由之夏》詩畫集
(圖片來源:艺鵠 Facebook)

【文:劉安廉】

書名:《自由之夏》
出版社:艺鵠
初版:2017年11月

給《自由之夏》的書介起一個這麼故作古典的標題,似乎與這書本身有點格格不入,但在璇筠第一本詩集《水中木馬》裏,關夢南的贈序也叫做〈十年一覺讀璇筠〉,那筆者就不妨沿襲此風吧。來到第二本詩集,十年未過去,詩心仍像少女——璇筠依然抱持着那份對生命、對微小物事的熱愛與關懷,恍如夏日長照,光明溫熱;那份溫婉依然的語調,也像盛夏裏的一杯薄荷茶,悄然流淌,沁人心田。

廣告

《水中木馬》的另一篇序出自陳智德(陳滅),名為〈詩與真實〉,加上樊善標寫給《自由之夏》的〈溫柔與堅定〉,兩篇序言的標題幾乎概括了璇筠的作品特色以至創作心態了。說是概括,因為集裏也收錄了不少語帶婉惜、悲痛、甚或批判的詩作(尤可見於人文關懷最重的第三輯「我們都是外星人」),但璇筠到底是怒而不慍,哀而不恨的,正正因為有着這顆「溫柔」的心與「堅定」的意志,才令「詩」反映了詩人獨有的「真實」。

相比《水中木馬》多作直抒胸臆,璇筠這次在謀篇上多了嘗試,如組詩〈中秋寓言〉就是當中比較特別的一首。此作由五首分別以「五行」元素為名(〈水木〉、〈火木〉、〈火土〉、〈土金〉、〈金水〉)的短詩組成,主題涉及人與自然、文明發展以至社會價值的反思,題材未算特別新穎,但當中散文詩加寓言體的寫法,與璇筠本身少重煉句、少營意象的筆法可謂十分相配,加上以五行的流動與互動作為詩與詩之間的推演,整體上形式與主題均得以圓融地結合。結尾〈金水〉一詩,風景視點隨着重重疊句切換,最後以眾人仰首賞月作結,流暢自然:

廣告

⋯⋯月亮是知道的。樹會把我們的思念都寄出去,像清風輕拂,撫慰心靈,舒服無比。樹木掛念山脈,溪流掛念大海,長風掛念白雲。七月流火,心宿星從西邊滑下,稍冷的銀河。而這夜,大家重新抬起頭來。

又如〈高雄小詩三首〉的〈高雄歷史博物館〉,寫的是詩人參觀博物館後,回想自己居住地的命運而心生感嘆,這詩末段的最後兩行,詞句凝煉,令嘆息更為簡約有力:

離開日治時代的建築
對岸成了紀念公園
似曾相識的海岸與船
墜落的荊花
好冷

不過,一些獨立作品或組詩則偶見遜色之句,如上述〈高雄小詩三首〉的其二〈愛河〉:「你也許走遠了/也許不曾回來/這未始離開/已成懷念之夢」;又如〈愛〉的首段:「我們都是因為愛/才來到這個世界吧。/即使那份愛/到後來失落了/那彎彎的矮叢下面的斜路。」這兩首的起首都相對平淡;又如〈信條〉一詩中的「我們未敢忘記/他們可會重新記起?」 這些近乎濫調的句子,都令作品的詩感與張力打了折扣。

璇筠這次找來黃曉楓為詩集配上畫作,集裏插畫不算繁密,主題多為香港的風景事物(如電車、校舍、山景、維港、小輪等),背景多有留白,並偶爾以拼貼方式構圖,當中的一份素淡輕盈與璇筠的詩風也是合襯。在此可節錄出版人之一馮美華於〈跋〉的一段話作參考:「這些畫像整體上傾而簡約,不沉重,具故事性。在她有點兒超現實的想像中,人們可以看到一些小故事,一些寓意。」

這部詩畫集何以命名為《自由之夏》?單從字面看,可能會令人想到1964年6月在美國密西西比州發生為非裔民眾爭取公民權益的同名運動(Freedom Summer),但筆者卻傾向簡單地理解這書題,畢竟,詩人已在序裏明言:「夏天,是我最喜愛的季節」,那麼「自由」想必是兩位創作人共同珍視的價值吧。寒冬將至,期待詩人與畫家以她們的創作熱誠儘早把和暖春夏呼喚歸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