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褚簡寧《自救!Hong Kong in Crisis》推薦序

2020/8/14 — 14:29

褚簡寧《自救!Hong Kong in Crisis》

褚簡寧《自救!Hong Kong in Crisis》

在我們一代人心目中,香港從來是東西文化完美整合的傳奇,而褚簡寧,就是這個傳奇入面的傳奇。操流利廣東話、身為美國公民的印裔香港人,有一位當印商領袖的哥哥毛漢,自身是罕有打通香港中英市場的傳媒人,被不同立場朋友普遍接受,中國大陸也一度示好,活脫脫是香港黃金時代的成功故事。

直到 2019 年,不少朋友都說,他改變了。就像不少朋友說,我改變了。但我很清楚,改變的不是我們,只是社會變了。當整個大氣候急速惡化,到了令一般人都感受到白色恐怖的年代,無可避免地,每人都要做一遍 soul searching:百年之後,如何問心無愧?累積多年的社會資本,這時候還不用,難道帶進棺材?我們這些相對能遊走各方、住在各地的人,在大是大非之前,理應比其他人有更少包袱,有更清晰的態度。褚簡寧的文字,在過去一年,撫慰了大量人心。真香港人,不會忘記他。

這本結集集合了過往兩年他在各報章書寫關於香港的文章,以中英雙語,詳細記錄了香港從去年六月走到今天的一些個人見解、經歷和感受。書中強調自中國崛起後,近年來多次嘗試改變「一國兩制」的平衡狀態,河水瘋狂湧向井水,沖斷的不僅是社會和平,還是原為香港保留特有身份的根。那些本來維繫著兩個截然不同的根斷裂,枝節就會枯萎。褚簡寧相信香港人不快樂的根本原因,正是此處 — 身份認同危機導致的希望幻滅。他形容香港正處於彌留狀態,但這並不意味着香港就會死去,因為香港將與其他內地城市一樣地活着,會死去的,只是我們原來熟悉的城市。然而,當這座城市不再擁有那些我們曾經擁有的自由之時,又和死去有何區別?那些曾構成香港這座城市、這個家的所有詞匯,如果就此崩壞缺裂,又與永遠失去有何差距?這都是我們夜闌人靜時,要仔細思考的。

廣告

香港在過去一年翻起無數浪濤,就如褚簡寧所言般,2019 年是北京的噩夢,也是香港的覺醒。表面上,覺醒以後前路茫茫,當政治與極權統治的黑暗覆蓋所有,連免於恐懼的自由也終將失去,Hong Kong is in Crisis,但是我們還能自救。但願未來還能走下去,但願香港人擁有的是生活、而不是生存。但願香港,還是香港。

 

廣告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