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全聽黨話跟黨走 回到五四未來時

2019/5/9 — 20:42

4 月 30 日,習近平於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的「紀念五四運動 100 周年大會」講話(直播影片截圖)

4 月 30 日,習近平於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的「紀念五四運動 100 周年大會」講話(直播影片截圖)

五四運動一百周年,是歷史時刻,該老老實實檢討一下五四成就了甚麼,又還有甚麼仍須努力。奇怪是中共給青年的總結和忠告是……「聽黨話、跟黨走」,真是沒有最荒謬,只有更荒謬。

從時序看,五四先於中共建黨兩年,若說誰跟誰走,也是中共跟五四走,怎會顛倒時序,要五四所代表的年青人理想,跟當年仍未面世的中共走?這樣說,無非是把中共的發展看成是五四的唯一正宗傳承者,代表了五四運動精神的全部或核心,其餘的都是支節和末流,完全不值一哂。

從歷史看,中共的發展不外是跟五四精神走。五四運動的意義,不僅是青年學子率領國人,反對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凡賽爾和約的政治抗爭行動,也是知識界徹底批判傳統,要求思想文化脫胎換骨,並決心向西方取經救國的新文化運動。中共創辦人當年以俄國社會主義為師,以暴力革命權力集中再造中國,確是換掉腦袋重整國運的取徑之一。

廣告

不過,中共的取徑既非唯一方法,也非坦途。五四運動前後的新文化運動,思想百花齊放,單是政治上,由追求自由民主人權法治的西化自由派、崇尚解除政治社會對人性束縛的無政府主義者到革命先鋒黨以武力推翻政府的社會主義信徒,無所不包,中共執信的俄式社會主義只是其一,遠非全部。

儘管政治理念差異極大,大家都標榜民主與科學,也不論政治取向如何,均要求以科學精神、態度、方法探討社會問題及文化,破除迷信、偏見、誤解、陋習,並以民主原則討論和解決問題,組織社會和國家,從而由文化生活到政治實踐,徹底擺脫封建傳統,結束軍閥政治,新年代才能順利開創,國民的修養才配得上主權在民的制度。事隔一世紀,物換星移,究竟哪套想法最經得起考驗,更有助中國人建立科學文明,重視追尋真相,又哪套想法最能發揚民主,讓人民發揮主人翁精神?

廣告

簡略回顧歷史,中共追隨俄式社會主義,在強大的外力支援下取得政權,執政中國七十年。不過,一黨專政下,高度集權體制加上政治掛帥,由五十年代開始,政治運動此起彼落,黨的領導成為道德、政治、思想、文化的唯一評判標準。五七年反右運動,把五十多萬黨內外異見者劃成右派;五、六十年代大躍進,民不聊生,導致三、四千萬人餓死;十年文革,集權體制變本加厲,惡化為個人獨裁,政治敗壞,經濟衰退,國家到了崩潰的邊緣。

毛澤東身後,改革開放來臨,一面思想解放啟動,一面經濟走向市場,但政治體制原封不動,官倒猖獗橫行,積聚已久的民怨,趁住前總書記胡耀邦逝世爆發,演變成佔領天安門的八九民運,最後鄧小平出動軍隊血腥鎮壓收場。九十年代初,鄧重啟經濟改革,但求經濟增長,不談政治改革。

千禧年後,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十多年間貿易額增加六倍,是全球第一大出口國及第二大進口國。當中國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強國年代到了,便一面標榜中國模式,標示其成功自有原因,並非追隨西方所致,同時又宣揚民族主義,放棄政治改革,更揚棄普世價值,加強監視民間社會,防微杜漸,不斷收緊政治言禁,甚至連憲政也不能公開探討。至近年,人大更修憲廢除國家主席任期限制,為習近平永續權位鋪路。山重水複一世紀,中國又再次倒向個人獨裁。

一百年過去,五四的旗幟仍然飄揚。今天反思五四,不是為政治現實塗脂抹粉,而是以當年高舉的科學和民主兩大標杆,審視當下的中國,繼續批判封建文化的愚昧無知、習非成是、誤盡蒼生,也繼續鞭策大家追求民主,追尋命運自主、幸福美滿的生活。由是觀之,由五四到六四再到雨傘運動,一脈相承,前呼後應,向時代發出良心的呼聲,儘管後果各有不同。

反觀當權者只求控制五四的含義,在他們看來,五四屬於過去,自己早已道成肉身,更得成正果,但在沾沾自喜之中,鄭重要求年青人「聽黨話丶跟黨走」,難免露出馬腳,彷彿我們正回到未來,重返五四發生那時的軍閥年代。

 

原刊於 RFA 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