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看了陳秋實的視頻報道,深感悲憤莫名…!

2020/2/1 — 9:03

對於「陳秋實」這個名字,筆者實在認識不深,只是從《維基百科》略知一二而已。簡單說,陳秋實「生於中國黑龍江省大興安嶺地區,律師、演說家、公民記者」,去年八月中來過香港見證「反修例運動」,並在微博上先後報道過建制派組織的「撐警大會」,以及民主派發起的「維園百萬人集會」。

事實上,「陳秋實」這個名字和那個「公民記者」身分也曾引起過不少爭議,甚或有人認為他只是「大外宣」或者「高級五毛」,主要是由於他的那些「出位言論」始終沒有因而「被禁制」以至「被失蹤」。不過,基本上筆者贊同一些網上 KOL 的觀點,認為在內地身為有良知的「公民記者」實在十分危險,扮演著不斷踩紅線邊緣的角色,所以必須熟悉「近似死亡遊戲的潛規則」,步步為營、處處防範……因此,陳秋實必須謹小慎微,謹言慎行,才能保住活命繼續在網絡的框框內報道。

在武漢封城之前,陳秋實特意趕及進到城去,在微博表示與武漢人共同進退,並且要將武漢的聲音傳遞出去,因此在春節這幾天實地探訪武漢多間醫院,進行現場報道。筆者沒有瀏覽過他早前的報道,只看了最近年初六(1 月 30 日)中午那一段長達二十餘分鐘的視頻訊息,深受感動,畢竟悲憤交集。陳秋實紅了眼含著淚水,不住哽咽的訴說在醫院所見所聞。他一再強調只是報道親自所看到的和所聽到的,全部來自病人和病屬,反映出目下武漢醫院內醫療資源嚴重缺乏的慘況,不少人根本上得不到適當的關顧,更遑論接受有效的治療。

廣告

武漢病人的處境令筆者聯想起年輕時看過美國作家約瑟夫.海勒(Joseph Heller)那本著名小說《Catch-22》(中譯本名為《第二十二條軍規》):他們求診時必須經過檢測,從而初步驗證為感染病者便可入院,可是醫務人員根本沒有「檢測盒」可用,完全不能替求診者進行檢測,那麼醫務人員和求診者同樣陷於進退維谷的荒誕局面,結果醫務人員束手無策而無能為力,求診者只能「被視為」不是病人便自行回家休養,「自生自滅」……其中一截映象是一個婦人雙手從後環抱著一位臉色蒼白垂頭挨坐在椅子上經已死去的長者。筆者未能描述其中令人震撼的悲慘細節,只是極力推薦給讀者,尤其是「藍絲」族群,在網上好好重看有關報道。

訊息封鎖或者發布虛假消息本來就是要隱瞞真相,令人民只能接收經篩選過濾後的資訊,把人民蒙在鼓裡,更可怕的是經過七十年來「黨的教養薰陶」,大多數內地人民已「被馴化」而只懂得「信靠」掌控政權的共產黨,甚至身陷疫病險境,在孤絕無援中仍沒有覺醒,只能自救保命,不敢「質疑」共產黨暴政下的所作所為。筆者當然看過那一段武漢人在夜裡打開住處窗戶齊齊高唱國歌的視頻,但是在漆黑裡千家萬戶揚起的激昂聲中,筆者聽出哀鴻悲鳴,一片絕望的呼號!陳秋實冒著生命危險,頂住重重加諸在他身上和家人的有形壓力,嘗試突破種種關卡阻障,盡一己之力盡量揭示武漢疫區內的部分真情實況,也正如他所說:「前面是病毒,後面是中國的法律和行政力量」,看來他堅持的路絕對不好走,令人深表欽佩。

廣告

看來陳秋實不僅身體已欠佳,精神狀態正面臨崩潰,多次表示其實心底十分害怕。但是,面對共產黨他還是硬撐著,在視頻結束前狠狠的喊著:「他媽的,我死都不怕,我怕你共產黨嗎?!」筆者畢竟為之動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