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是余文生律師違法?還是中國司法濫用職權?

2019/11/11 — 18:33

記余文生律師被關押兩年生日之際

余文生律師是北京人,中國律師。

余律師在 2018 年 1 月 18 日寫了一封公開信提議修改憲法,改變現行的國家領導人產生方式。1 月 19 日早晨,在送孩子上學時被北京市石景山分局抓捕,後來在江蘇省徐州市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

廣告

余文生也是 709 王全璋律師的辯護律師、代理信仰人權案件。在 2014 年曾因涉嫌支持香港雨傘運動被關 99 天,遭遇酷刑,後來回家後因此做了手術。

他已經失去自由快兩年了,一直未能會見辯護律師,我也見不到他,不知道他的情況如何。我一直非常擔心他是否遭到酷刑?他現在的身體健康情況?余文生律師案的命運如何?

廣告

於 2019 年 5 月 9 日,余文生律師被徐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秘密開庭。秘密開庭之後已經過去六個多月,因為法院電腦裡沒有余文生案登記信息,辦案法官又不接電話、不見面,辯護律師和我多次到達徐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但依舊查詢不到案件現在是什麼情況。

余文生律師的很多法律權利沒有得到保障,例如:會見權、獲到辯護律師幫助的權利、知情權等,當局一直沒有給我們起訴書、不告訴我們案件情況、更秘密開庭審訊。請問到底是余律師違法,還是中國司法機關濫用職權?

更加艱難的是我作為他的妻子,這兩年來數十次到達徐州市、江蘇省、最高人民法院;亦遞交了約百封以上的書面申請到監督部門,可是我幾乎沒有得到任何一份回覆。這讓我感到,維權非常的無助與失望。

為余律師維權,我經常是凌晨 5 點多坐北京最早一班高鐵,趕到 1,600 里外的徐州市,為余律師案努力。冬天這個時間點,天還未亮,馬路上沒有人,我很害怕,自己一邊走一邊哭。有時還會遇上下雨或者下雪。

困難的時候,我也會在想,余律師只是盡律師的職責,依法幫助一些弱勢群體;依法行使憲法賦予公民的言論自由權,他沒有錯,為什麼要遭到這樣的待遇?我的家庭為什麼陷入如此困境?可是,每次我這樣想的時候,心中就能迴響起余文生律師的聲音:「老婆,讓你受苦了!」

我了解他的努力。我開始一步步讓自己成長為大愛!

雖然無比的艱難,但我願意一直努力與堅持。因為我明白,我的處境再難,也沒有余文生律師處境艱難。

人間有愛,余文生律師案和我的維權得到了各界人士的關注與幫助,讓我不孤單,給予我在困境中前行的力量。我感謝大家的一路陪伴與幫助。

余文生律師案已經屬於超期羈押,我要求徐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立即對余文生律師案作出判決。

11 月 11 日,是余文生律師的生日。祝余文生律師生日快樂!平安!

謝謝大家的關注。

 

許艷(余文生律師妻子)
2019.11.11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