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王全秀:全國一盤棋對付我們家屬會見王全璋,到底為什麽?答案出來了...

2019/6/29 — 11:02

王全璋

王全璋

編按:

中國大陸維權律師王全璋被捕 4 年多,妻子李文足昨天(6月28日)首度獲准探望。會面後,李文足向傳媒表示,王全璋性情大變,變得「焦躁,消瘦及蒼老」,憂慮丈夫長期受壓、洗腦,精神狀態令人憂慮。(詳見另篇報道

李文足今晚九時許在社交媒體發文,詳述與王全璋見面經過(全文按此)。

昨天與李文足一同探望王全璋的王全璋姐姐王全秀,今早也在社交媒體發文,

臨沂監獄偷偷摸摸要幹什麽?

6 月 24 日,我跟文足終於從臨沂監獄得了個準信,說是28日可以會見全璋了。當晚我高高興興回到五蓮縣。

廣告

第二天(6月25日)下午,我告訴父親這個好消息時,72歲的老父親,支支吾吾起來。說了半天我終於聽明白了:原來臨沂監獄避開我們,跟五蓮縣政府的人合夥,在 25 號上午,偷偷用車把我老父親接到臨沂監獄,會見了王全璋!!

臨沂監獄這是要幹什麽??

廣告

我覺得臨沂監獄肯定有鬼,但是我說不清哪裏有鬼。我也不敢告訴文足老父親被監獄接走會見的事,怕老父親的糊塗行為傷了弟妹文足的心。

27 號,臨沂監獄突然又通知我先去會見全璋。我真的炸了:臨沂監獄到底要幹什麽?先是我那耳聾眼花的老爸,後是我這沒見過世面的姐姐,好像就是要避開我弟妹李文足!!

我覺得老父自作主張跟著監獄的人走了,已經錯了。我不能再錯。就在 27 號中午,我告訴文足老爸被監獄騙走會見的事,我堅決要跟文足一起在28日那天會見。

期盼了 4 年,28 日下午,我終於見到了我的弟弟王全璋。真相大白了 — 我明白了臨沂監獄為什麽偷偷摸摸了!

王全璋,臉龐黑瘦黑瘦,一個原來頭腦敏銳的律師,竟然要照著稿子和我們說話!他見到我們目無表情,沒有一點喜悅。四年了,他不想念他的老婆孩子嗎?不想念他的感情深厚的同胞姐姐嗎?

他原來是一個多麽重感情的人啊!他以前每次回老家,要是見不到我,就會對我這個二姐向家人問長問短;他以前看著泉泉時,目光挪不開,眼裏都是滿滿的愛。

全璋呆呆地說他血壓高,以前吃降壓藥,現在都好了,不吃了。我問他血壓多少,他說 90 — 130 幾。我說誰告訴你這是高血壓啊,他一聽就非常的煩躁,一個勁的強調他現在不吃藥了。他好了。他什麽都好!監獄很好,看守所很好!

他說他說有加餐,有餃子吃。我問他還有啥加餐?他竟然回答不出來,撓頭,卻異常煩躁、焦慮,嗯嗯啊啊半天,後來發怒了,說:監獄很好,很好,不是你想的,你沒在監獄待過!然後他呆住,竟然不知道和我說啥了,僵在了那裏!弟妹文足接過電話,安慰他,慢慢地他才平覆了。

我的弟弟全璋怎麽了?這就是父親說的 25 號所見到的,身體很好的王全璋嗎?

我父親 72 歲了,耳聾,眼花的,他能看出啥異常啊?

臨沂監獄跟五蓮縣政府的人把我老父親偷偷地弄過來,難道是想借我父親的嘴,說出王全璋身體「很好」?

監獄企圖把我們一家人分開3次會見,五蓮縣公安局警察還威脅我:今天你要是不去,就取消你會見資格!

全國一盤棋對付我們家屬會見王全璋,到底為什麽?

終於見到我弟弟了,答案出來了。

王全璋的姐姐王全秀
2019年6月28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