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補記 2018 年三位、2019 年一位自焚抗議藏人

2019/12/5 — 15:20

2019年11月26日,24歲牧人雲丹在阿壩縣麥爾瑪鄉自焚。

2019年11月26日,24歲牧人雲丹在阿壩縣麥爾瑪鄉自焚。

幾天前,《美國之音》有關最近發生的藏人自焚抗議的報導,用了這樣的標題:「藏區還在燒,四川阿壩發生今年首起自焚事件。」對這樣的標題,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還在燒」!可這燒的並不是任何一種無生命的物資啊,而是生命,人的生命!

自2009年2月27日,在圖伯特安多阿壩(今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阿壩縣),格爾登寺僧人紮白以自焚表達抗議,作為記錄者的我一直在記錄遍及圖伯特諸多地方的自焚抗議事件。並於2013年9月出版《自焚藏人檔案》(臺灣雪域出版社出版),包括120位元境內自焚藏人檔案,6位元流亡自焚藏人檔案;於2015年出版《西藏火鳳凰》(臺灣大塊出版社出版),對當時142名藏人以身浴火的政治抗議加以分析和評論。

我在《西藏火鳳凰》一書的序中寫道:「從紮白的自焚開始,我記錄下每一位元自焚者的情況,發佈於我的博客。一如2008年西藏抗議運動期間,我每天用博客發佈各地的事件。但我無論如何也沒有預料到後來會有這麼多藏人以身浴火,以致一種新的抗議形式正在出現。我更沒有預料到,我的記錄常常追不上一個個生命被烈火燃燒的速度……可謂人類歷史罕見,其慘烈難以描述。在西藏的歷史上,尤其在西藏的當代史上,從未有如此眾多的遍及城鎮與鄉村的藏人焚身明志。」

廣告

這裡,我要補記2018年三位、2019年一位自焚抗議藏人的事蹟。

2018年的自焚抗議事件,在時間上,3月1起,11月1起,12月1起。地域上,全都發生在圖伯特境內的安多阿壩地區。

廣告

2019年的自焚抗議事件發生在年末,即11月26日。地域上,仍是在安多阿壩地區。迄今為止,在阿壩縣自焚抗議藏人最多,有44人!

這四位自焚藏人的名字是:次闊,44歲,牧民,犧牲;多波,23歲,牧民,犧牲;珠闊,20多歲,牧民,生死不明;雲丹,24歲,牧民,犧牲。

以下是四位自焚藏人簡單生平:

次闊:ཚེ་ཁོ་(Tseko)

次闊:ཚེ་ཁོ་(Tseko)

次闊:ཚེ་ཁོ་(Tseko)

今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阿壩縣麥爾瑪鄉蘭錯瑪村牧民,2018年3月7日星期三當地時間下午5點左右自焚,當場犧牲。44歲。生前和自己的母親、妻子和兩個女兒一起生活。

多波:རྡོ་པོ་(Dhopo)

多波:རྡོ་པོ་(Dhopo)

多波:རྡོ་པོ་(Dhopo)

今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阿壩縣求吉瑪鄉夏坤瑪村牧民。2018年11月4日星期日自焚,當場犧牲。23歲。在自焚時呼喊祈願尊者達賴喇嘛永久住世,並祈願尊者返回西藏。他的父親名覺巴,母親已故。

珠闊:འབྲུག་ཁོ (Dugkho)

珠闊:འབྲུག་ཁོ (Dugkho)

珠闊:འབྲུག་ཁོ (Dugkho)

今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阿壩縣求吉瑪鄉索日瑪村牧民,2018年12月8日星期六在阿壩縣城自焚,生死不明。20多歲。

雲丹:ཡོན་ཏན་(Yonten)

雲丹:ཡོན་ཏན་(Yonten)

雲丹:ཡོན་ཏན་(Yonten)

今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阿壩縣麥爾瑪鄉第二大隊牧民,年少時出家格爾登寺為僧,後還俗以放牧為生,2019年11月26日星期二下午在麥爾瑪鄉自焚,當場犧牲。他的父親名索多,母親名次闊吉。

從2009年2月27日至2019年11月26日,在境內藏地有155位藏人自焚抗議,在境外有8位流亡藏人自焚抗議,共163位藏人自焚抗議,包括26位女性,以農牧民、僧尼、學生為多。所能知道的,已有138人犧牲,包括境內藏地132人,境外6人。

附:從2009年2月27日至2018年12月8日的自焚抗議者名單

(1) 155位境內藏人:

2009年(1人)— 紮白(Tapey)

2011年(12人)—
彭措(Lobsang Phuntsok)
次旺諾布(Tsewang Norbu)
洛桑格桑(Lobsang Kelsang)
洛桑貢確(Lobsang Konchok)
格桑旺久(Kelsang Wangchuk)
卡央(Khayang)
曲培(Choephel )
諾布占堆(Norbu Dumdul)
丹增旺姆(Tenzin Wangmo)
達瓦次仁(Dawa Tsering)
班丹曲措(Palden Choetso)
丁增朋措(Tenzin Phuntsok)

2012年(85人)—
達尼(Tennyi)
次成(Tsultrim)
索巴仁波切(Sonam Tuljee)
洛桑嘉央(Lobsang Jamyang)
索南熱央(Sonam Rabyang)
仁增多傑(Rigzin Dorjee)
丹真曲宗(Tenzin Choedon)
洛桑嘉措(Lobsang Gyatso)
丹曲桑波(Dhamchoe Sangpo)
朗卓(Nangdrol)
才讓吉(Tsering Kyi)
仁欽(Rinchen)
多傑(Dorjee)
格貝(Gepey)
加央華旦(Jamyang Palden)
洛桑次成(Lobsang Tsultrim)
索南達傑(Sonam Dhargye)
洛桑西繞(Lobsang Sherab)
其美班旦(Chimey Palden)
丹巴達傑(Tenpa Dhargye)
朱古圖登念紮(Thubten Nyandak)
阿澤(Atse)
曲帕嘉(Choephak Kyab)
索南(Sonam)
托傑才旦(Tobgye Tseten)
達吉(Dhargye)
日玖(Rikyo)
旦正塔(Tamding Thar)
丹增克珠(Tenzin Khedup)
阿旺諾培(Ngawang Norphel)
德吉曲宗(Dekyi Choezom)
次旺多傑(Tsewang Dorjee)
洛桑洛增(Lobsang Lozin)
洛桑次成(Lobsang Tsultrim)
卓尕措(Dolkar Tso)
角巴(Choepa)
隆多(Lungtok)
紮西(Tashi)
洛桑格桑(Lobsang Kalsang)
旦木曲(Dhamchoe)
巴桑拉毛(Passang Lhamo)
永仲(Yungdrung)
古珠(Gudrub)
桑吉堅措(Sangay Gyatso)
丹增多傑(Tamdin Dorjee)
拉莫嘉(Lhamo Kyab)
頓珠(Dhondup)
多傑仁欽(Dorjee Rinchen)
才博(Tsepo)
丹增(Tenzin)
拉毛才旦(Lhamo Tseten)
圖旺嘉(Thubwang Kyab)
多吉楞珠(Dorjee Lhundup)
丹珍措(Tamding Tso)
多吉(Dorjee)
桑珠(Samdrup)
多吉嘉(Dorjee Kyab)
才加(Tsegyal)
格桑金巴(Kalsang Jinpa)
貢保才讓(Gonpo Tsering)
寧尕紮西(Nyingkar Tashi)
甯吉本(Nyingchak Bhum)
卡本加(Khabum Gyal)
當增卓瑪(Tangzin Dolma)
久毛吉(Chagmo Kyi)
桑德才讓(Sangdak Tsering)
旺青諾布(Wangchen Norbu)
才讓東周(Tsering Dhongub)
魯布嘉(Lubhum Gyal)
丹知傑(Tamding Kyab)
達政(Tamding Dorjee)
桑傑卓瑪(Sangay Dolma)
旺嘉(Wangyal)
關曲才讓(Konchok Tsering)
貢保才讓(Gonpo Tsering)
格桑傑(Kelsang Kyab)
桑傑紮西(Sangay Tashi)
萬代科(Wande Khar)
才讓南加(Tsering Namgyal)
貢確傑(Kunchok Kyab)
松底嘉(Sangdak Kyab)
洛桑格登(Lobsang Gendun)
白瑪多傑(Pema Dorjee)
貢確佩傑(Kunchok Phelgye)
班欽吉(Benchen Kyi)

2013年(26人)—
才讓紮西(Tsering Tashi)
珠確(Dumchok)
貢去乎傑布(Kunchok Kya)
洛桑朗傑(Lobsang Namgyal)
珠崗卡(Drukpa Khar)
南拉才讓(Namlha Tsering)
仁青(Rinchen)
索南達傑(Sonam Dhargyal)
彭毛頓珠(Phagmo Dhondup)
桑達(Sangdak)
才松傑(Tsesung Kyab)
貢覺旺姆(Konchok Wangmo)
洛桑妥美(Lobsang Thokmey)
格吉(Kalkyi)
拉毛傑(Lhamo Kyab)
貢確丹增(Kunchok Tenzin)
秋措(Chugtso)
洛桑達瓦(Lobsang Dawa)
貢確維色(Kunchok Woeser)
丹增西熱(Tenzin Sherab)
旺欽卓瑪(Wangchen Dolma)
貢確索南(Kunchok Sonam )
西瓊(Shichung)
才讓傑(Tsering Gyal)
貢確才旦(Kunchok Tseten)
次成嘉措(Tsultrim Gyatso)

2014年(11人)—
彭毛三智(Phagmo Samdub)
洛桑多傑(Lobsang Dorjee)
久美旦真(Jigme Tenzin)
洛桑華旦(Lobsang Palden)
卓瑪(Dolma)
赤勒朗加(Tinley Namgyal)
貢覺(Kunchok)
拉莫紮西(Lhamo Tashi)
桑傑卡(Sangye Khar)
才讓卓瑪(Tsering Dolma)
格絨益西(KelsangYeshi)

2015年(7人)—
諾秀(Norchuk)
益西堪卓(Yeshi Khando)
堂嘎(Dhamkar)
旦真加措(Tenzin Gyatso)
桑傑措(Sangye Tso)
索朗多加(Sonam dorkya)
紮西吉(Tashi Kyi)

2016年(3人)—
格桑旺堆(Kalsang Wangdu)
索南措(Sonam Tso)
紮西饒登(Tashi Rabten)

2017年(6人)—
白瑪堅參(Pema Gyaltsen)
旺久次旦(Wangchuk Tseten)
恰多嘉(Chagdor kyab)
嘉央洛賽(Jamyang Losal)
丹噶(Tenga)
貢貝(kunbey)

2018年(3人)—
次闊(Tseko)
多波(Dhopo)
珠闊(Dugkho)

2019年(1人)—
雲丹(Yonten)

(2) 8位流亡藏人:

2011年(2人)— 西繞次多(Sherab Tsedor)博楚(Bhutuk)

2012年(1人)— 江白益西(Jamphel Yeshi)

2013年(2人)— 竹欽澤仁(Drupchen Tsering)、嘎瑪俄頓嘉措(Karma Nyedon Gyatso)

2016年(1人)— 多吉次仁(Dorjee Tsering)

2017年(2人)— 丹增曲英(Tenzin Choeying)、巴桑頓珠(Pasang Dhondup)

補充:

1998年(1人)— 圖丹歐珠(Thupten Ngodup)

2006年(1人)— 拉巴次仁(Lhakpa Tsering)

 

(本文為自由亞洲特約評論:)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