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那個體制就是延禍世界的病毒

2020/3/30 — 17:04

Photo by STR/AFP via Getty Images

Photo by STR/AFP via Getty Images

還記得當年汶川地震,國務院總理温家寶去到災場,說這是多難興邦!當時已經有人說,那是不是應該期望這個國家多災多難。又有人說,如果真的是如此,大陸經過了這七十年的種種災難,應該早已是發過豬頭,肥到襪都着不到了。

現在武漢宣布解封,有一些地方也宣布陸續復產,有地方政府已經忙不迭搞抗疫勝利騷,還安排民眾列隊歡送抗疫的醫護人員。但願強國政府公布那些新增病例數據及感染數據都是真的,雖然大家都知道這個可能性很低。就算是真的又如何?就能證明強國那些官員正確?就能證明強國那個體制優越?現在在大陸的疫情問題是否已經解決還是一個疑問,更不要忘記這個疫情究竟是如何引起及擴散的!

全世界被那個來自武漢的病毒搞到雞毛鴨血,意大利日日死近千人,西班牙有皇室成員都要陪葬,英國就連首相及衛生大臣都中招,美國則成為感染人數最高的國家。在這個時候引致這場世紀大災難的強國還有臉去開派對?

廣告

連蔡子強也說:「我得承認,迄今為止,中國的舉國體制,在處理(尤其是圍堵)疫情上,要比歐美來得有效」。但就算當強國政府透過各種社會控制機制,最終「一聲令下」就把全國大小城市都封閉,就算先當疫情因此在大陸逐漸緩和是事實,都不能說明這個體制有什麼可取或優越之處。問題必須搞清楚,一個體制如果遇到任何問題都必須以領導人的面子、官員的意志為應對的優先考慮,這種體制就必定會不斷製造災難。

斷不能因為強姦犯作案之後說自己是「製造不出精蟲的天閹」,所以才不致令受害人因姦成孕,還說受害人因而要心存感激,要全世界都欣賞強姦犯的天賦異稟。

廣告

如果一發覺有不尋常的疫症苗頭出現便即時處理,又即時公告世界;如果不是先把吹哨者警誡禁聲;又不是當沒有事情發生,然後繼續搞那個幾萬人的新春派對,武漢需要封城兩個多月嗎?今天這個世界會出現六十多萬人受感染這結果嗎?因此,就算這個所謂「舉國體制」真的可以透過強大的社會控制在事發後作出補救,但首先就正是這個「舉國體制」令問題及災難發生!

代表國家對外政策的外交部官員,竟然可以無的放矢屈得就屈,把武漢肺炎的源頭先是推向日本,然後推向美國,現在又意圖推向意大利。以前在中國小農社會的土豪劣紳,往往只會利用天災人禍及種類不幸來強化自己的優勢,趙家人趁機奪人田產,把人家的子女納為奴婢小妾往往只覺得是順理成章天經地義,還要大義懍然,說只有這樣才能讓那些農奴不致餓肚子。今天的強國,就製造大量虛假消息,說意大利人都在高唱義勇軍進行曲,又搖動五星旗來感激強國的救援。還想由加害人變成救世主,要奪取更大的國際政治話語權,要乘機改寫世界秩序。

除了用盡各種方法把武漢肺炎的病毒源頭及擴散責任推向他國之外,強國又利用各種與官方有聯繫的組織在世界各地及國內發動輿論攻勢,強調中國抗疫的成效,從而建立那一套「中國體制優越」的論述,看來抗疫勝利騷還會陸續有來,騙不了外國人起碼也可以麻醉一下強國人。

我們在香港,有幸還可以得知來自各方資訊,也不致被那些官方喉舌日日洗腦。但我們也必須警惕,不要被那些強國的謊言欺騙,更不要因為自己是黃皮膚黑頭髮而盲目相信這些代表國家的官員及這個自稱代表全世界所有強國人的政權。對於那個體制有幾「優越」,我們都應該心知肚明!

抗疫勝利騷可以繼續做,也看來必然會繼續做,但騙得了自己,又騙得了誰?騙得了一時又騙得幾耐?在意大利,在西班牙,在美國,在法國,在日本,已經有領導人、政治人物及文化界知名人士出來聲討這個強國,天閹了的強姦犯搞不出人命也搞出了個大頭佛。見到包括中國人在內的不少黑頭髮黃皮膚被滋擾,遇上幾十年未曾面對過的公開歧視及敵意,究竟應該是憤怒還是感到無奈?如果說是被無辜牽連,那全球另外那近六十萬感染武漢肺炎的又可以埋怨誰?

一個體制如果首先就是製造大量問題甚至災難的源頭,這樣的體制有何可取?就算它後來還可以處理到部分問題,但造成的損害與代價究竟應該由誰埋單?就算它可以關埋門把問題處理,受牽連的又可以向誰追究?這種所謂「舉國體制」,往往只是國民不幸的源頭,也是禍延世界的禍根!

原文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